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图片正文分享
琼州佳果: 一场舌尖的奇异旅行
2018年07月02日 09:14  来源:海南日报

海南荔枝已经是世所公认的南国佳果。 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摄

  文\本刊特约撰稿 张意薇

  海南盛产热带水果,那殊滋异味不亲尝不知其甘美曼妙,一些奇珍异果甚至从方志与诗章中溢出了香气,更有文人墨客在舌尖上悟出了人生至理。

  荔枝、龙眼:佳果本天成

  宋政和元年(1111年),诗僧惠洪被流放海南。游子迁客总难免涌起去国怀乡之情,然而他初到琼岛,却写了首心情还不太糟的《初至崖州吃荔枝》:“口腹平生厌事治(厌事治:厌恶烹调的食品),上林珍果亦尝之。天公见我流涎甚,遣向崖州吃荔枝。”

  被苏东坡赞为“赤虬珠”“倾城姝”的荔枝在海南地方志中常被列在果类的首位。

  “荔枝,南果也,理地愈南愈美。”岭南的荔枝向来为人称道,琼州在岭南之极南,不仅产量丰富,而且种类繁多、品质优良,素有“荔枝之乡”的美誉。“不知天公有意无,遣此尤物生海隅”(苏轼),海南岛历史上种植荔枝最出名的地区在琼山的羊山一带,或许是火山熔岩地带富含矿物质以及缺水干旱的特点恰好契合了荔枝“生于木而成于火”的生长属性,此地生产的鹅蛋荔、无核荔、黄皮丁香、六丁香、蟾蜍红等荔枝品种都风味极佳。

  正德《琼台志》中还提到了几种晚熟的荔枝品种:陈红、芦花香、小丁香。陈红,以产自澄迈桥阳陈家而得名,因成熟后进献官府,也被称为“官荔”。明成化初年,莆阳郡守吴琛定其品为“郡魁”。芦花香,出自唐通判苍兴庄,色泽鲜红、膜如胭脂。虽然植株仅三四尺,但是果实熟时香闻半里。小丁香形味俱佳,所谓“剥之凝如水晶,食之消如绛雪”。

  可叹的是如此南国佳果迁了产地便失了味道,正应了宋代洪迈《容斋四笔》所言:“名品皆出天成,虽以其核种之,终与其本不相类。”丘濬有诗:“世间珍果更无加,玉雪肌肤罩绛纱。一种天然好滋味,可怜生处是天涯。”

  在文人笔下,对荔枝也不都是溢美之词,海南才子王佐曾借进献荔枝之事怀古:“永元存谏草,天宝泯余波。泰运真难遇,林泉奈老何。”永元,汉和帝年号。《后汉书·和帝纪》载:“旧南海献龙眼、荔枝,十里一置,五里一堠。奔腾险阻,死者继路。”荔枝味美,却因君王的口腹之欲带给百姓深重的苦难。

  虽然荔枝被借以讽喻历史,但它实属招人喜爱的珍馐。道光《琼州府志》中记载了一种名为“不纳子”的水果,“似黄熟小梅……核可为经珠,似菩提子”。因为进贡时候遭到了嫌弃,从此得了“不纳子”这么个歪名,这遭际才是真“可怜”啊!

  龙眼,又称圆眼,因在荔枝后成熟,有人称之为“荔奴”。

  《琼台志》记载:“龙眼,出琼山东界并文昌者佳。”相比于荔枝,龙眼的栽种地分散,产量不高。荔枝性热,龙眼性寒。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说龙眼果能治“五脏邪气,安志厌食”,还是“开胃益脾,补虚长智”的保健食品。苏东坡曾戏言,“荔枝如食蛑蝤大蟹(即梭子蟹),斫雪流膏,一啖可饱;龙眼如食彭越石蟹,嚼啮久之,无所得然,然就酒阑口爽餍饱之余,则咂啄之味,石蟹有时胜蛑蝤也。”

  佳果天成,两种水果各有滋味,龙眼与荔枝算是平分秋色啦!

[1] [2] [3] [下一页]

分享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