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儋州:儿子患尿毒症 父亲携子奔走多地求医16载 高额医疗费拖垮这家人
2020年04月20日 15:11  来源:南国都市报  宋体
做完手术的符蔚欢
做完手术的符蔚欢

  南国都市报、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4月19日讯(记者 梁振文 姚传伟 文/图)2004年,年仅14岁的符蔚欢被查出患上尿毒症,从此便与过上靠吃药、滤血“续命”的日子;16年来,他陷入绝望、自责,甚至曾写下“遗书”离家出走,只希望找个“有缘”之地静静地死去。如今,通过可医院先行手术,后期再补医疗费的义举,刚做完移植手术的符蔚欢内心发出一个坚定的声音:我要好好活下去。

  病痛、死亡、恐惧还有对家人拖累的愧疚,这些情感充满了符蔚欢16年来的生活。

  2004年的端午节前夕,村子里家家户户都在忙着采购粽叶、糯米、咸蛋等,以准备包粽子过节。当时,符冠康发现儿子身上多处出现莫名其妙的肿胀,便连夜带儿子到儋州市人民医院检查。不想院方出具的检查结果让他不由腿一哆嗦瘫坐在地,儿子竟然得的是——肾病综合症!

  16年来,对于符冠康一家来说是痛苦漫长的煎熬。“这些年,家里能变卖的东西都已经卖完,还欠下亲友的一身债。”符冠康说,16载,他带着儿子去过广州、上海、山东、北京等大城市医院求医过。只要听说哪家的医院医术好,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两年前,符蔚欢写下“遗书”离家出走了。“那天,他留下‘遗书’离家出走了,让我们不要再找他。”符冠康说,在发现孩子出走后,他发动亲友进行寻找,所幸被亲友发现,在劝说下才回到家中。

  “政府救助部门、水滴筹还有亲友,我能想到的都去做了,但是对于孩子的治疗费用还是有很大的缺口。”符冠康说,为了给孩子治病,他向亲友东拼西凑才筹到7000元医疗费用,通过水滴筹也只筹到1.1万余元。医院方告诉他,全部治疗费用大约需要30万元,医疗费用缺口很大。所幸,院方同意先行救助,后期再补足医疗费用,符蔚欢才得以进行移植手术。

  目前,符蔚欢手术进展顺利,正在ICU进行观察,但治疗费仍旧没有着落。

  如果您有意帮助符蔚欢一家渡过难关,可拨打本报热线电话966123。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