首页——正文 分享
屯昌这个姑娘金榜题名 却只能用奶奶的遗产上大学
2020年09月10日 16:36  来源:南海网  宋体

  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9月10日消息(记者 钟圆圆)“祝贺符芳如学子考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在屯昌新兴镇土锡村委会田边山村的村口,一条长长的大红条幅格外显眼。每年暑假,海南几乎村村都会做一条横幅,祝贺村里高考成绩最好的孩子金榜题名。符芳如一家在村里出了名,在无数夸赞的背后,符芳如却难掩失落,因为家庭贫困,她只能靠奶奶留下的遗产解决今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符芳如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和父亲在家门口合影留念。记者 李昊 摄
符芳如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和父亲在家门口合影留念。记者 李昊 摄

  符芳如一家是村里的低保户。2012年,符芳如还在读小学四年级,一家人还沉浸在建成新房的喜悦中,母亲却被查出乳腺癌晚期。花了一万多元医疗费,病情没有好转,但家里已经债台高筑,母亲选择放弃治疗。“妈妈每天只能躺在床上,一直喊痛,我们看了特别难受。”母亲的病情发展得很快,符芳如记得很清楚,那年春节的正月初六,本是万家团圆的日子,母亲却撒手人寰。从此,每年春节,一家人都很难开心起来。

  母亲去世以后,符芳如终日沉浸在悲伤中,还在读初中的姐姐也一度想辍学,父亲晚上的呼噜声不再此起彼伏,整晚整晚开着电视才能睡着。

  说起母亲去世前后的那段日子,符芳如忍不住泪流满面。

  母亲去世后,家里只有父亲1人工作,靠着家里的几百颗橡胶树维持生计,每天凌晨出门割胶,上午9点左右才能回到家。因为缺乏劳动力,一家人收入甚少,生活拮据,和大伯一家挤在2012年盖好的一层平房里,到现在还未加盖。初中毕业后,姐姐外出务工,因为受母亲离世和工作不顺的双重打击,精神状态出现异常,意识突然回到小时候,常常自言自语,或突然暴怒。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姐姐的病情才得以好转。

符芳如在洗父亲刚割完胶的脏衣服。记者 李昊 摄
符芳如在洗父亲刚割完胶的脏衣服。记者 李昊 摄

  符芳如成绩优异,中考考出了全县第13名的好成绩,父亲咬了咬牙,让她报了海口的学校,到海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念高中。在海口读书花费大,符芳如常常只打一荤一素,能填饱肚子,她已经很满足了。

符芳如的父亲给记者展示符芳如从小学到高中获过的奖项。记者 李昊 摄
符芳如的父亲给记者展示符芳如从小学到高中获过的奖项。记者 李昊 摄

  高考成绩出来了,677分,全校60多名!“我不敢报医学院,我害怕面对死亡。”看着母亲离去的痛苦回忆如同一道梦魇,让符芳如避开了医学类专业,她最想读的是西南大学的免费师范生,减轻家里的负担,但未能如愿,最终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

  高三时,符芳如的奶奶去世,老人家留下了一笔遗产,大伯、姑妈和父亲一合计,把这笔钱用于符芳如上大学,父亲的同学也凑了一笔钱,符芳如这才放心了些。

  带着好心人的爱心、家人的关心与期盼,符芳如用力拥抱着来之不易的求学机会。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