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台风接二连三扎堆"赶集" 谁捅了"台风窝"?
2020年11月02日 09:19  来源:海南日报  宋体
 从上到下依次为今年17号、18号、19号台风生成云图。(省气象台供图)
 从上到下依次为今年17号、18号、19号台风生成云图。(省气象台供图)

  文\见习记者 邱江华 海南日报记者 李佳飞

  相较于往年,今年影响海南的台风着实有点反常了,本该“闹腾”的7月云淡风轻,而到了10月,台风似“赶集”般接二连三造访。这引来不少网友调侃,“或许是谁捅了‘台风窝’”“台风点了包月套餐”。

  那么,今年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以往记载中台风一般什么时候来?海南人对于台风又有怎样的记忆或情结呢?

 

  今年10月台风“赶集”

  “7月‘空台’异常罕见。”海南省气象服务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7月西北太平洋和南海无台风生成,是自1949年有气象记录以来首次出现7月“空台”现象。历史上7月最少生成过1个台风,最多生成过8个台风,7月生成8个台风的年份分别是1967年、1971年、1994年和2017年,其中2017年7月21日8时到22日17时一天多的时间内,接连生成了4个台风。

  “但海南7月‘空台’并不算罕见。”海南省气候中心正高级工程师、首席预报员吴胜安告诉海南日报记者,7月影响海南的热带气旋(含热带低压)频数年均为1.1个,过去70年中7月未有热带气旋影响海南的年份有18年。

  今年影响海南的台风虽姗姗来迟,但绝不会缺席,甚至还要一股脑冲个“业绩”。10月,继今年第15号台风“莲花”、第16号台风“浪卡”、第17号台风“沙德尔”之后,“莫拉菲”成为今年10月第4个影响南海的台风,加上月初影响日本的第14号台风“灿鸿”,10月份已经有5个台风扎堆生成,较常年10月(3.7个)偏多。而且,目前第19号台风“天鹅”已于10月29日在西北太平洋洋面上生成,预计11月2日进入我国南海海域。

  为何以前台风集中在7、8月,而今年台风扎堆10月?吴胜安解释说,与西北太平洋台风活跃高峰在7月-8月不同,海南热带气旋活动高峰月在9月、10月,常年各月影响海南热带气旋频数分别为7月1.4次、8月1.5次、9月1.6次、10月1.7次。10月是海南热带气旋活动最高峰。此外,今年10月,南海区域向北越赤道气流偏强、赤道西风偏强,与南海北部偏强的偏东风(冬季风)共同影响,在南海形成气旋性异常环流,较常年更有利于热带气旋活动。

  “但这样的天气也比较特殊了。”吴胜安说,历史上海南10月最多出现过6个热带气旋(1983年)。今年10月台风数达5个,为历史次多,明显多于常年平均的1.7个。

  此外,海南日报记者还了解到,自1949年有气象记录以来,一年中最早登陆海南的台风是2008年第一号台风“浣熊”,于2008年4月18日22时30分在文昌龙楼镇登陆;一年中最晚登陆海南的台风是1950年第40号台风“Delilah”迪莱拉,于11月23日24时在海南万宁市登陆。

  史籍中记载的台风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里,台风像是7、8月的“特产”,夏秋过渡之时,天气还燥热,这时来一场痛快风雨,也送来几日清凉。因此,今年台风来得晚,不免让人感到疑惑。但实际上,9月10月影响海南的台风也不少,海南日报记者通过梳理史籍发现,史书中关于海南台风的记载有不少也是发生于这几个月的。

  古时没有“台风”一词,对于超乎寻常、威力凶猛的大风,百姓称之为“飓风”,更甚者称作“铁飓”。海南岛史上关于台风最早的记载可追溯至《广东通志》:“秋八月,琼州飓风,坏城门,州署、民舍殆尽。”此风起于宋初太平兴国七年(982年),迄今1000余年。史书里仅一句简短的描述,却极尽渲染出风的破坏力,后人推测:这是一场风力超常的“强台风”,甚至是“超强台风”。

  到了明清时期,史书中关于海南岛台风的记载就丰富了许多。例如天启七年(1627年),发生在临高、琼山境内的飓风。《临高县志》载:“九月霜降后数日,飓风尤大作,摧垣拔屋,民庐舍无一完者,土人谓之铁飓。临俗霜降后从无飓风之患,故以为灾。”这与《琼山县志》的记录不谋而合:“九月霜降后,飓风大作,摧屋折木,琼人谓之铁飓。”

