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习近平与海南跨越40年的深情故事
    习近平与海南跨越40年的深情故事
  • 习近平在海南三亚考察
    习近平在海南三亚考察
  • 习近平出席南海海域海上阅兵
    习近平出席南海海域海上阅兵
  • 海南:你好,这是我的“简历”
    海南:你好,这是我的“简历”
  • 纪念海南建省办特区30年 海南特种邮资明信片首发
    纪念海南建省办特区30年 海南特种邮资明信片首发
  • 习近平在海南博鳌考察
    习近平在海南博鳌考察
    广告
    头条
    公安部18日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移民管理局在发布会上通报,经国务院批准,自2018年5月1日起,在海南省实施59国人员入境免签政策,进一步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详细>>
    广告
    广告
    广告
    • 我第一次登上海南岛是1992年,当时我们在江苏的大学委托我来海南办一个科技公司。当时处在百废待兴、百业待兴的时代,改革开放刚开始催人不安,我觉得自己错过了深圳的机会,不应该再错过海南。
      2018年4月10日
    • “我与海南是一种缘分,认识海南走进海南是我的幸运。”回首过往,陈金华认为当年来到海南、留在海南都是正确的选择,自己从不后悔,并且对海南和自己事业都充满着信心,“如果时光能重来,我还会选择海南。”
      2018年4月7日
    • 谢飞的创业故事从90年代开始。随着海南建省,经济开始发力,各种商机在海口出现。“有了房地产业,有了商业,解放路、海秀路出现了第一批商场。”那时,海口第一次让谢飞有了城市的感觉。
      2018年4月7日
    • 2018年4月6日
    • “我最近写了一本书,叫《我的海南梦:痴心热土三十载》。”海南建省办特区30周年前夕,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告诉记者,回想起这30年,很多情景历历在目。时间回到1987年12月,距离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尚有五个多月,36岁的迟福林从北京调任海南,参与海南省的筹建。
      2018年4月3日
    • “这30年我最大的感受是,海南作为中国的大家庭的一员,过得还不错,与台湾的差距从过去的44倍缩小到3倍,海南还在发展,还需改革,还有希望。”这是海南发展改革的见证者,原海南省行政学院院长、省委党校副校长廖逊教授在海南建省办特区30年之际,对海南这30年发展的评价。
      2018年4月3日
    • 我与三亚南繁很投缘”,柯用春回忆初识南繁的那段时光,宛如初识心仪佳人。2005年三亚南繁院成立,同年他大学毕业进入三亚市农业局工作从事南繁管理工作。“袁隆平院士、吴明珠院士,邓华凤、李登海、许勇以及很多来南繁育种的科研工作者,他们很多人把一生都奉献给了南繁。”柯用春说,“他们是我的前辈和榜样。
      2018年4月3日
    • 今年是沈建太来到海南的第28个年头。作为海岛最初的“闯海人”之一,他从过政、下过海,最终回到田间乐于做一名农夫。时光荏苒,当60岁的沈建太回首过去的时光,一幅“闯海”画卷徐徐打开……
      2018年4月3日
    • 上世纪90年代,黄达灵是一名“鱼贩”。当时的他不会想到,养殖的金鲳鱼会成为他的主打销售产品。20年后,凭借600多口深水网箱,年产量数万吨的规模,黄达灵不仅敲开了全国20多个省份消费者的家门,还把鱼卖到了30多个国家和地区。
      2018年4月3日
    • “78、79年的时候,在深山里打猎就见过这种动物,当时一只黄色的,一只黑色的在我头顶掠过,我很是好奇它们的胳膊怎么那么长。”陈庆说,当时村民都叫海南长臂猿为“山猿”,在林间工作时常常听到它的叫声传播的好远。
      2018年4月3日
    • 下飞机那一刻,我对海南有了明显不同的感觉:老家湖南尚是春寒料峭,海南已是阳春热浪扑面。来到即将工作的海南师范大学,校园质朴、安静,没有想象中的高楼大厦,书香情韵的大学校园氛围似乎也不甚浓厚;去了附近的金花市场,嘈杂错乱,不如我所在的内地地级市菜市场那般丰富、琳琅。内心不免失落,但面对新事物、新环境,就有新憧憬。
      2018年4月3日
    • “我1992年刚到海南的时候,海南的电力建设至少要落后国内电网50年。”中国南方电网海南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海口供电局副总工程师佘光学告诉记者。经过20多年的发展建设,海南电网建设得越来越稳固。二十多年前海口市动不动停几天电的现象不复存在,近几年海南户均一年停电40多小时,也已缩短至不到18小时。
      2018年4月3日
    • “海南天气热,饮料销路好。我当初选择推销的产品是一种碳酸饮料,需要用自行车载着,一家店铺、一家店铺挨个上门直销。”乐冰说,他花了近10天的时间跑了一般推销员不愿跑的地方,路远的、路难行的、新开发区、偏僻的乡村、街巷,拐拐角角,凡是他能跑到的地方,又被别人所忽视的地方,他都不放过。
      2018年4月3日
    • “我是‘光板’来到海南岛的。”海南省文艺评论家马良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从北方南下赴琼,至今已经在海南生活了二十多个年头。回忆上岛之初,马良感慨道,当年他辞了公职,凭着一腔热血就“冒失”地闯海了。
      2018年4月3日
    • 上岛第三天,我独自一人坐车前往海口市区,看到人潮涌涌,比肩接踵,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几乎挤“破”了这座城市。我细细观察和打量来到海南的人怎样找工作。虽说东湖墙贴满了各种公司招聘广告,但失望远远胜过希望。然而倔强的闯海人岂能认输?
