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学者谈《海南编年史》:去伪存真还原历史真貌
2020年05月25日 07:51  来源:海南日报  宋体

  文\海南日报记者 陈耿

  海南师范大学李勃教授200万字的《海南编年史》近日正式出版,海南出版社评选的2019年度十大优秀出版物中,《海南编年史》位居第二名,上榜理由是:“治天下者以史为鉴,治郡国者以志伟鉴。盛世修史,李勃先生竭一己之力,穷十载之功,填补了海南没有一本自己的编年体史书之空白。《海南编年史》梳理了上自先秦,下迄辛亥革命时期之海南历史,考据详实、观点新颖、论证严谨,对还原海南历史真貌,激发人们热爱家乡之情,以及树立文化自信具有重要意义。”

  海南日报社记者就撰写此书的初衷、过程和期许等话题,采访了李勃教授。

2018年,李勃教授(左三)到陵水参观、考察国家考古工作队的考古发掘现场。 李勃 提供
2018年,李勃教授(左三)到陵水参观、考察国家考古工作队的考古发掘现场。 李勃 提供

  动力 出于责任感,也是多年夙愿

  记者:是什么促使您要做一部《海南编年史》,或您的预期是什么?

  李勃:总的来说,撰写本书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首先是责任感使然。我是海南人,在大学里所学的是历史专业,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海南高校从事历史教学和研究工作。鉴于此前海南尚无相关的历史著作问世,因而撰写本书是责无旁贷的。

  早在海南建省之时,我就开始研究海南历史中最复杂的和难度最大的领域——海南历代建置沿革问题。因为只有先弄清海南纵向方面的历史,才能研究海南横向方面的历史。早在1990年我就发表了三篇这方面的历史论文——《海南岛各市县建置沿革》、《先秦时期海南岛人文地理考释》和《唐崖州治考》。此后,个人所发表的历史论文和2005年出版的学术专著《海南岛历代建置沿革考》,也大都属于这个领域。撰写《海南编年史》是我多年的夙愿。

  写这部书也是为了彻底解决海南古代史中众多悬疑问题的需要,以及为编写综合性的《海南通史》的需要。只有对海南古代史中众多的悬疑问题进行专题研究,按年代顺序逐一弄清史实,才能编写综合性的《海南通史》,才能为后人学习和研究海南历史提供方便。

  撰写这套书也是我所任教的海南师范大学历史学科建设的需要。我较早就在海师给历史专业本科生独立开设《海南历史》课程,以个人的研究成果进行专题讲授。2005年,教育部在海师历史系设立专门史硕士点,其中一个研究方向就是由我负责的“海南历史文化”。

  取舍不盲从,方能发前人所未发

  记者:在史料的取舍和考究方面,您遇到过哪些主要难题?最终是如何克服的?

  李勃:难题很多,诸如:夏商周三代海南岛是否在《禹贡》扬州之域外、先秦时期海南岛是否有“雕题国”、海南黎族的来源问题、汉元帝罢珠崖郡后海南岛是否成为大陆王朝的域外之地、东汉伏波将军马援是否来过珠崖、三国时期孙吴政权的珠崖郡之珠官县的具体位置在今何地、南朝梁代崖州之珠崖郡治所在今何地、唐代崖州治所在今何地、唐代宰相李德裕的贬谪地是否在海南岛南部、宋代海南首位举人和进士究竟是谁、元代海南“黎兵万户府”始置于何年,等等。

  要彻底解决这些疑难问题,需要掌握正确的研究方法。拙见认为基本方法有三:首先,要以唯物史观为指导思想,并灵活采用考据学研究方法,所谓考据学,也称“朴学”,是研究历史尤其是研究古代史的一个重要方法;其次,要先了解中国历史文化,并把海南历史文化与之紧密地联系起来,千万不要孤立地研究海南历史文化;再就是先纵向后横向,先个别后一般,先微观后宏观,即先了解海南历史发展的基本线索和历代建置沿革的基本情况,然后才研究各朝代的政治、经济、文化、民族关系等内容。

