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海南检察公益诉讼:为海南增绿护蓝保驾护航(3)
2019年07月12日 08:51  来源:海南日报  宋体

  C

  鉴定难亟待破题

  3000多株树苗,让石扁山上慢慢地又绿起来了。看到这片曾经人为造成的“伤口”逐渐弥合上,王帮元的内心感到欣慰,同时还有几分复杂,“要是每一次破坏,都能顺利得到修复就好了。”

  王帮元的忧虑,是有根据的。

  “在实际办案中,有一些被告对基本的环境修复责任都履行不积极,更不用说承担鉴定费,这为最后的执行带来了不确定因素。”

  这样的例子有许多。2018年10月26日下午,由省检一分院办理的一宗污染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宣判,法院依法判令被告给付环境侵权各项赔款97万余元,其中鉴定费为26.8万元,占比近三成。

  “在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中,检察机关承担举证责任,损害后修复费用是多少,这是法庭上必须回答的问题。”海口市检察院民行处副处长樊光裕表示,这充分凸显了环境损害司法鉴定的重要性,“但动辄数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的鉴定费,为检察公益诉讼开展带来了一定风险。”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樊光裕认为,可以尝试借鉴法律援助工作制度,成立司法鉴定公益机构,同时设立公益诉讼支持专项基金,“至少要解除办案人的后顾之忧。”

  鉴定难,除了高额的司法鉴定费用,也与鉴定能力有关。樊光裕告诉海南日报记者,在此前办理的盗伐珍稀树种案中,第一个难题就是“珍稀树木遭受破坏后如何恢复原状”。

  他携带涉案样本先后前往海南大学、海南省林业科学研究所,得到的答复均是:不知如何修复。

  与现实相对应的是,海南环境损害司法鉴定力量并不薄弱。2019年1月16日,司法部更新各地环境损害司法鉴定机构名册,在全部103所中,海南省有18所,数量只低于云南省的20所。“可见,提升司法鉴定供给能力十分必要。”樊光裕建议。

  采访中,许多办案人员反映,检察机关办理公益诉讼案件时,调查手段较少。“有时遇到相关当事人不予配合调查的情况,并无配套的强制措施,只能来回沟通。”王帮元说。

  据悉,为切实开展好公益诉讼工作,今年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多个国家部委出台《关于在检察公益诉讼中加强协作配合依法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明确提出与有关部门协商,探索将鉴定评估费用列入财政保障。

  今年6月,司法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环境损害司法鉴定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提出,环境公益诉讼中的环境损害司法鉴定,可先鉴定后收费。

  “关键是把这些政策落到实处,为检察机关办理环境公益诉讼案件提供有力支持。”刘本荣说。

[上一页] [1] [2] [3]

编辑:李奥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