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天涯观鸟不觉远 海南观鸟人掠影
2020年12月24日 11:43  来源:海南日报  宋体

虎哥(左)在五源河拍鸟。 (受访者 提供)

胡天昊在东寨港观鸟、拍鸟。 红耳鹎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陈耿

  编者按

  上个月,我国知名野生动物摄影家奚志农在椰城海口的讲座——《用影像保护自然》,在海南观鸟爱好者中引起不小的共鸣。事实上,用望远镜观看、用摄影机记录野生动物特别是越冬水鸟的踪影,海南观鸟人一直在行动。

  冬至已至,北方越来越冷,温润的海南岛迎来越来越多的南飞候鸟。有哪些独特、珍稀的鸟儿值得关注?在哪里可以观测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海南日报本期《海南周刊》通过采访老、中、青、少不同年龄层的观鸟、拍鸟人的故事,一窥他们镜头里的人鸟情画面。

海口五源河来了一只迷路的小天鹅。 虎哥 摄

  融入自然,感受自然,识花、看虫、观鸟……如果条件允许,除了用手机拍摄记录,还可以举起单反相机,留下生动的影像。在海南,有不少观鸟和拍鸟爱好者,他们来自不同职业,跨越不同年龄,入冬候鸟来临之季,正是他们深得其乐之时。

  50后“虎哥”

  老有所乐 留住天涯鸟影

  在海南观鸟界,主要有两个群体,一个是海南观鸟会,另一个是“天涯鸟影”,后者的建群者是网名为“虎哥”的七旬老人。

在儋州湾监测到的黑脸琵鹭。 陈正平 摄

  虎哥姓张,生于辽宁,曾在江西读书和工作,1989年来到海南,当过技术员、工程师,有过6年的国外工作经历。2012年退休后,他爱上了旅游和摄影。

  2015年,虎哥开始拍鸟,还与另外两位摄友建了一个摄影群“天涯鸟影”,现已发展到460名成员。他们主要在海口市的白沙门、五源河、金牛岭等几个公园拍鸟,有时候也去火山口和东寨港,还去过澄迈湾、儋州湾。

  “当初怎么想到要拍鸟?”去他家选照片时,记者随口一问。

在儋州湾觅食的勺嘴鹬。 陈正平 摄

  “退休了,不想老在家里呆着,对身体不好,就想老有所乐,还能锻炼身体。”虎哥快人快语,对健康和心情很重视。从他谈起拍摄的经历和细节,总能感觉到镜头捕捉到的美景、美物带给他的享受。

  “有什么遗憾吗?”

  “有啊!就是有时候距离太远,镜头不够长,800mm的镜头都不够用,没法把鸟儿拍清楚。”虎哥说,“再就是,再好、再贵的数码单反有时候对焦不准,不知道你想拍啥,也挺傻。”

在海口五源河出海口观测到两只正在交配的燕鸥。 虎哥 摄

  5年来,虎哥和他的摄友们拍到了100多种留鸟、候鸟和过境鸟,最近就分别在白沙门和东寨港拍到按时回来的“老朋友”黑枕王鹟和两只嬉戏的黑脸琵鹭。

  70后护林员

  记录到6只勺嘴鹬

  10年前被儋州市林业局聘为专职护林员后,1970年代出生的陈正平一直参与管护儋州重点公益林——儋州湾新英红树林保护区,渐渐地,观察、监测鸟类成了与之工作息息相关的一大兴趣。

海口白沙门公园里的一只黑枕王鹟。 虎哥 摄

  “2015年,参加海口东寨港观鸟比赛后,我就开始喜欢观鸟;2019年‘阿拉善任鸟飞’儋州湾项目开展,我得到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支持,配备了监测工具,从那时开始,我就一边护林,一边学习观鸟、拍鸟和监测鸟类等技能。”陈正平对记者说。

  在他看来,观鸟也没什么经验可谈,只要多看、多拍、多关注,一切监测鸟类的技能都会逐步掌握的。

  迄今为止,陈正平已在儋州湾记录到鸟类181种,其中有国家一级保护珍稀物种白肩雕、全球性极度濒危物种勺嘴鹬、国家二级珍稀物种黑脸琵鹭、黄嘴白鹭和小青脚鹬等。

  “特别是今年11月份,我在儋州湾记录到了6只勺嘴鹬,它们目前还在儋州湾,应该是来这里过冬的。”说到这,陈正平显得很兴奋。

三亚临春岭上,棕背伯劳在育雏。 邱垂坚 摄

  00后高中生

  小小观鸟少年足迹踏遍海南岛

  说到观鸟和拍鸟,海南华侨中学观澜湖学校高二学生胡天昊今年16岁,已在三亚鹿回头、天涯海角,儋州湾南岸村、黄玉村、下塘村、光村银滩、海南大学儋州校区,海口白沙门、五源河、万绿园、人民公园、金牛岭、东寨港,以及尖峰岭、鹦哥岭和黎母山等保护区都留下了观鸟足迹,难怪他身板那么壮实。

  “什么样的机缘巧合下开始观鸟的?”

  “从小就喜欢生物,读初一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加入了‘小青鸟联合会’会员群和海南观鸟会活动群,就开始了观鸟活动。”此后,中国青年观鸟联合会和海南观鸟界的前辈都是小胡的老师,他们教会了小胡观鸟的基础知识,之后小胡通过《中国鸟类图鉴》《海口湿地鸟类图鉴》等鸟书,自学了解到海南的一些罕见鸟。

人来鸟不惊。护林员陈正平在儋州湾监测越冬候鸟时,身边的水鸟不为所动,很有安全感。 冯尔辉 摄

  “我熟悉海南的全部常见鸟和部分罕见鸟,一共143种鸟儿。”说到海南的鸟,小胡如数家珍,“近期看到的都是重复鸟种了,要加新鸟种的话,可能要等到寒假去尖峰岭了。”

  鸟友们普遍爱用自己喜欢的鸟儿起网名,胡天昊用的是“山雀”,并在2020年以“北长尾山雀”之名向中国观鸟记录中心提交过26条定点记和5条随手记,涵盖17目、56科、201种鸟类的观察数据。小胡所用的单反是佳能60D相机和100—400mm镜头,半画幅机身加全画幅变焦镜头,这意味着其最大焦距可以达到640mm,接近虎哥的800mm长焦了。

  小胡很能干,也很谦虚:“我拍照不是太好,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是收集天涯鸟影和海南观鸟会老师发的照片,为他们制作视频。”

海南鸟影视频制作:胡天昊

  海南岛冬季观鸟贴士

  三大观测对象

  留鸟、冬候鸟、过境鸟

  推荐观鸟点

  海口:白沙门、东寨港、五源河、金牛岭

  三亚:临春岭、亚龙湾青梅港、三亚河

  琼中:百花岭和黎母山

  五指山:阿陀岭

  文昌:会文

  琼海:龙寿洋

  万宁:小海

  儋州:儋州湾、新盈湾

  东方:四必湾

  乐东:尖峰岭、莺歌海盐场

  2020最大亮点

  儋州湾监测到勺嘴鹬

  东寨港再次迎来黑脸琵鹭

  东寨港反嘴鹬数量20+,刷新记录

  最佳留鸟观察点

  尖峰岭。基本上能看到海南的所有留鸟,其中塔尾树鹊在国内只尖峰岭容易看到,也是国内有特别高概率遇见海南山鹧鸪的地方,主峰上的海南柳莺,日出一小时后非常活跃,叫声悦耳。 (陈耿 采访整理 制图/陈海冰)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