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火灾频发 专家建议减少种植易燃树种划分隔离带
2020年04月08日 08:3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宋体

  视频:四川西昌森林火灾明火全部扑灭 专家解答凉山森林火灾多发原因来源:中国新闻网

  凉山为何火灾频发

  专家建议减少种植易燃树种,划分防火隔离带

  奋战9天9夜,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县项脚乡火场已有效封控。

  记者从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获悉,截至4月6日11时,经过600余名指战员9个昼夜鏖战,在凉山州木里县项脚乡森林火灾中,火场南线、东线、西线三线已实现无明火、无烟、无气。目前,正在进一步清理烟点。

  4月2日,部分扑火队直接从西昌火场转战木里火场,历经几天几夜连续奋战,一些扑火队员仅休息了几个小时。3月30日,凉山西昌市经久乡突发森林火灾,19名扑火勇士不幸遇难。而在一年前,凉山木里森林火灾造成31名救火人员牺牲。

  为何凉山森林火灾频发,还难以扑救?如何降低山风突变给扑火人员带来的风险?针对这些问题,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飞播林”中快速蔓延的“树冠火”

  “3月底,西南地区容易发生火灾与当地气候有很大关系。”中国林学会森林防火专委会常委刘福堂表示,凉山气候干湿两季分明,年日照时数居全国前列。3月,凉山干燥少雨,植被易燃;从地理条件看,西昌地势较高导致风比较大,地形复杂造成风向不定。气候、地形等因素都容易导致火灾高发。

  在高温和大风的加持下,西昌的大火控制难度加大。凉山州气象信息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2月21日-3月30日,全州平均温度14.2℃,较历史同期偏高2.0℃;全州平均降水量12毫米,较历史同期偏少44%,其中西昌偏少88%,木里偏少64%。

  北京林业大学生态与自然保护学院教授刘晓东表示,从全球来看,近几年是厄尔尼诺现象的“强活动”年,导致极端天气增多,很多地区高温大风、干旱少雨,一旦发生森林火灾,很容易失控,造成严重损失。因此全球森林大火频发,如亚马逊雨林大火、美国加州大火,以及澳大利亚的跨年大火。

  植被是森林火灾发生的重要基础。据刘晓东介绍,为了增加植被覆盖率,保护生态环境,南方地区实行“飞播”造林,即通过飞机播种营造森林。当时,云南、四川等地以这种方式种植了很多针叶树。比如云南松,这些乡土树种适应性强,生长好,成林快,具有较高的生态价值和经济价值。其中,凉山州是全国重点的飞播林区。

  在西昌火场附近,还出现了一些桉树。科普博主、植物专家汪远指出,桉树比松树更容易引起火灾,而且桉树的种植通常更靠近民宅,更具威胁性。汪远告诉记者,桉树含大量挥发油,桉树的落叶、植株都易燃,能够引起火势的迅速蔓延,火灾之后桉树能很快恢复。

  刘晓东指出,松树、桉树枝叶中均含有大量油脂,一旦燃烧,会分解产生大量挥发性易燃气体,导致燃烧剧烈,很容易形成“树冠火”。在大风的作用下,“树冠火”蔓延非常快,并产生“飞火”,形成新的火点,因此难以进行快速、有效扑救,在风向突变的情况下,对扑火人员的人身安全构成威胁。

  人为因素是引起森林草原火灾的主要因素。数据显示,2010年-2019年,在已查明火因的森林草原火灾中,由人为原因引发的占97%以上,其中祭祀用火、农事用火、野外吸烟、炼山造林分列前4位,不少引发了重特大森林草原火灾。

  刘福堂介绍说,由于历史性因素,当地部分居民有野外做饭、吸烟、临近清明扫墓等生活用火行为,以及春耕春种、烧荒积肥等生产用火行为,这些都容易引发森林火灾。极个别居民忽略了防火细节,风一吹,火苗重新燃起来,未能及时扑灭就会酿成森林火灾。

  经久乡的一处森林草原防火提示标语中写道:2019年,西昌市查处野外违规用火案件97件,其中移送起诉5人,治安拘留62人,行政处罚30人。

  “风是最大的麻烦”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西昌市大营农场柳树桩了解到,3月30日深夜,来自宁南县的18名专业扑火队员在1名当地向导的带领下,从柳树桩向火场进发,但因风向突变导致扑火队的撤退路线被大火切断。

