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港分子在秘鲁宣传"港独"后滞留 向中国大使馆求助
2020年04月02日 14:41  来源:环球时报  宋体

  乱港分子在秘鲁宣传“港独”后因疫情滞留,向中国大使馆求助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叶蓝】几名香港青年早前在秘鲁著名景点展示“港独”标语旗帜拍照,连旅游团团友都不齿其所为。但讽刺的是,涉事人因疫情滞留当地,最终还是求助香港入境处及中国大使馆协助离开。

  “无事骂政府,有事求国家”

  据香港《大公报》3月31日报道,特区政府早在2月就呼吁市民避免所有非必要的外游计划。然而,有“港独”分子无视政府劝告,执意到秘鲁旅游,其间更在秘鲁著名景点库斯科旧城区“武器广场”展示“港独”标语旗帜。这些“港独”分子“丑出国际”的行为,连团友都看不过眼,纷纷出声指责。

  随着疫情的发展,各国实施出入境限制,秘鲁也自3月16日起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全面关闭海、陆、空边界。这些“港独”滞留当地,求助香港入境处及中国驻秘鲁大使馆,希望帮助他们离开秘鲁。被困秘鲁的吴某还发文称,她正在秘鲁过着与监禁无异的隔离生活,之前曾向香港入境处求助,但对方建议她向当地中国大使馆求助,她却称无法在“一边大骂中国时,又一边说自己是中国人”,更称自己在“滞留秘鲁”及“中国包机送到中国”之间做选择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留在秘鲁。然而,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表示,希望入境处提供金钱上的援助。

  有分析称,不是特区政府不想帮,而是想帮也帮不上:一来路途遥远;二来香港是特区,没有外交权,无法同当地政府沟通;三来全面禁航,政府不可能派人前往。因此,他们唯一的求助对象就是中国驻秘鲁大使馆,而为每一位落难的海外中国人提供协助,包括与当地政府协调,正是大使馆的工作内容之一。此事在香港社会引起很大反响,市民纷纷批评涉事人厚颜无耻,“无事骂政府,有事求国家”。还有人揶揄这些乱港分子应该向英美领事馆求助。

  香港将派专机接滞留港人

  3月31日,特区政府宣布将安排专机接载滞留秘鲁的港人返港,费用由他们自付,大约需要3万至4万港元。据香港《东方日报》4月1日报道,自从接到香港居民的求助后,香港保安局和入境处已联系中国驻秘鲁大使馆及多家航空公司,专机暂定于秘鲁时间4月3日离开利马飞往伦敦,相关乘客之后会转乘已预留机位的航班返港。其中部分港人因为身处秘鲁不同地方,需要搭乘内陆飞机或其他陆路交通工具前往利马。他们抵港后须接受14天强制检疫。

  截至3月31日中午,香港入境处共接到91名滞留秘鲁港人的求助,其中包括30多名旅行团成员。求助者中有9人已通过其他安排离开秘鲁,另一名香港居民日前在当地感染病毒不幸离世,3名其密切接触者须留在当地接受检疫及新冠病毒测试。与此同时,港府正继续密切跟进仍然滞留在摩洛哥的香港居民的情况,已接到150多名港人的求助。

  反对派从美国偷偷回港

  “无独有偶”,香港反对派头目罗冠聪也灰溜溜地跑回香港。据香港文汇网4月1日报道,“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去年“风光”赴美国耶鲁大学读硕士,其间曾为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制裁香港出力。疫情暴发后,他不断揶揄特区政府的防疫措施。3月17日他在社交网络声称,要在耶鲁大学所处的小镇“珍惜不寻常的日常”。当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只有6400多宗。很快他又在社交网站发文,声称耶鲁大学的留学生涯提早结束。原来罗冠聪日前已鬼祟返港,将通过远距离教学完成课程。有市民嘲讽说:“罗冠聪的身体很诚实,走为上策。”还有人留言表示不欢迎这些人回来播毒揽炒(“同归于尽”之意)。

  香港《大公报》刊登的评论称,罗冠聪这次是逃命回来的,因为他十分幸运,有一张香港身份证,“关键时刻,一国两制下的香港身份证成为救命符,叫港独分子们情何以堪!”这次抗疫,特区政府的工作被反对派批得一无是处,然而“嘴上说不要,身体却诚实,罗冠聪回到香港这个事实就证明:美国很危险,香港较安全,林郑的抗疫工作做得比特朗普要好百倍”。文章针对去秘鲁的“港独”分子称,那么崇拜美国、英国,何不试试递上那本BNO护照,跪求英国、美国救苦救难,看看人家睬你还是不睬啊,“现今英国、美国都沦为疫区,自顾尚且不暇,对港独分子的求助更加置若罔闻”。当然,不管曾经做过什么,只要具中国人身份又愿意向中国大使馆求助,相信大使馆一定会出手,“正如一个淘气的孩子,就算犯错连连,做母亲的都不会放弃。请记住这一条:在天灾人祸无助彷徨之际,只有强大的祖国才靠得住”。

编辑:李奥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