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万宁—正文 分享
行踏万宁海湾 做一个浪里追梦人
2020年01月06日 18:04  来源:海南日报 

  海湾妖娆竞风流

  文\海南日报记者 袁宇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这是朴树的歌曲《平凡之路》中描绘的场景。而到万宁,就可以跨越山和大海,穿行海湾之间,看海鸟盘旋、浪花扑石,目及之处,春暖花开。

  万宁山清水秀,海岸资源尤其丰富。由北及南,山钦湾、山根湾、英豪湾、春园湾、保定湾、新潭湾、神州湾、南燕湾、石梅湾、日月湾……美丽海湾依次排列,集中了万宁最优美的风景、最有趣的故事以及最丰富的美食。

  山海之间,美景频现。最为奇妙的是,观万宁海景,如游西湖,不同季节、不同时间段,能看到不同的景色,收获不同的体会。

山钦湾。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海湾之美

  山钦湾依山傍海,滩如弯月,海面泓蓝如宝镜,水天一色,景色优美;

  南燕湾白鹭常住,每年冬天大批春燕度寒,同时山崖险峻、奇石众多,兼具生态与风光之美;

  石梅湾三面环山,一面向海,海中有岛,海边林木繁茂,沙滩细腻,堪称“最美海湾”;

  日月湾海水温暖,海浪绵长,每年冬天“浪人”云集,极具运动之美;

  ……

山钦湾。陈耘 摄

  沿万宁的海岸线南下,109公里海岸,一个个美丽海湾如妙龄女郎,争妍斗艳,各领风骚。

  众多的美丽海湾,不仅风光特质不一,同一天的不同时刻,所展现出的风姿也大不相同。

  清晨时分,是保定——乌场湾最为动人的时光。曙光初现,天还未亮,伴随着发动机的“突突”声,一艘艘渔船踏着晨光回到港湾,挑选渔货的市民、搬运渔货的渔民以及叫卖早点的小贩……清晨的渔市,总是生机勃勃。

  等到日头高高,乌场湾便又是另一番风景。阳光洒下,沙滩泛着金黄,涛声阵阵,出海钓鱼的游船蓄势待发。保定湾的正对面是闻名的“燕窝岛”——大洲岛,这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环境十分优美。

  在灿烂的阳光下,从“燕窝岛”的礁石上眺望,广阔无垠的南海,银光闪闪。

  与乌场渔市的活泼不同,和保定——乌场湾相隔的神州湾是另一幅崖刀浪涌、渔帆远扬的画面。这里由东至西排列着5个美丽海湾,各有千秋,既有渔场,亦有浴场。游人可以登高观日出日落、赏云海,又可海泳、冲浪、钓鱼、日光浴、海水浴、沙浴,尽情领略海岛旅游的风韵。

  到万宁观海,石梅湾是必须要去的海湾。这里有两个最佳观海去处:一个是石梅湾华润的凤凰九里书屋,一个是石梅湾威斯汀酒店大堂。

石梅湾。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石梅湾凤凰九里书屋,曾被评为中国最美书屋,离海边不足百米,坐在书屋,可以喝到正宗的兴隆咖啡,看到最美的石梅湾一线海景。中午过后,一杯咖啡,一本好书,听着海浪声,可以拥有最惬意的时光。

  离书屋不远的威斯汀酒店,也是观赏石梅湾海景的绝佳地点。酒店大堂正对着石梅湾,穿堂而过的海风,带来了自然的凉爽,而且酒店地势高,能够一览石梅湾风景。

  当然,如果你不喜欢纯粹看风景,那么万宁日月湾必定能够激起你的参与感,满足你跃跃欲试的运动细胞。日月湾海水湛蓝清澈,海滩洁白松软,海中有巨石激浪,颇为壮观。同时,日月湾又有刺激的海上“冒险”,租一块冲浪板,可以在教练的带领下驰骋浪尖。

