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频—正文 分享
《姜子牙》导演程腾:主角“社畜”是希望年轻人可代入
2020年10月06日 13:23  来源:中国新闻网 

版权声明:中新视频版权属中新社所有,未经书面许可的使用行为,本社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解说】随着国庆档电影市场拉开序幕,在春节档搁浅半年多的国漫大电影《姜子牙》终于在万众瞩目下上映。截至到10月2日14时,全国包括预售总票房达到12亿元左右,其中《姜子牙》以5.75亿元暂列票房冠军。日前,中新社记者专访了《姜子牙》导演程腾,解读了这部影片背后的故事。

  【解说】《姜子牙》的故事背景设定在封神大战之后,昆仑弟子姜子牙率众神战胜狐妖,推翻残暴的商王朝,赢得封神大战的胜利。在即将受封为众神之长的巅峰时刻,他却因一时之过被贬下凡间,被世人唾弃。为重回昆仑,姜子牙踏上旅途。电影结局中,姜子牙在战后的废墟之上重新找到了自我。对于剧中的人物设定,程腾有自己的想法。

  【同期】电影《姜子牙》导演 程腾

  我不太想去过分地“魔改”原著,就是我其实比较喜欢的更多的是在原著的基础上去再发展得更深入。那刚好姜子牙,他其实在原著里边他是一个那种老智者的形象。姜子牙他其实有点像那种封神小队的一个队长“工具人”,他是这么一个感觉的人。所以其实从我的角度来讲,他其实是给了我一些在不去破坏原著设定的基础上,给了我一些发挥空间,所以我们就把他设计成一个有点儿紧绷的酷大叔,然后有点儿那种强迫症,然后有点儿平常都装酷,但是其实有点不食人间烟火,凡间的生存技能也不是太强。

  【解说】与此前不少封神作品中须发皆白的老者形象不同,电影塑造了一版中年姜子牙的形象。程腾解释说,姜子牙被贬入凡间的这个过程,和大学毕业生刚进入社会的情景特别像。他希望通过姜子牙的故事,让年轻人明白,如何去坚信自己,同时找到与社会的契合点。

  【同期】电影《姜子牙》导演 程腾

  因为我在想姜子牙,他承担的是一种怎么样的人格或者性格特质。因为姜子牙,他其实应该说,咱们说他是神仙界的“社畜”。他是一步一步地自己修炼成神仙的。但是我们整个电影里边,其实讲的是他信仰崩塌,然后重新找回自我的这么一个过程。这个其实特别像是大学生刚刚进入社会的一种心境,我自己至少当时是这样的,所以当时其实我就是很希望做一个年轻人可以代入的姜子牙。然后我会有点怕,如果把他做成老头儿,他会有点对年轻人来讲有点(接受)困难。

  【解说】《姜子牙》从推出的那天开始,就被拿来和此前大火的《哪吒》对比。但在程腾看来,虽都是同一出品方,又是相似的题材,但《姜子牙》的人物角色特征注定让他与众不同。

  【同期】电影《姜子牙》导演 程腾

  之前很多人类比哪吒或者大圣,哪吒和大圣因为它本身就是有点儿像咱们说“天选之子”,他从出生就跟别人不一样,然后他中间也经历过苦难磨砺,但那都是在他一个极其强的自我个性或者是自我意识的状态下去经历的。但是姜子牙他其实特别像是一个我们平常社会中都能见到的,包括我们自己这种凡人。他其实就是一步一步一步地建立起自己的信仰,是昆仑体系的一个信仰,然后我们通过一些故事把这个信仰直接给打破掉。然后他经历到咱们也可以说“中年危机”,或者说是这种人生失调也好,总之经历了一次非常大的信仰崩塌了以后,他需要很缓慢地重新建立起自己的信仰,我们整个电影,其实那个slogan叫“做自己的神”。

  【解说】为了把姜子牙的故事搬上银幕,程腾和团队从2016年到2019年底筹备了将近四年。相比人物和剧情设计,场景设计的难度更大。

  【同期】电影《姜子牙》导演 程腾

  这个世界设计它难就难在,它是在商末周初,这个时间点基本没有出土文物,就是我们其实没什么参考物。它不像什么唐宋元明清,就每一个都有特别明确的元素符号,相当于我们是在一个从零开始的基础上,我们要创造出要让观众觉得很中国的东西,这个可能是当时我们的前期视觉设计的一个非常大的一个难点。像幽都山它是一片树林,但是您说树林这个东西怎么才能让它中国呢?那后来我们来来回回怎么做,做得又特像北欧的树林,然后后来就改成了竹林。但是竹林我们觉得太常规了,所以就把竹子给改了,改成那种巨大前景区的紫色竹子,就很多这种方式。

  【解说】上映两日,票房领先,口碑两级分化,有人觉得效果惊艳,也有人认为剧情过于深奥,不太适合小朋友观看。对此,程腾坦言,自己没想过把《姜子牙》做成一部类似迪斯尼合家欢的动画电影,希望能保留自己的想法,让观众读懂电影想传达的价值观。

  记者 范思忆 张曦 北京报道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