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留守“侨娘”
2015年03月30日 19:58  来源:刚峰个人博客

  海南人为何要“过蕃”?

  过蕃的“蕃客”是海南话中特指海南人到国外去谋生“过蕃”(去蕃)而旅居国外的华侨。海南人移居东亚洲南部国家和地区起始立宋代,盛于明清两朝。

  南洋群岛(即东亚洲南部地区)是琼侨首要的旅居地。海南人为何要“过蕃”?史说是因为明万历三十三年(1602年)五月二十八日亥时在海南东北部所发生的一次大地震有关。那次地震让72座村庄沉没海底。

  为何会发生大地震?据当时琼州府同知上折朝廷的《申文》所述:此灾祸皆因挖矿和增税而导致“人怨天怒”所致。

  这位当时琼州府的领导说:明皇朝政府在琼州番峒挖掘银矿,而伤其地脉地气乃至受祸独惨;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黎族马屎起义被镇压后,在琼添布防黎官兵,议派兵饷于民间百姓,年征税达7000多两,让平民百姓不堪活命。“或卖儿贴妇,或奔窜而流离”,背井离乡便成为当时逃生的选择。

  最早的史料记载:1695年10月,琼山演海乡(大地震所在地)百姓迫于生活艰辛,组织了一支出洋船队,“向洋拓宽,去蕃营生”。当时,这支船队起头仅有两艘小帆船,厥后扩大到72艘三桅大帆船,穿行于海南、泰国、越南和新加坡之间,盛行百余年。在从事运输贸易的同时,每一年还载运成百上千的演海乡亲及四周村庄的穷苦黎民百姓“过蕃”去谋生,至多时一年达3000多人,使得琼山的演海演丰及周边,文昌的铺前镇及周边等成为当今华侨集中地)。

  第二拨海南“过蕃”的高潮是在1840年的鸦片战役爆发后,帝国主义敲开了清王朝锁国的大门。1858年海口被辟为对外通商口岸,成为近代海南人出洋人次剧增的重要转折点,但他们多是以“猪仔”、“苦力”的身份“过蕃”的。海口与厦门、汕头一样,是近代贩运“猪仔”的首要口岸之一。在海口市的旧海关附近(今新华北路)等处,曾设为数不少的“猪仔馆”。

  “猪仔头”将用各类手段诱拐到的“猪仔”关起来在馆内,等船期一到,就将她们绑架上船。上百人犹如猪仔一般挤塞在狭小的船舱中,从海口经香港运往南洋群岛各地,甚至运到北新大陆和非洲,从事垦荒种植、采掘锡矿等繁重艰辛的劳作。她们每天在棍棒、皮鞭的羁系下劳动10多个钟头,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很多人被活活折磨至死,际遇十分惨痛。  清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岁首,有一艘“猪仔”船将约250名华工从文昌载运至荷属文岛,两个“猪仔”在船上“不听约束”,“猪仔头”竟将这两人砍碎,一片一片扔到海里,残忍至极,令人发指!二十世纪初,出洋做苦力的海南人约有30万,其中近30%客死异乡,大多则在期满后换回自由身,接续在国外营生。

  400多年来,一支支帆船从海南演丰的海上出发,载着前赴后继的海南人的致富梦想,到东南亚一带营生。这些神秘船队,有的早已消失在浩瀚的大海之中了,有的从此落籍异国他帮。这一拨拨帆船所载着的一批批闯荡南洋的海南人,其波澜壮阔的场面,也许,史书上没有记载他们的名字与事迹,但是,琼北的东寨港周边的海滩沉船,铺前港边的破败的骑楼,却让我们透过历史,感觉到当年,那一幕幕背井离乡的凄怆画卷。

  这画面,它虽然远逝却又真实,存活在琼北地区的山海乡村之间。

  特别是至今还健在为数不多的当年琼侨“过番”的留守新娘,现在成为文昌乡村的孤独阿婆们,她们伫足于海边望夫归来的白发苍苍身影,不仅让我们感觉到当年那波澜壮阔的海南男人“向洋拓宽、去蕃营生”的近代移民史卷;而且,她们苦苦相守半个多世纪的乡村孤苦生活,同时,也演绎着一段既辛酸又壮丽的中国妇女贤淑守德的最后一道凄婉的风景线……

 [1] [2] [3] [4] [5] [下一页]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