  当前,万宁市正在日月湾打造冲浪主题小镇,将以冲浪为龙头,开发多种娱乐形式,让冲浪发烧友和不冲浪的人来这里都能享受到更多运动的魅力。

  细说了万宁海湾风情,也不得不说一说串联这些海湾的滨海旅游公路。万宁滨海旅游公路被誉为“会讲故事的旅游公路”,它沿途能够看到大海、沙滩、山岭、内海、河流、渔村、田园、千亩椰林等多种风光,每一种风光都是一篇独特的旅游“故事”。只需要驾驶汽车,沿着这条“最美旅游公路”,就能够一览万宁海湾的最美风景。

南燕湾。杨师忠 摄

  海的味道

  众多优质海湾,也为万宁带来丰富的海洋物产,其中以美味的海鲜最为闻名。

  在万宁,乌场湾的马鲛鱼、石斑鱼、金枪鱼、带鱼、鲳鱼、鱿鱼、龙虾等是最为著名的海产品。乌场湾的码头就是渔市,非禁渔期的清晨,出海捕鱼的船还没归港,商贩就已经前来等候最新鲜的鱼货。

  丰盛的海产品,为古代万宁百姓的繁衍生息营造了优质条件。

乌场渔市。杨师忠 摄

  据记载,在万宁市港北镇新龙村(旧称沟尾村)西发现的白沟遗址中,出土了石斧、石凿、菱形穿孔陶网坠和绳纹、弦纹陶片等物,初步鉴定为新石器时代遗址。也就是说,在新石器时代,已有万宁居民靠海而居,靠海而生。

  万宁市东澳镇龙保村是万宁有史可查的最早的渔村。据《万宁县志》记载,龙保村捕鱼始于明朝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明清两朝不断有渔民从外村迁入该村,因全村从事渔业,为祈求龙王保佑,故将村名定为龙保村。

  万宁渔民耕海历史悠久,作业方式也多种多样,既有从事灯光捕鱼的,也有从事围网捕鱼的,还有从事海钓的,也有从事网箱养殖的。

  今年63岁的和乐渔民陈玉川是海钓高手,他每天独自驾驶着自己的小船游走在港北港内外,钓金枪、钓海甘鱼、钓马鲛鱼。

  “万宁人过年有送马鲛鱼、吃马鲛鱼的习俗。所以这时候最适合钓马鲛鱼。”陈玉川对港北周边一带的海域了如指掌,他说,钓马鲛鱼前必须做好充分准备,除了要备好饵料、线、网外,用竿钓时还要提前调整好“刹车”。由于海钓技术好,陈玉川一般一天能钓上两三条马鲛鱼,“春节每斤能卖到200元,出海一天就能挣两三千元。”

春园湾。杨师忠 摄

  在港北小海,除了马鲛鱼外,还有和乐蟹、后安鲻鱼、港北对虾等名牌产品。据《道光万州志》记载,早在宋代就有闽粤渔民前来小海捕捞后安鲻鱼。至迟在元明时期,后安鲻鱼就已成为当地一大“水产名牌”。而《万宁县志》也记载,早在明清时期,和乐蟹就已是官员和富绅的宴上佳肴。在现在,昔日富贵豪绅宴席上的珍品,已经成为全民皆爱的美食。

  在与港北小海比邻的乌场湾,这里的渔民大多以灯光围捕为主。渔民们一般选在夜间出海,凭借感觉和经验泊船。船停稳之后,渔船灯架上的强光灯一起打开,照亮大海,很快就能吸引鱼儿过来。灯亮之后,船员们会先开始钓鱿鱼,到凌晨时分才会开始撒网。

  在浩淼的海面上拉网捕鱼,小小渔船就像是一片树叶,一丁点起伏就会让小船大起大落,很快就颠得人天旋地转。而万宁南岛村的渔民施良夫则表示,像这样的生活,他们早已习惯。

  渔民生活,对于极少见到海的内地游客来说,是极富吸引力的。在万宁,政府将拉网捕鱼活动与旅游体验相结合,渔民先将渔网驾船放入海,等一定时间之后,再拖网上岸。而游客们则要齐心协力完成整个收网捕鱼的作业。