  “风是最大的麻烦。”在现场指挥的一位四川森林消防总队指挥员告诉记者,在大风和多变的风向作用下,一个烟点、一颗火星随时可能发展成明火。

  风向和风力也是导致西昌火场出现复燃、蔓延的重要原因。4月1日下午,泸山火场南线区域出现六七级大风,且以南风为主,到了傍晚风向突变为东南风,导致火势加速蔓延。

  四川省应急管理厅副厅长毛德忠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表示,西昌火场山高坡陡,风干物燥,扑救难度非常大,特别令人头疼的是,“每天上午我们投入很大的力量,但下午两点左右,风就很大了,而且非常乱,救援风险非常高。”

  多位专家都表示,风向突变在火灾中经常出现。刘晓东指出,火场会形成火场小气候,随着火越来越大,火场上方的空气受热膨胀上升,周围冷空气补充,形成对流,就形成风。在主风和复杂地形的作用下,很容易产生风向突变。

  “在这种环境扑火,特别需要有丰富扑火经验的指挥员。”刘晓东表示,他们能够对火行为发生突变的风险进行预判。在国外,灭火人员在扑火之前,通常会寻找或设置好一个避火安全区,并设有专门的火场观察员,一旦风向突变,扑火人员尽快撤往安全区域。

  广东森林防火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王振师也表示风向突变很常见。火灾发生后,在不同时间和不同位置,风速和风向都会呈现出不同特征,山顶、山谷的风速、风向会都会随火势的变化而变化;从时间段上来说,风向也有所不同,上午、下午、晚上风向都会发生变化。

  王振师强调,12:00-18:00是扑救森林火灾的高危时段,这期间温度最高、湿度最低,火蔓延速度较快。“在可燃物量大、人员行动不便的地方扑火,要千万注意风向突变,扑火队伍被林火包围的危险。”

  全国多地防火形势严峻 预防扑救“两手抓”

  当前,全国多个地区防火形势严峻。4月1日,应急管理部发文称,预计4月2日-6日,四川南部、云南北部的局部地区将达到极度危险级别,防火形势异常严峻。此外,北京北部、河北北部和西南部、山西东南部的部分地区森林火险等级将维持在高度危险级别。

  刘晓东指出,目前我国森林火灾防控形势严峻,主要由三方面因素造成。一是气候因素,当前,多地高温干旱,火险天气等级高;二是森林可燃物因素,随着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实施和大面积造林,森林覆盖率逐年增加,与此同时,地表可燃物载量也在增加;三是火源因素,呈现出火源复杂,管控难度大的特点。三者综合作用,导致我国森林火灾防控难度加大。加上基础设施薄弱,专业人员缺乏,科研投入少,科技支撑不足,在推进森林火灾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道路上,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针对山火频发的地区,汪远建议,减少易燃树种的种植,划分防火隔离带,间隔种植防火耐火树种,修建灭火取水点,民宅附近不种植易燃树种。他还提到建立防火隔离带的几种形式:一种是把隔离带的所有植物砍光;一种是隔离带植物砍光后种植耐火常绿灌木;还有一种方式是间隔种植常绿耐火乔木。

  “没有火源是着不起来的。”刘福堂表示,控制火源是预防森林火灾的关键,要发挥预防为主的策略,需要政府和百姓共同努力。刘晓东也强调,在火源管控方面,要层层压实责任,齐抓共管,群防群治,从而减少火灾,尤其是重特大火灾的发生;不断完善相关法律和制度,加大对火灾肇事者的惩处力度。

  当发生火灾时,救援力量的专业与否至关重要。刘晓东呼吁,地方专业扑火队在初发火的扑救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对国家消防救援队伍的必要补充,应加强地方扑火队伍的专业化和职业化建设,建议设立相应职业,制定和完善专业扑火队建设标准、队员选拔和培训标准,林火安全扑救规范,提升扑火人员待遇。

  刘福堂则表示,在扑救时,首先要保护好扑火队员的人身安全,选择有经验的指挥员,找好安全地点,判断好形势,作出正确的决策。并且,不断加强对扑火队员的培训,提高队伍扑火能力。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赵丽梅 石佳 记者 王林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