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海南举办纪念苏东坡《峻灵王庙碑》撰写920周年学术研讨会
2020年07月19日 11:19  来源:中新网海南  宋体

与会专家学者合影留念。(彭桐、贺黎明摄)

  中新网海南新闻7月19日(吴凡)7月18日,纪念苏东坡《峻灵王庙碑》撰写920周年学术研讨会暨李公羽《峻灵独立秀且雄》首发式在海南大学思源学堂举行。

  宋元符三年(1100)农历五月,贬琼三年的苏东坡获旨,仍以“琼州别驾”身份量移廉州(今广西合浦)。离别海南之前,东坡撰写了著名的《峻灵王庙碑》,感谢位于昌化江畔(今昌江黎族自治县)的“峻灵王”护国安民,也感谢山川之神相助,自己“谪居海南三载,饮咸食腥,凌暴飓雾,而得生还” 。

  “峻灵王”是源于昌化江畔的一种独特的历史文化现象。位于今昌江黎族自治县昌化镇东北处的昌化大岭,延袤十里九峰,气势恢宏,汉时人们认为此是五指山脉的来龙,是海南岛的源头,被誉为“神山”。坐落于岭上面向大海的一尊10余米高的巨石,是出海渔船回港靠岸时的方位坐标,传说是保护民众的“神山爷”, 护佑南海的镇海之神,盛名远播。

  苏东坡在《峻灵王庙碑》中,详细记载了他“自徐闻渡海,历琼至儋,又西至昌化县,西北有山,秀峙海上,石峰巉然若巨人冠帽,西南向而坐者,俚人谓之山胳膊”的行程和感悟,并具体记录了峻灵山上奇特的生态物种、自然现象等细节,歌颂峻灵王为国护宝,为民保安。五代十国时期的南汉朝廷,封山神为“镇海广德王”;宋元丰五年(1082)七月,宋神宗封之为“峻灵王”;清代道教文化在海南得以发展普及,各路道家纷纷来朝,光绪十二年(1886)八月十八日又加封为“昭德王”。一块山石,被三个王朝敕封为王,史无先例。

  苏东坡是否亲自到过昌化江畔祭山拜庙?东坡《峻灵王庙碑》一文写于何时何地?现位于峻灵王庙前的一块断碑,是何时所刻,何人所刻?是否东坡碑文?这些问题,史料中缺少明确记载,学术界历来存有争议。中国苏轼研究学会副秘书长、海南省苏学研究会理事长、海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李公羽,以三年多时间认真研究考证,在多方面专家和昌江县有关专家学者帮助下,多次实地读碑、田野调查,查检比对大量文献史料,经多次学术会议研讨,业界权威专家指导、点评,完成《峻灵独立秀且雄——苏东坡昌化江遗踪考论》一书,近日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全国发行。

李公羽作专题学术报告。

  李公羽在首发式上介绍了书稿撰写、出版的过程,以及东坡峻灵王文化的历史定位和时代意义,感谢各有关方面的指导、支持与帮助。

  海南历史文化研究基地主任李长青教授,从宋史、海南金石史和文献校勘学等角度,利用考古学、文化人类学的二重证据法,对峻灵王庙碑文和残碑的考据等作严谨分析,认为李公羽这一研究成果“解决了长期以来言之不详的残碑立碑人问题,梳理了该残碑从立碑到重现于明末的大致历程,同时一并分析了峻灵王庙的历史沿革。补充了东坡贬谪海南过程中的重要历史细节,在苏轼文化研究和海南历史文化研究方面是一项重大成就。把传统的方法,运用到残碑的考辨上,可以认为是古老的金石学的新成就、新发展。”

  上海古籍出版社社长高克勤专函表示祝贺,贺信指出:“作者通过田野考察、文献考证及苏轼诗文作品的解读等,还原了苏轼在昌化的相关史实,为历来存有争议的这一苏学问题给出了周延的解答。”中国苏轼研究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冷成金贺信认为:“李公羽先生所著《峻灵独立秀且雄——苏东坡昌化江遗踪考论》一书,发前人之未发,见时人之未见,是对东坡踪迹考察的重要发现,拓展了苏学研究的空间,对发展海南的东坡文化旅游意义尤为重大!”

  驻琼新闻单位与海南省多家媒体负责人、记者,苏学研究专家、学者汇聚共同研讨。来自省委党校、高等院校、科研单位,以及本省历史、文学、文物、古籍、民俗、文旅、国学等专业学术团体、社科组织的专家学者,省旅文厅、文联、社科联等单位有关负责人出席会议。

  学术研讨会由中共海南省委宣传部、中共昌江黎族自治县委员会指导,昌江黎族自治县委员会宣传部主办,海南省苏学研究会、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联合承办,省社科院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所、海南文化研究院、海南历史文化研究基地、海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海南省文物研究会、海南省民俗学会、海南省文旅地产商会、海南省国学教育协会、海南省新闻界书画家协会、昌江县文联、昌江县史志办公室等单位协办。(完)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