  再如《文昌县志》里记录:“嘉庆十三年(1808年)戊辰九月十六夜,飓风大作,海潮自铺前涨至乌树岭下,有十余里,居民死者十余人。经年田咸,不可耕种。”

  除了时间具有一定的规律性,海南岛的台风还有什么特点呢?民国《海南岛志》的编写者在走访了民间人士后,概括出了一些有别于其他地方的征兆和规律:飓风发生季节,“秋分有,则寒露、霜降并有;秋分无,则寒露、霜降俱无。”飓风将发前,“云气浸空而疾飞,或海吼水腥,海鸟惊飞,断虹饮水,亦其征也。”飓风发作时,“暴雨挟之,横冲直决,撼声如雷。起于东北者,必自北而西;起于西北者,必自北而东。”飓风持续的时间,“小则二三日,大则七八日,皆必转南大作而后息,谓之‘回南’。回南不雨,必再作飓。”

  海南人的台风记忆

  “列万马而并骛,会千车而争逐。虎豹慑骇,鲸鲵犇蹙。类钜鹿之战,殷声呼之动地;似昆阳之役,举百万于一覆……”苏东坡的《飓风赋》,记录了一次真实的台风来袭,在他眼里,台风刮起时,像一万匹马在乱跑,一千辆战车在斗争。老虎豹子都害怕,鲸鱼也逃跑。如巨鹿之战,有惊天动地的厮杀声,又犹如昆阳大战,绞杀百万军马。千百年来,台风所到之处,肆虐横行,让人“闻风生畏”。但对于海南人来说,台风就如常客,已经习惯每年的定期“会面”。

  若问起老一辈的海南人对于台风有何记忆?“玛琪”是绕不开的回答——

  1973年9月14日晚,一场横扫琼海、万宁、定安、屯昌、白沙、昌江、东方7地的特大台风“玛琪”,登陆时风力达到罕见的18级,造成全海南现场死亡903人,仅琼海就高达771人!光琼海一地,房屋倒塌10万间,半塌11万间,其他财产损失惨重,难以估量。这是海南1949年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台风。

  “那晚是月圆之夜,夜色真的很美!”一位亲历者告诉海南日报记者,后来一阵闷雷惊人,北风呼啸而来,瓦片如落叶般砸下,同学们连滚带爬,一位哭泣的同学手捂着头,鲜红的血从手指间涌出……“有些人,就永远留在那个时空了。”

  “威马逊”也是不可忘却的伤痛。2014年第9号台风“威马逊”造成海南18个市县共216个乡镇受灾,受灾325.8万人,倒塌房屋23163间,直接经济总损失119.52亿元。时至今日,回想起这些忽从天降的灾难,海南人仍心有余悸。

  但海南人对于台风的记忆也不全是创伤巨痛的。如今,随着观测手段的进步,已然可以准确地预报台风,及时作出应急响应。盛夏时节,当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台风偶尔擦过城市,带来丝丝凉意,也让不少人心里暗自欣喜。

  今年23岁的海口市民何梦璇,仍记得自己在小时候最期待的事情之一就是刮台风。“台风一来,大家就不用出去干活。父亲就着一盘花生米喝酒,我们小孩子休学在家,嘴馋得很,缠着母亲变法子弄一点零食,是花生糖或者糯米糍。窗外雨落,风声呼啸,屋里点着蜡烛或油灯,朦胧的微光下,有人打牌,有人聊天吹牛。平常很普通的事,放到台风天做,倒也成了件新鲜事儿……”点点温情片段,定格成何梦璇对于台风天的特殊记忆。

  台风趣录

  一个月生成八个台风:

  1967年、1971年、1994年和2017年的7月都生成过8个台风

  一天多时间生成四个台风:

  2017年7月21日8时到22日17时一天多的时间内接连生成了4个台风

  十月最多出现过六个热带气旋:

  1983年,海南10月出现过6个热带气旋

  一年中最早登陆海南的台风:

  2008年4月18日22时30分,2008年第一号台风“浣熊”在文昌龙楼镇登陆

  一年中最晚登陆海南的台风:

  1950年第40号台风“Delilah”(迪莱拉)于1950年11月23日24时在万宁市登陆

  (以上数据均是自1949年以来的气象记录)

  (李辑)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