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海南文创如何“跨”入蓝海
2020年12月04日 15:58  来源:海南日报  宋体

  ■ 本报记者 尤梦瑜 刘梦晓

  明媚阳光、蓝天绿茵,二次元“偶像”纷纷“穿越”,来到海口万绿园——11月19日,TGC腾讯数字文创节在海口举办,第二届“海南腾讯数字文创月”由此启动。为期6天的数字文创节围绕《王者荣耀》等众多知名IP(知识产权),打造了一个个酷炫的线下主题展,为周末的海口制造了一波人气热浪。

  就在数字文创节前夕,11月14日至20日,2020博鳌国际文创论坛暨首届文创周在博鳌举行,文旅、文创等领域的3000余位行业代表,以及上万名市民、游客参与文创周活动。依托海南优良的自然环境和会展资源,临近年底,一场场重量级文化创意产业活动接连在海南举办,吸引众多目光聚焦海南文化创意产业发展。

  海南建设自贸港,紧抓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与这三大主导产业紧密关联的文化产业作为世界公认的零污染、促转型、可持续、扩消费的产业也在成为海南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之一。从文化产业中细分而出的文化创意产业在不少国家和地区表现抢眼,可以说,从文创产业的发展能看出一个地区的发展活力与潜力。

  当本土文创企业崭露头角,海南的文创产业展现了怎样的新气象?当消费需求与趋势催促着跨界融合,在自贸港政策的利好之下,旅游大省海南又该如何抓住产业发展新机遇?

  现状

  本土势力能否崛起?

  一批本土文创公司逐渐成长,涌现不少颇具地方代表性的文创IP

  成规模的企业少,文化创意与相关产业融合不足

  什么是文化创意产业?

  2020博鳌国际文创论坛暨首届文创周主办单位成员——博鳌文创院联合清华文创院在今年论坛活动期间发布《博鳌文创院文创手册2020》(以下简称《手册》),对“文创”进行了概念梳理:“文化和创意是文创的两个核心元素,既可以是对于传统文化的创意化表达,又可以是结合文化和创意元素的行为、商品或者服务。与传统实用主义倾向的商品或者服务不同,文创强调‘精神’。因此,文创首先是一种思维概念,而后才是一种产业概念。”

  狭义的文创,是广告、影视、音乐、出版、游戏等文化媒介形式。这是高度依赖文创思维的产业,但当文创思维与产业融合时,一座建筑、一项运动甚至工业产品等都可以被文创赋能或再造。

  一直以来,海南文创企业多以中小企业为主,曾有专家以“小、弱、散”来形容行业状况。而近两年来,随着相关政策的出台,加之海南的投资热度上升,海南文创企业在“弱”与“散”上有了令人欣喜的改变。

  还在2017年时,海南香便“飘”进了故宫。当时的故宫博物院在文创产品设计开发上已颇有成效,其文创产品供货商“强手如云”。 海南香岛休闲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设计人员发现沉香在故宫里的使用历史悠久,且当时故宫的文创产品中还没有一款与沉香有关的产品。由此团队积极对接故宫博物院文创研发部门,大家从故宫“造办处”里寻找灵感,最终以匠心巧思的包装,成功将海南沉香送进了故宫。

  近两年来,海南涌现了不少颇具地方代表性的文创IP,例如,“波波椰”足迹遍布国内外,推介海南旅游。一批本土文创公司也逐渐成长起来。

  2020年6月,由城市公共艺术研究中心主办的首届中国数字文创设计大赛公布获奖名单,海南咓噜咦品牌设计团队4名年轻设计师榜上有名,化妆品、香薰、办公文具在浓浓国风的包装下展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美。

  这支本土年轻设计团队后来改名海南风从南来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今年10月底,海南风从南来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连同其余多家本地设计公司一起作为发起单位,推动成立海南文化创意研究院。

  “省文联,特别是省民协中有许多优秀的工艺美术家和入选国家非遗保护项目的民间歌谣,除了这几年大热的黎锦,海南的椰雕、贝雕和民间歌谣等技艺和民间艺术都值得更多人去了解,东西虽好,却一直缺乏好的文化包装。”省民协主席蔡葩说,在与本地多家文创设计企业对接后,大家共同推动成立海南文化创意研究院。

