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万宁—正文 分享
万宁石梅湾:踏湾循迹青皮林
2020年01月06日 17:36  来源:海南日报 
大美万宁青皮林。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大美万宁青皮林。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万宁石梅湾:踏湾循迹青皮林

  文\海南日报记者 周晓梦

  在万宁石梅湾沿海,生长着茂密的青皮林。这是一片特别的森林,有人描述它“不怕旱,不怕浸,不畏寒,天旱不枯,水漫不腐,即使遇上台风袭击,高枝少有折断,偶尔枝叶呈现枯黄,一逢雨水,又能迅速恢复茵绿”。

  一方水土养一方林。这一片森林的生长,记录着珍贵的滨海青皮林的独特性,也留存着当地人与自然之间和谐相处的故事。

  海边沙土上的绿树

  驱车从保护区管理站出发,路过万宁礼纪镇石梅村委会乌石村,沿着石梅湾大道前行数分钟,就能找到青皮林生长地。

  跟随海南省青皮林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站站长卓上标的脚步,钻进青皮林中,一种遮天蔽日的感觉笼罩而来。成片的青皮树各撑一伞树荫,亭亭如盖,把天空遮挡得紧密严实。头顶上的太阳光,经过交叠分布的树梢树桠分割后,落到林下时,只剩稀碎光斑。

  “我们保护区面积有14879亩,这些叫‘青皮’的树,生长缓慢,躯干一年只长2-3公分,但树都长得坚硬、结实。”卓上标介绍说,保护区里的青皮林平均树高10米,最高株达16米,其中最大植株胸径约60公分,约有一两百年的树龄。

  除了一片位于博房岭上的林子以外,保护区其余的青皮林都生长在海拔高度为5-10米的海岸边上,扎根沙土,与海相邻。林地里积着厚厚的落叶,这么多层落叶,储存着雨落下来、海风卷起来、根须吸水的声音。天气晴好时,走上去飒飒地响,下雨时踩则像踏了地毯。仔细观察这些青皮,会发现它们的树皮多呈青灰色,覆有浅绿、浅白、褚红色的斑块。

  “石梅湾天然青皮林分布在海岸带,是龙脑香科中唯一一种生长在滨海砂土上的青皮林。其生长土壤为相当贫瘠的滨海白砂土,呈典型的‘土壤顶极’。”曾任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颜文洪,对石梅湾一带的青皮林做过最小取样面积与物种多样性研究,他指出,石梅湾海岸青皮林是海南独特的雨林群落之一。

  其独特之处,可以来得相当直观。钻出青皮林外,从高空俯瞰,一片蓊郁林带沿着海岸线逶迤延绵约16公里,长在低海拔、海边沙土上的绿树,熙熙攘攘地被摆放在陆地和海洋交界处,白色沙滩划出一道缓慢弧线,隔出两个世界,一个是海的世界,另一个是青皮林的世界。如此突兀,又如此交融。

  游客在石梅湾的青皮林间漫步。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滨海青皮林 中国唯一

  “青皮林保护区是世界上仅存的面积最大并且保存最完整的一片滨海青皮林,也是我国唯一的滨海青皮林。这片老林真的十分难得。”卓上标是一名“老林业人”,调任到青皮林保护区工作已有近10年时间,他对这片林子越来越熟悉。

  卓上标介绍,青皮林一年中有两次花期,分别是在五六月份和11月份,紧跟花期后面的月份为果实成熟期,青皮树的花呈白色,果为红色。果实成熟后,会由叶片包裹,像几片薄如蝉翼的翅膀一样,在风的作用下,产生旋转,缓缓飘落,集中降落于母树周围,以便受到母树的荫蔽,更好地繁殖生长。

  行走在青皮林子里,会发现其中树木种类并不多,乔木、灌木层和草本层的分布,不如传统印象中热带雨林那般密密麻麻。“可以说,青皮树生长是‘霸道’的,它们是组成海南岛龙脑香科植物热带雨林的主要优势种群。”保护区管理站专职技术人员李光瑜介绍,与海南其他类型的热带雨林不同,石梅湾青皮林的物种多样性不高,而且种类个体分配不均匀。

  在水土条件不算上乘之地,这是一种生命力的展现。

  颜文洪指出,海岸青皮林是物种多样性不高的单优林,群落的物种多样性、均匀度远小于海南其他类型的山地雨林与混合青皮林;在海岸青皮林群落内,青皮的相对密度、相对优势度、重要值大大高于其他物种。

  青皮林的生境是半海半林,它们距离潮汐线约50米,保护区内有大陆港、杨梅港、四头港、牛岭港等地和湿地资源,是万宁近海与海岸湿地、河流湿地、人工湿地重要组成部分。青皮树是那片生境里的优势种,但这并不代表它完全排斥其他物种,柄果木、山石榴、乌口树、大叶紫玉盘等植物,与之共同生长在同一片林下。

  航拍石梅湾青皮林。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守护这片青皮林

  生长了多年的青皮林,在当地人心目中地位很高。

  “我们不清楚这些青皮树是哪一年长出来的,但村里父辈都说这是一片老林子,有它们立在海滩上,我们就有了风水宝地。”与保护区临近的乌石村村民王老伯说,青皮材质硬、芯材耐腐,过去村民会用来当作建房子、造船的木材,但如今大家已改变习惯。“这里靠海,台风来的时候可以挡一挡,有树有人,树没人没。”

  据考究,这片青皮林形成约有4000-16000年的历史,在清朝光绪二十七年已开始立“奉官立禁”石碑保护。这块石碑约有一米多高,宽五六十公分,碑文中一段写着:“……乌石图界内如有坟墓之山,不准乱砍树木,既不坟墓之山,凡以海滨者亦无准乱砍树,倘有恃强砍伐,一经该图呈按,立即拿案究惩,各宜禀遵毋违,特示。光绪二十七年正月二十九日告示”。

  保护青皮林的工作,一直延续至今。“我们一般两人一组,我个人负责看管的林区面积是3380亩,位于日月湾和牛岭交界处,从管理站到片区,一般都是骑摩托车走村庄小路,单程一趟20多公里,来回50多公里,有时甚至不止这些路程距离。”专职护林员杜曼丽说,他们护林工作得根据实际需要,机动地确定巡护路线。

  巡山护林,有时会遇到意想不到的情况。有一回,杜曼丽和同事进入光线阴暗的林子深处,树林里湿答答的,分不清是雨水还是雾气,她的周边突然涌出一群乌泱泱的蝴蝶,直扑脸上,搅得眼睛都难以睁开。“其实这在巡山过程中也常见,有没有火灾等毁林行为才是我们护林员关注的重点。”

  “我们现在有专职护林员和生态协管员,有相应的护林巡山规章制度,建立了相应的森林资源管护工作机制。”卓上标说,此外,他们开展生态修复造林工作,两年前在海边沙地上种植了木麻黄和乡土树种面积约300多亩,并在生态修复地上套种了一批青皮苗,目前长势很好。但卓上标也直言,受管护经费、管护队伍力量等现实条件所限,财力物力人力基础薄弱,甚至维持运转都有压力,站里许多管护工作处于尴尬境地,开展起来难度系数不小。“我们希望,守着这片林子一天,就尽全力做好一天的工作。”他说。

  小档案

  青皮树也叫青梅树,因树皮青灰色得名,属龙脑香科植物,是亚洲热带雨林的典型树种之一,分布于越南、泰国和菲律宾等地,在我国青皮林主要分布于我省的丘陵和中、低山区,如霸王岭、尖峰岭等地。

编辑:符宇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