  当渔网拉至近十米宽的水面时,就能清晰地看见网中的鱼群,鱼儿们在网中横冲直撞,欢跳乱腾,参与收网的游客们则放声欢笑,在丰收的喜悦中期待新鲜的鱼汤。

  海的故事

  万宁依海而立,伴海而兴,也流传着许许多多与大海有关的故事。

  在万宁市和乐镇盐墩村,仍保留有最原始的火煮制盐法。盐墩村有600余年历史,村人都姓叶,据说叶氏先祖明末自福建莆田入琼,定居盐墩村。因岛上少田,世代便以煮盐为生,村子也因此而得名。

  “这些年煮盐的人少了。”盐墩村村民叶莲花是仍坚持煮盐的少数人之一,叶莲花说,以前村子条件差,为了生存只好靠海吃海,“担海水煮盐,用煮出的盐来换米。”

  盐墩村人使用的是古老的火煮制盐法,煮盐的屋子里常年烧火,热气腾腾,烟雾缭绕,不一会就能湿透衣衫。而煮盐人一天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十多个小时。

  “每天挑好几担的盐水,一天一夜也只能煮4到5锅盐,每锅7至8斤左右,产出特别低,所以现在煮盐的人越来越少。”叶莲花说,现在她也不靠煮盐谋生,只是想把祖辈传下来的煮盐手艺传承下去。

俯瞰万宁滨海旅游公路。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从盐田到虾田的变化,不止是在盐墩村发生。万宁作家郑立坚曾到英豪半岛采风,他说,整个英豪半岛都经历了从围海造盐田到围海造水田到围海造虾田的过程。这段变革中,也体现了万宁的经济发展变化。

  英豪半岛是冲积海岸带,全部是沙壤土,土地瘦瘠干旱。过去,宜种水稻的土地不多,属看天田,下雨就耕种,没有雨水就坐等观天。居住在半岛上的百姓主要靠捕捞、制盐为生。

  最早时,英豪半岛缺乏淡水,一代代半岛居民绞尽脑汁打井找水,直到二十一世纪初解决了饮水和灌溉问题,居民的生活才开始过得有滋有味起来。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养殖业悄然兴起。英豪半岛上的居民看到制盐赚钱少,便把盐田改虾田,开始发展海水养殖业。还有一部分渔民在海上发展网箱养鱼。郑立坚说,短短几年时间,英豪半岛上居民的生活便富裕起来,建新房、买汽车、搞运销。而现在,半岛上的居民又开始撤虾田、种西瓜,保护生态,谋求新发展。

  在万宁南部海滨的日月湾,这里发生的故事勾勒出了未来万宁旅游业发展的蓝图。

  “以前父祖辈靠海而生,如今我们也向海而生。”万宁礼纪镇田新村距离日月湾不到一公里,以前村民世代出海捕鱼为生,如今村内已经出现了多名冲浪冠军,小伙黄玮就是其中之一。在2019年11月的首届亚洲冲浪锦标赛中,黄玮勇夺男子长板决赛冠军,这也是中国在国际冲浪大赛中获得的首枚金牌。

  自从2010年万宁在日月湾举办首届国际冲浪节以后,渔民们才知道,原来这片略显刚硬壮阔、年平均浪高1-2米的大海,其实还适合冲浪。也是从那以后,越来越多的渔家孩子投身冲浪运动,开启了另一种“海耕”。

  “因为这片海,我们才有机会走出去,和更多高手同台,很幸运。”今年19岁的黄莹莹也是日月湾边长大的渔家孩子,别看她年龄不大,却已经是国家冲浪队中的老将了,2020年她将代表中国出征东京奥运会的冲浪赛场,她说,“会把比赛当作挑战,不断突破自己。”

  “体育+旅游,是万宁未来的产业发展方向。”万宁市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未来,将打造更多有活力,有故事的旅游景点,让游客来万宁不虚此行。

编辑:符宇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