  海南文化创意研究院主要由专家智库、签约设计师、战略合作伙伴三大板块组成,是一个多方投入打造的集成资源库,有设计需求的企业、设计师等都能在该平台上进行有效对接。可以说,海南文化创意研究院的成立为海南文创企业机构搭建了平台与桥梁,让原本“散”的本地文创企业进一步得到聚集。

  “整体来看,海南成规模的文创设计企业数量仍偏少,文化创意与相关产业融合不足,缺少体系化品牌和代表作品,但我们欣喜地看到,在各方努力之下,本地文创设计企业的水平,特别是本土文化意识在不断地提高,也让我们对文创设计行业的未来抱有信心。”海南文化创意研究院院长、海南风从南来文化创意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房景峰说。

  变现

  如何实现跨界升级?

  产品升级,内容源于本土,用文创思维进行内容的重构和撬动

  跨界融合,创新文旅形式,创意内容产品、带动创新业态

  一提到文创,许多人想到的仍然是充满设计感的“小玩意”。然而实际上,受年轻消费者文化品位、商业资本竞相涌入、产业发展日益更新等多方面因素影响,文化创意“变现”的方式早已经跨出“小玩意”,新点子、新设计正在积极拥抱旅游、农业甚至工业等产业,一同涌入更大的“蓝海”。

  “当我们谈文创变现的时候,我们谈的是什么?”SMART度假产业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博鳌文创周组委会主席王旭表示,文创是让各行各业通过跨界共振的方式,找到更精准更具创意的细分赛道,把原来的仅有的一销迭代成二销三销,从而提升客单价,实现文创变现;文创也是通过艺术、产品、研学线路的再设计,创意内容产品、打造目的地IP,带动创新业态,城市更新。

  中央12号文件中提到,推动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大力发展动漫游戏、网络文化、数字内容等新兴文化消费,促进传统文化消费升级。“文创是推动消费升级的重要手段。”海南风从南来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董事长沈汝青说,经过文创设计包装,产品的价值会有所提升,也会卖得更好。而这里的“产品”指的当然不只是常见的文具等“小玩意”。

  故园乡愁,老宅新貌。蜿蜒的小径边是葱葱郁郁的老树新枝,40多间灰白相间的琼北特色老宅,掩映其中。“灰”是老宅本身的火山岩砖墙,“白”则是设计团队依据每间宅子的特点进行的翻新。今年10月,位于海口演丰镇的海南发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瑶城项目开始试营业。42间客房开始迎接从忙碌都市中短暂“逃离”出的人们。不仅如此,总面积686亩的项目中还囊括了农田、湿地等景观,海口市民只需驱车半小时即可到达这片美丽乡村。

  只有依托老宅民宿还远远不够,要如何通过这些房间去讲述瑶城的故事?

  2020年,瑶城项目邀请房景峰和团队担纲设计,大家一起扎进了关于瑶城的“史料”里,再通过拜访瑶城村老人等多次实地考察,团队最终从瑶城村举人“符元礼”这一人物开始延展,提炼文化要素,为瑶城设计出一套别具新意又凸显村落历史文化的品牌文创体系。

  今天的瑶城村,其品牌符号正是团队将其地形图勾勒而出,以金木水火土设计图案填充而得。设计团队还为瑶城村的每一间客房及各个公共空间,结合史料,起了不同的名字。房间中的床品上也印有文化标识。走在村落中,人们通过眼前这些建筑与花草去亲身体会“故园未故,瑶城不遥”。

  近两年来,美丽乡村建设和乡村振兴工作的推进促成了文创深深扎根乡土。正如博鳌文创研究院专家学者所言,内容既要源于本土,又需要有文创思维进行内容的重构和撬动。构建别样的文旅服务,使之成为复合型文创产业样态,将空间中的生态农业、艺术事件、自然创意体验、环境、知识等转变为复合型的商业模式,创新文旅形式。