海南师范大学李勃教授三卷本、200万字的《海南编年史》。 海南日报记者 陈耿 摄
海南师范大学李勃教授三卷本、200万字的《海南编年史》。 海南日报记者 陈耿 摄

  本书采用资料的基本原则是:所记史事,尽量采用原始资料。如无原始资料,则择优采用一些后世资料,但要看具体情况而定。

  记者:在去伪存真、去芜存菁方面,如何尽可能不被误导,做到客观、公正而不带个人主观成见或不受既有观点的左右?

  李勃:我研究历史,始终坚持独立思考,实事求是,不囿于成说,不盲从古人或学术权威,能发前人所未发。拙著所记的海南史事,都力求弄清史实,去伪存真,纠正谬误,还原海南历史真貌。解决每个疑案,拙见几乎都与古人或学术权威的说法相左。这方面的例子很多。譬如,此前学术界认为,夏商周三代海南岛在《禹贡》扬州之域外。经考证,当时海南岛被划在《禹贡》扬州或古扬州之域内;又如,嘉靖《广东通志》首倡先秦时期海南岛有“雕题国”,经考证,此说不符史实,不可相信。

  期许

  空白需要填补,同仁继续努力

  记者:《海南编年史》与《海南岛历代建置沿革考》从形式到内容有什么异同?

  李勃:拙著《海南编年史》与《海南岛历代建置沿革考》,两者既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其不同点有三:一是涉及的内容广度不同,前者是对海南古代史的全面探讨,后者只是前者内容的一部分;二是写作体裁不同,前者是编年体海南古代史,后者是章节体海南建置沿革史;三是规模不同,前者有200万字,后者只有45万字。

  其相同点有三:一是两者都是按年代顺序探讨海南纵向方面的历史问题;二是两者探讨的都是海南历史上最复杂和疑难问题最多的领域;两者探讨的问题都需要逐一深入考证,去伪存真,未经多年浸淫,甚难得其要领;三是两者在成书之前,都先对重要的疑难问题进行专题研究,发表论文,其学术观点大都获得学界认可。

  记者:您对海南的历史学研究有什么期许?

  李勃:现在海南省内海南历史的研究队伍不断壮大,研究成果也不断增多,研究质量也不断提高。但海南历史研究的空白点还有很多。诸如:海南古代青铜文化研究、历代封建中原王朝对海南的治理比较研究、海南宗教史研究、海南民族关系史研究、海南各族群的来源研究、海南各族群的异同研究、海南各族群的文化研究、张之洞经略海南研究、海南古代科举和教育研究、海南历代人文旅游资源开发利用研究、海南近现代史研究、海南历代著作研究、明清时期海南土官制度研究、唐代岭南节度使何履光研究、苏轼贬儋研究、王二娘研究、白玉蝉研究、丘濬学术思想研究、海瑞学术思想研究、唐胄学术思想研究、王佐学术思想研究、王弘诲学术思想研究、明代海南女诗人研究、张岳崧学术思想研究、王国宪研究、南海区域文化研究、海南历代地方志研究、综合性大型《海南通史》研究,等。这些空白点都需要填补,期待海南史学界同仁们继续努力,深入开展全面系统的研究。

  李勃简介

  生于1955年,海南万宁人,汉族,1983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历史系,之后一直在海南高校任教。现为海南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史硕士研究生导师、海南省地方志学会副会长、海南省临高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李勃热爱家乡海南,致力于研究海南历史文化。1995年应邀参编国家重大科研项目《海南百科全书》,任历史篇副主编;所著《海南岛历代建置沿革考》一书,2007年获海南省第五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的专著二等奖,次年被列入“海南历史文化大系·海南研究精品卷”再版;2017年,独立完成海南省社科联重大科研项目《海南编年史》。 (陈耿 辑)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