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五指山红茶"带头人"郑丽娟:在热带雨林中书写“茶经”
2020年12月31日 15:26  来源:中新经纬客户端  宋体

  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31日电 (记者 王辛莉)海南有好茶?到海南旅游的游客们选购伴手礼时发现,海南本地茶叶品牌多品相佳。五指山红茶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五指山位于海南岛中部热带雨林山区,有“翡翠之城”美誉。海拔较高,气候温润,终年云雾缭绕,生态良好。2015年,五指山红茶获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认证。

  近日,记者专访五指山茶叶协会会长郑丽娟。在这位女企业家眼里,小小茶叶蕴藏着海南热带农业发展、文化旅游以及民族山区富民的大千世界。

郑丽娟陪同海南大学植物所进行海南大叶茶种质资源考察采样。李东海 摄
郑丽娟陪同海南大学植物所进行海南大叶茶种质资源考察采样。李东海 摄

  懵懂入行,从外企回海南“务农”

  出生于1963年的郑丽娟是归侨侨眷。1950年代初,她的外公携一家近十口人从马来西亚回到祖籍地广东。响应国家在海南垦植橡胶号召,定居海南兴隆华侨农场。她从小生活在五指山,寒暑假去外公家,“在山林中长大,我对大自然有亲切感。”这为她日后从事茶产业埋下伏笔。

  1982年,她考进中山大学哲学系。1986年毕业,到广州万宝冰箱集团从事外事接待工作。她的小家庭也安在了广州。

  上世纪90年代,乘改革开放的风气之先,海南成为民营企业的发源地。郑丽娟父母退休后开办公司,在海南岛西北部种植苦丁茶,创办“海南椰仙”品牌。

  “1999年,年龄渐长的父母希望我回来帮忙打理生意”,她说,答应从广州外企回到海南“务农”,一则为孝顺父母,承担家庭责任;二则看好海南旅游商品市场前景。“那时公司茶叶价虽不高,但供不应求”。而在上世纪80年代,海南是全国最大的红茶出口地区。 “我‘懵懂’地觉得海南茶叶应该再次走出去。”

  2001年,公司在五指山水满乡租下206亩坡地,成立五指山椰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郑丽娟担任总经理。“每天有一百多人在山上劳动,用两口大锅在露天煮饭……”回忆当初开荒时的场景,郑丽娟的语气里充满豪情。

  没有因为她是女性,上苍就特别眷顾。创业中的她遇到一次又一次困难。

  因为山道曲折,沟溪丛多,她开的是一辆皮卡车。开始几年,她要撑竹筏才能上到茶园做工。在地里干了一天,有时连夜赶回海口,沿途要休息六次,才有力气将车开到家。“一次次地想放弃,又一次次鼓起勇气!”她坦言。

  2005年,强台风“达维”过境。栽下去数年的茶树被刮得所剩无几,“心痛啊”,只得重栽。

  2008年金融危机,公司资金链紧张,她卖掉在广州的房子,筹钱补充公司生产运营资金。

  郑丽娟通过多年摸索研究,利用五指山原生百年野生大叶茶为母本,采用茶叶冬控催梢技术,建立了采穗园及种苗繁育基地,成功在大田引种五指山红茶。独特的气候条件,广泛的生物多样性,形成五指山红茶“琥珀汤,奶蜜香”的特质。

郑丽娟在茶园介绍生产情况。李树林 摄
郑丽娟在茶园介绍生产情况。李树林 摄

  2017年以来,椰仙牌五指山黎王红有机茶在全国性茶叶评比活动中,先后获得一等奖和金奖。

  “目前,公司在五指山拥有直接经营管理的有机茶园近千亩,是当地最大的茶叶企业”,更让她欣慰的是,五指山红茶愈来愈得到茶客的认可。

  成立协会,抱团做强茶产业

  随着五指山红茶知名度提升,垦植规模扩大,不断有企业和农户加入茶产业。成立行业协会,协同发展,水到渠成。

  2015年3月,五指山茶叶协会设立,郑丽娟被推举为协会会长。协会旨在推动五指山茶叶走向规模化、品牌化,在茶企壮大的同时,农民通过种茶增收致富。

  郑丽娟介绍,协会成立以来,开展一系列活动,提升五指山茶叶的声誉度。

  2015年11月,五指山红茶获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认证后,协会推进茶园标准化建设,在制种、栽培、加工等方面制订了地方标准。

  2017年,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期间,五指山红茶论坛亮相分论坛,受到海内外的嘉宾的关注。此后,五指山红茶成为论坛年会指定饮品。