  “‘80后’‘90后’消费者对旅游目的地有了更多文化期许。”海发控瑶城民宿销售经理孟欣萦说。正如瑶城,它在向消费者销售的不单是住宿产品,更是一种文化内容和场景。

  借势

  好政策呼唤好人才

  政策支持、园区孵化推动产业发展

  海南文创产业发展核心是人才

  放眼世界知名自贸港,文化创意产业都在成为其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力量。作为在全球最早提出“创意产业”概念的国家,英国是第一个政策性推动创意产业发展的国家,创意产业对英国GDP贡献的占比额举足轻重,风头超过传统金融业。英国政府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英国创意产业为英国贡献了1117亿英镑,产业增速远超过全国经济整体增速。

  过去20年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日益增长,文化产业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地位不断增重。从2000年《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中央文件中首次提出文化产业概念,再到2014年时,《国务院关于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文化创意产业一步步壮大成为各地经济发展新动能。

  近10年来,我省围绕促进文化产业整体发展推出了不少政策,例如2011年即制定《关于支持文化产业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海口、三亚等地也相继推出相关政策,同时,也针对影视产业等具体类别推出鼓励政策。连续多年来,我省以“文化产业专项扶持资金”等财政资金支持文化产业发展。作为文化产业下分支,积极融合、包罗万象的文化创意产业也可享受到这些政策的扶持。

  据省委宣传部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办公室负责人介绍,我省即将出台《“十四五”海南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海南省文化产业创新发展实施意见》《海南省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实施意见》等多项政策纲要,以顶层规划引导海南文化产业迸发更多活力。同时,我省还正在围绕《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中提到的打造“国家对外文化贸易基地”这一要求,积极推动专项规划的制定与出台。

  此外,《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中明确提出要建设海南国际设计岛,这也为相关产业中的各环节企业和机构进一步树立了信心。

  对于像房景峰一样的设计师来说,自贸港建设为他们带来的不仅是机遇,还有政策环境日渐完善所给予的信心。创意是设计师的“生命”。2018年,房景峰为临高红米糟文创产品手绘设计了包装图案,并于当年申请了外观版权专利。想不到的是,几个月后,房景峰就发现有外地同行毫无修改地抄袭了他的作品。“知识产权保护对于创意设计行业来说意义重大。过去两年多来,海南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做了许多工作,这让我们备受鼓舞。”房景峰说。

  除了政策支持,推动产业发展的另一重要抓手便是园区。2016年,海口文化产业园正式揭牌,为海口乃至海南文化产业企业提供聚集地。目前,我省挂牌的11个重点园区当中,海南生态软件园、海口复兴城互联网信息产业园等园区中,入驻其中的许多互联网企业实际上都是专注于文化内容生产的公司。以海口复兴城为例,复兴城集聚了抖音、映客、淘宝、花椒、芒果TV、爱奇艺、聚美刷宝直播等网红直播平台企业。网红经济类企业今年创造了180亿元的营收。2019年,园区在文化新媒体业务方面,阿里大文娱、爱奇艺等企业贡献了32亿元。

  清华大学文化创意发展研究院院长柳斌杰认为,自贸港的建设对海南的旅游业有巨大的促进作用,自贸港可以吸引国际游客和投资者,海南可抓住自贸港特殊定位下的“先行先试”,进一步推动海南打造更具文化味道的旅游目的地。

  随着文创产业的进一步发展,海南也急需各类相关人才。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文化创意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胡钰认为,海南文创产业发展核心是人才。当前,文创发展越来越体现出年轻化个性化趋势,海南对于年轻人具有独特的吸引力,所以可以出台更加柔性、灵活、开放和个性化的政策,吸引更多年轻人、创业人才到这里,把海南独特的文化资源转化为文创资源。

  “2018年以来,海南的文旅产业发展一直很火热,行业的快速发展也给我们这个职业带来更多机遇,所以决定留在这里发展。”来自福建的林冠琪2020年从海南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视觉传达设计专业毕业后便进入海南风从南来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工作,早在大学期间就获得过第二届国际大学生海南旅游文化创意设计大赛品牌与包装设计铜奖。

  “高质量文创需要高素质人才,我们要积极推动高校开设专门的文创专业。通过文创产业发展培养复合型人才。”柳斌杰说。

  (本报海口12月3日讯)

  图①②海口瑶城村新貌。本报记者 宋国强 摄

  图③2020博鳌文创周海街文创节吸引不少市民游客前来参观。本报记者 刘梦晓 摄

编辑:符宇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