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涉侨证件
2015年03月30日 14:30  来源:海南日报

 黄闻棣民国时期的华侨登记证

  在侨乡文昌民间,尚保存着一些诸如华侨登记证、健康防疫证、国外出生证、归国护照等官方颁发的涉侨证件,这些是当年文昌人“下南洋”的历史写照。

  历史的洪流如大浪淘沙,在无数重大的历史事件中,小人物的命运有若漂萍,被裹挟而去,难以在史书上留痕。然而,几本六七十年前发黄的旅越华侨证及护照,却让我们看到祖国遭遇外侮时,一位小人物颠沛流离的命运,国难、家痛系于一身,无论身世如何遭逢飘零,都执着追寻着祖国的解放与强大、民族的独立与自由。

  摆在面前的是几本发黄的证书,其中一本摊开后若信纸大小,这是“中华民国内政部”发放的国籍证明书,相片上的黄闻棣西装革履,正当风华之年;另一本发黄的小本,是华侨登记证,记载着“黄闻棣,男,33岁,籍贯广东文昌,现居茶荣市,1939年入境。……”等字样;另一证件上贴着黄闻棣妻子陈玉梅和两个孩子的相片,注明他们系“安南地方侨民”,这是1948年10月19日签发的回国护照。

  6月初的一天,海口市民黄进先向记者展示他珍藏了半个多世纪的父亲黄闻棣的华侨证,以及他1948年冬天随母亲从越南回国的护照。这些证书,黄进先收藏了半个多世纪,在发黄的证书背后,在已然有些薄碎的纸张背后,却是一位琼籍华侨的爱国赤子之心和一生跟随多灾多难的祖国同命运、共患难的感人故事。

  绕道往抗日后方 战局阻滞越南

  华侨证的主人黄闻棣,又名黄焕裳,他不是英雄,也不是战士,他只是中国遭受外敌入侵,于战乱时期,为生活流离奔波失所的千千万万个平凡的中国人之一。

  黄闻棣出生于海南文昌锦山,祖上世代执教。其祖父黄善喜是国学生,常告诫子孙:汝辈当读书。父亲黄有艺是清光绪年间的岁贡生,曾被任命为广西府经厅管教育的七品小官,因时局动荡未曾到任,后参加孙中山先生的同盟会,毕生致力于教育事业,曾任文昌文溪学校校长等职。虽时值动乱年代,黄有艺仍倾力培育几个孩子上学,黄闻棣曾在上海正风中学、正风文学院读书,由此接受了许多民主革命的思想。

  黄闻棣著有《旅沪随笔》,记录了在上海断断续续七年的求学生涯。当时正值“九·一八”事变,日本人强占东北三省,黄闻棣和许多爱国学生一样,虽手无寸铁,却有满腔报国热情。他曾和上海学生一起到南京请愿,要求当局出兵收复失地,在请愿行动中,黄闻棣目睹国民党军警特务冲散学生队伍,向请愿学生开枪,造成大量死伤,这使他对国民党当局非常失望。淞沪战争爆发后,中国共产党发动上海日纱厂十万工人大罢工,同时号召青年学生组织义勇军和19路军一起抗日,共产党的抗日救国之举极大地感动了黄闻棣,他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慰问19路军的行动中,为19路军送食物、吹口琴、帮助救护受伤的战士。

  19路军后来战败退出上海,在上海求学的黄闻棣断了学费,被迫休学,并回到海南。1939年春,海南沦陷,为免日寇屠杀,也为了杀敌报国,黄闻棣取道湛江前往越南,并希望从越南绕道前往中国抗战的大后方,如云南、重庆等地,参加抗日。途中,日军在中国国土上烧杀掳掠、横行霸道的场面,让黄闻棣很痛心。他在日记中写道:“从西营乘英商船往海防,经过琼州海峡时,遥望日寇的战舰在海口海面一带游弋,心情不胜愤慨。”

  黄闻棣到越南后,想前往抗战大后方,却因战局的缘故,虽多方努力仍难以成行。不得已,延留越南并居于堤岸,堤岸华侨很多,多为潮州人、广州人、海南人、福建人,以及客家人,当时谓之“五帮华侨”。海南帮建有三民学校,设在水兵街海南婆祖庙里,各地来的华侨很团结,互相帮助。黄闻棣旅居越南后,其妻子也逃难到越南,他便在当地朋友介绍下,到金鸥省华人学校任教。

[1] [2] [3] [下一页]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