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那一年,齐白石如惊鸿掠过海南岛
2020年04月09日 16:06  来源:海南日报  宋体
齐白石的《寄园日记》。戴翰园 翻拍
齐白石的《寄园日记》。戴翰园 翻拍

  戴翰园

  早些年读中华书局新编文史笔记丛书之《八桂香屑录》,见韦炳林《齐白石南游粤桂》一文有载:“清宣统年间,齐白石从海口坐海南轮到北海、钦州、灵山一带游历,时年近五十。”始知齐白石先生曾来过海南,但查阅琼崖官方和民间文字资料,均未见只言片楮之著述。

  著名画家齐白石先生当年因何来琼?谁人作陪?为什么从未见记载?

  去年暑月,竹子君小韩自沪上电询:齐白石先生是否来过海南?我回答:来过,但一直未见详细文字记载。她说:我这有线索,但需要进一步查找。

  半月后,她从上海回琼,带回一册《寄园日记》,是齐白石早年游历日记。寄园、寄萍堂均为齐白石先生自名其居处,借喻“人生若寄,世事如萍”。翻开《寄园日记》,多年疑团终得解开。

  原来齐白石先生早年是这样登上海南岛的。

  宣统己酉年(1909)3月,应湘籍军官、时任两广巡防营统领郭人漳的邀请,齐白石从广州出发,经香港、海南,前往广西游历。

  郭人漳,民国初年与杨笃生、陈家鼎号称“湖南三公子”,同盟会会员、晚清著名湘军军事将领郭松林后人。性喜字画,家富收藏,与齐白石私交甚笃,是齐白石早期伯乐。1919年,齐白石55岁迁居北京,以刻印卖画为生,获郭人漳资助。军阀混战期间,齐白石住在郭家避难,故生活未受到影响。

  船到香港后,齐白石先生入住中环泰安客栈,逗留了一个星期。其间,访友叙旧,去戏院看戏,看日本、西洋电影,参观博物馆等等,还在友人陪同下,上山画画写生。

  接着,郭人漳安排人买好海南轮的船票,经海南岛去广西。

  刚开始,船行海中,风平浪静,齐白石兴致勃发,于船中吟诗作画,还应友人之嘱,刻印应酬,逍遥自得。

  船近海南时,由于长时间的颠簸飘摇,继逢风浪,令齐白石叫苦不迭。

  他在《寄园日记》中写道:“初三日辰刻开船,初四黄昏抵海口。此二日虽未遇风,(亦)未能进食,五脏摇动,苦不可言状。初五,初六,两日风大。海南船之货物不能起岸,停轮海中。大浪如山,郁郁船中,内心如焚。肚中饥饿,尚不能食。初六日,郭五昨日电调伏波轮船,今日辰刻到。船停相隔海南船二里许,船上外国人以申旗为语,伏波轮以三班船来海南船接,船亦以旗语答之。即接去,即开轮。是夜戊刻到海口宿。初七辰刻到北海,即以小舟上岸,宿遂安客栈。”最后又记:“虽此番平安之幸,其欲呕不呕之苦,难堪矣。”

  由此可见,齐白石登上海南岛,是因为轮船要靠岸起货,遭遇“大浪如山”的风暴,被迫上岸寄宿的,寄宿客栈应在海口秀英码头附近。

  从初四黄昏抵海口港,初六上岸寄宿,到初七辰刻离开至北海,齐白石先生在海口滞留正好两天。沿途虽饱受颠簸晕船之苦,但齐白石白天仍执笔作画、写生,入夜则濡墨运笔写日记,表现出了超常的勤勉和顽强的毅力。

  民国怪杰、北大教授辜鸿铭说:“我并非什么天才,只是比他人勤奋而已。”

  看来大师的背后,都有超乎常人的努力与付出,齐白石先生亦然。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