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首老歌再度走红 当下华语乐坛真的没歌可听了吗?
2020年04月01日 08:2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宋体
周杰伦的歌曲《听妈妈的话》最近再度走红
周杰伦的歌曲《听妈妈的话》最近再度走红

  中新网客户端3月31日电(记者 张曦)“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梦中的梦中,梦中人的梦中,梦不到被吹散往事如风……”

  “所以暂时将你眼睛闭了起来,黑暗之中飘乎我的期待……”

  最近一些华语歌曲随着短视频再度火了起来,很多网友在感慨老歌好听的同时,也发出“灵魂拷问”——为何当下华语乐坛里,传唱度高、能被各圈层都认可的流行歌曲越来越少?

  消失的优质歌曲

  早前,一段名为“2000年歌曲大赏”的视频在网络上走红。

  那一年,刚刚出道的周杰伦发行了第一张专辑《Jay》,王力宏重新改编了《龙的传人》,加入了当时很少见的RAP,还有刘德华的《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梁静茹的《勇气》、陈奕迅的《K歌之王》、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萧亚轩的《一个人的精彩》等……

  很多人感叹,20年过去,这些歌曲还在自己的音乐单里,看到歌名就会不自觉地唱起来。但是现在,音乐人多了,音乐平台多了,但让人念念不忘的歌曲,却少了很多。

  有网友提到,以前想找好听的歌曲,就去翻榜单,但现在很多音乐榜单,要么被兴趣算法支配,要么是粉丝给爱豆打榜,往往找了一圈后意兴阑珊,觉得还不如听老歌。

  乐坛“大哥大”李宗盛早前在一档节目里,毫不留情地痛骂华语乐坛现状,他认为当下华语流行音乐用金钱导向代替审美需求,粗制滥造败坏听众胃口。李宗盛还质问音乐人:“如果一首歌明明很烂但是能挣钱,你会拒绝吗?”在他看来,音乐人要对受众的审美品位负责。

  音乐领域饭圈文化

  优质音乐减少,全是音乐人的锅吗?不尽然。《我是唱作人》的总导演车澈就曾提到,“当下的音乐市场是存在一些问题的,大家好像都被关在自己信息茧房里,一边是音乐人缺乏平台去展示好音乐,一边是观众认为当下市场没有优质音乐。”

  2019年伊始,摇滚歌手郑钧在节目中忿忿不平地说,“排行榜上的歌,十首里面有九首真的听不下去。”这番话迅速引发争议,一些网友认为,如今的排行榜,往往被饭圈占据,不够客观。

  给偶像新歌打榜,是饭圈很常见的操作。在数字音乐时代,当偶像推出新歌,很多粉丝会自掏腰包买上百张专辑,还会不断投票。

  2019年,“给周杰伦打榜”曾登上热搜。事件最初源于有网友发帖提问:总有人说周杰伦演唱会的票难买,可我看他微博超话都上不了排名,官宣代言、转发评论都没破万,他粉丝真这么多吗?

  为了证明偶像的影响力,许多周杰伦中年粉丝也开始积极打榜,例如发帖一定带上求互评,有人提问就及时回复图文视频打榜教程展开指导,还根据周杰伦的特点写出了很多令人捧腹的“彩虹屁”等。

  最终,在无数粉丝几天不懈的努力下,周杰伦超话终于成功登顶。

  乐坛悄然发生变化

  有人把周杰伦打榜事件称为“夕阳红粉丝团打榜记”,看似魔幻,难道歌手只能依靠粉丝才能受到大众关注?

  但事实上,这正是华语乐坛悄然发生的变化。

  首先是专辑数量的下降。据《2019华语数字音乐年度报告》,2019年全年歌曲发新量达到近24万首,但艺人平均发歌量却从2017年的人均4.5首下降到了2019年人均3.2首,这也客观反映着华语音乐从“专辑时代”到“单曲时代”的过渡在潜移默化地发生。

  有专业人士指出,当下很多歌手都以1-2首的试水态度发歌,反响好就继续,反响一般则考虑观望待定或及时止损,毕竟一两首歌的造价远远低于一整张专辑的投入成本。

  同时改变的,还有听歌的主力军。报告显示,华语乐坛新歌的主要听众是生于1990-1997年的人群,占据32.43%,接近总体的三分之一;31-40岁人群,占比24.87%,约总人数四分之一。

  而歌曲的走红方式,也开启了“条条大路通罗马”。

  早年间,华语流行歌曲的走红往往依托于电台、电视台的推荐,因此如何获得乐评人肯定,是成功的第一要素。但如今,随着综艺节目、短视频、社交门户等多种平台的推动,一首歌的走红有了更多的方式和可能。

  综艺节目能改变华语乐坛吗?

  去年,《乐队的夏天》小众逆袭刮起全民乐队旋风,《我是唱作人》带红了颇多原创歌曲,导演组很引以为傲:“QQ音乐平台2019年1月1号到6月30号的播放量榜单,整个播放量的前50位,《我是唱作人》有6首。”

  综艺节目真的可以当“破冰者”,给华语乐坛注入生机吗?

  答案是不一定。《乐队的夏天》播出期间,参赛乐队听歌用户数暴涨,但在节目收官后,数据便急剧下滑,受众只向少数乐队引流。

  “人们真的有去打开播放器,仔细听一首首歌吗?” 在《我是唱作人》总导演车澈看来,华语乐坛不缺好的制作人,也不缺好的创作人,不缺好的音乐,缺少的是关注。这也是他打造这档节目的初衷。

  在《我是唱作人》里,车澈没有选择流量歌手,而是让不同风格的唱作人站在一起,有机会互相了解,同时也让大众了解。

  在即将开播的第二季里,他选择了张艺兴、郑钧、陈粒、GAI周延、霍尊、隔壁老樊、马頔、刘思鉴,要求他们准备至少10首全新歌曲的原创。车澈说,自己希望能通过《我是唱作人》第2季,让外界看到华语乐坛原创的一些新东西。

  时间回到2000年,当时周杰伦和他的曲风曾被视为华语乐坛的希望,20年过去了,谁能接棒,成为华语乐坛的“破冰者”呢?(完)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