  2018年始,连续举办五指山华夏早春茶开采节活动。

  2020年初,五指山红茶走进央视扶贫公益广告节目。

  自2015年以来,五指山茶叶面积从2000多亩,扩展到近万亩,生产红茶、绿茶、苦丁茶等多个品种。

  “海南有好茶!”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宗懋多次来海南考察,认为海南具有发展茶产业的先天优势。2019年5月,五指山成立大叶种茶科学研究所,他担任名誉理事长,并设立院士工作站。

  郑丽娟表示,工作站加强对五指山茶产业科研,在生产技术、加工能力、防治病虫害等方面,对症下药,提升茶叶质量。

  五指山茶叶成为当地农民脱贫致富主打产业。近年,协会配合政府,加大培训,通过扶贫课堂,手把手传授农民种植、施肥等管理技术。

  致富路上“扶一把”少数民族乡亲

  五指山是黎族、苗族集居地区。记者本月两次到五指山水满乡采访,目睹群山环绕中一幢幢少数民族的“茶楼”拔地而起。

郑丽娟在五指山原始雨林考察野生茶树资源。王梅珊 摄
郑丽娟在五指山原始雨林考察野生茶树资源。王梅珊 摄

  郑丽娟介绍,目前五指山种茶农户1043户,其中345户是曾经的贫困户。他们通过在茶园打工、自家种植茶叶脱贫,甚至致富。

  在水满乡方应村,今年67岁的黎族人兰姐今年开了一间手工茶作坊。“郑总公司是五指山第一家带动农户种茶的企业”,她说。十多年前她到椰仙茶园上班,学会了制茶。

  “初开垦时,公司在镇墟附近租了17亩地做茶苗圃。除公司自用,免费提供给农户”。她说,此举改变了当地农民上山挖掘实生苗种茶的传统,加快推广优良新品种。公司还与茶农签订茶青回购协议,在达标前提下,保底价收购,解决农户后顾之忧。

  郑丽娟核算,如果一户种5亩茶,采摘期11个月,最低年收入35000元。“五指山红茶的开发,既保护了生态,又合理利用原生物种,靠山吃山的农民有了稳定收成。”

  2014年,郑丽娟将目光从水满乡转向红山乡。通过“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方式,种植面积扩大了800亩。红山乡番赛村村支部书记王梅珊说,郑总和气热心,与村民打成一片。哪家有几口人,种几亩茶,一清二楚。该村108户贫困户中40多户通过种茶脱贫。

  今年6月,公司的观光茶园被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授予全国巾帼脱贫示范基地。

  今年70多岁的麦福炳是公司生产、技术负责人。他称,“郑总离开小家庭,蹲在深山老林研究茶叶。小半辈子扎根农业不容易。她对发展海南茶产业有追求。”

  期待打造五指山“茶客厅”

  随着全岛高速公路的网络化,海南全域旅游将展开新的一页。岛屿中心的五指山处于旅游枢纽。

  “五指山红茶是公共品牌,协会有责任保护和发展好!”郑丽娟说,目前协会面临的困难是,五指山茶产业园区的发展规划如何做得科学系统,需要政府部门统筹、协调和支持。

  郑丽娟念叨着五指山“茶经”:打造五指山“茶客厅”。通过茶产业为旅游做配套,让游客在五指山游得好,买得到,住得下。

  “一天有四季”,在椰仙观光茶园,记者遇到一群住在五指山的“候鸟”。来自唐山的黄先生说,在五指山住了8年,“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是天然氧吧”,他建议,“提升旅游环境,五指山是宝地,客人会来‘森呼吸’”。

  2016年1月,寒潮袭侵海南。“一晚上,漫山遍野开满了茶花,壮观得让人震惊”,已开过一轮花的茶树,第二次开花,“一刹那,我似乎解悟茶的生命密码——为了让后代留下来,开花,结果,拼尽所有!”茶树多开花,意味着当年茶叶将减产。但郑丽娟为发现这“奥秘”深深触动:茶文化在华夏文明中生生不息,正是茶树有顽强的生命力。

  目前,海南有白沙绿茶和五指山红茶两项茶类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产品丰富。

  郑丽娟考察过印度、土耳其等世界各地的茶产业。作为海南最大的茶叶生产民营企业,她心中有蓝图:“海南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需要跳出海南,以更广阔的视野,将茶产业与农业、旅游、文化等产业融合发展,做好海南自贸港本地特色产业的文章”。她期待地说。(中新经纬APP)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