      2018年4月3日
    • 在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昌化镇一位名叫陶凤交的农妇,用26年时间带领当地妇女姐妹一起肩扛手挑,亲手种下300余万株、1万8千多亩木麻黄树海防林,在当地一片沙丘筑起“绿色长城”。
      2018年3月30日
    • 梁昌斌表示,重新审视海南旅游,差异定位国内、国际市场“海岛”在人们心中的定位,海南要摆脱海岛旅游目的地的思维定式,从另一个视角审视自身定位。要向游客继续推出海洋旅游、生态旅游、温泉旅游、民俗旅游等等“私人订制”式的特色旅游产品,给予游客文化等方面的优质享受,不断提升海南旅游的吸引力和影响力。
      2018年3月30日
    • 尹小伟回忆,过去父母来海南看望他,从海口去三亚旅游搭中巴要走3-4小时的高速,在东线高铁开通后,时间缩短到不足两个小时。尹小伟说,海南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父母退休后来到海南可以颐养天年。他也常邀请亲戚朋友到海南度假,作为岛民尽上地主之谊。
      2018年3月30日
    • “举个小例子,以前我的学生都是孩子,现在各年龄层都有。以前是家长希望孩子有一个爱好,现在是人人提升自己。”赵文甫感叹,“随着时代的变化,随着海南的发展,海南岛上的人们的思想、观念也发生转变。”赵文甫认为,无论海南如何发展变化,“保护环境”的观念、意识始终没有改变。
      2018年3月30日
    • “目前为止,环岛高铁有了,高速公路也完善了,经济发展也还可以,但作为一个海南人总觉得少了什么。”老吴说,我以前是在五指山当兵的,现在那边多是房地产项目,原有的生态环境有的没保留下来。”老吴说,海南搞建设就如同横渡一样,不能着急。
      2018年3月30日
    • 周大卫说,30年过去了,在中央的大力支持下,全省人民艰苦奋斗,锐意进取,改革创新,海南的面貌焕然一新,经济社会发展各项事业取得辉煌成就,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的发展版图。
      2018年3月30日
    • “我与五指山结缘40多年了,今年是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年,五指山成就了我,我把这里的好山好水唱到了世界各地。这次再来五指山,这首歌我唱得更有力量了,30年来,这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2018年3月27日
    • 1988年,海南建省办大特区,那时对我们心灵的震撼,远不是现在一些青年人所想像的那么一般。到海南去,做特区人的冲动,日夜在我胸膛里翻腾。但由于多种原因,迟迟未能成行。
      2018年3月25日
    • “我与海南有不解之缘,这缘分要从1975年说起。”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著名表演艺术家唐国强饱含深情地说,“在海南的拍摄经历历练了我,既难得又珍贵,因为吃苦可以锻造男演员的坚韧。”
      2018年3月23日
    • 吾心安处,怎不是故乡?朱海说,这次来海南前,一位年逾70岁的老朋友拉着他说:“我可能走不动了,当年我在海口当过航空兵,和很多战友一起把青春都献给大英山的跑道了,你帮我去看看大英山,也算是了了我的牵挂。”
      2018年3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