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检察公益诉讼:为海南增绿护蓝保驾护航
2019年07月12日 08:51  来源:海南日报  宋体
检察官和林业工作人员一起对被毁林地进行“补植复绿”。(省检察院第二分院供图)
检察官和林业工作人员一起对被毁林地进行“补植复绿”。(省检察院第二分院供图)

  据海南日报报道丨记者金昌波 通讯员杨帆 娄利

  乐东黎族自治县九所镇赤公村石扁山,海南省检察院第二分院行政检察处副处长王帮元冒着大太阳,向山里走去。跟在他后面的,是由县林业局、九所生态公益林管理站和省检二分院工作人员组成的队伍。

  两个多小时后,再次出现在山脚下,王帮元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地里又长出了绿油油的树苗,补种存活率超过九成。”

  王帮元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石扁山了。从2018年初发现林木被毁开始,为了让这里重新“复绿”,王帮元就跟这里“杠”上了,对案件以行政公益诉讼立案,差点把当地林业部门送上被告席。5月27日下午,他再次来到这里,正是对被毁林地的修复情况进行实地查验。

  检察公益诉讼,是一项强化生态环境司法保护的新探索。至今年7月1日,这项工作已在海南开展整两年,那么它的进展如何?对保护生态环境资源起到怎样的作用?这项新制度,还有哪些问题亟待解决?海南日报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A

  破坏生态,不仅要坐牢

  还要花钱修复

  石扁山上的“补植复绿”,得从一年半前说起。

  2018年1月3日,乐东县森林公安局接到两起报案并查明:石扁山附近村民韦某谦、陈某书为种植芒果,擅自进山毁坏34余亩植被。随后,二人被乐东县森林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8月30日,案件被移送至省检二分院审查起诉。

  “石扁山上的这一地块属于海南省水源保护与水源涵养II类红线区,他们怎么下得了手?监管部门是否依法履职?”在审查起诉过程中,王帮元察觉到这个问题不简单,可以作为公益诉讼案件线索。

  带着疑问,11月23日,王帮元来到石扁山现场查看。触目惊心的现场,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四周都是绿油油的,中间就这30多亩林地光秃秃,非常醒目。”王帮元说,原本生长着大量的天然阔叶混交林、灌木林等植被,都被砍光了,地上都是枯死的树桩。

  当天还下着雨,山路泥水横流,这让王帮元担忧起来:“这片林地生态功能严重丧失,如果长期保持这样的现状,极有可能引发泥石滑坡、水土流失。”

  这样的担忧,正是现实的反映。“许多破坏生态环境的刑事案件,走完侦查、判决环节,要几年时间。最终,犯罪分子被判入狱,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受损的生态环境得不到及时修复,荒山依旧。”省检察院第八检察部(公益诉讼检察部)主任刘本荣表示,保护生态环境资源,查处是一方面,及时修复也很关键。

  12月10日,省检二分院以行政公益诉讼案件进行立案,并向乐东县林业局发出了诉前检察建议书,要求采取措施恢复林地、加强对周边公益林地的保护管理。

  收到检察建议书后,乐东县林业局立即对韦某谦、陈某书下发《责令限期恢复林地现状通知书》,要求于2019年4月25日前完成补植。4月20日,考虑到韦某谦、陈某书当时已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该局依法使用2人缴纳的保证金作为费用,在原地补种了3600多棵生态树种。

  “目前,种下的树苗存活率超过90%,到时候这里又会重新绿起来。”亲眼目睹公益诉讼的效果,乐东县林业局九所生态公益林管理站站长张云对这个“新事物”产生了好感。张云认为,公益诉讼为林业保护开拓了新思路,“破坏生态,不仅要坐牢,还要花钱修复,看以后谁还敢乱砍树。”

  2017年7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海南检察机关共立案公益诉讼案件1220件,其中环境资源领域公益诉讼案件立案1013件。省检察院透露,截至今年5月底,我省通过办理公益诉讼案件,共挽回、复垦被非法改变用途和占用的耕地2537.58亩;挽回被损毁国有林地1125.5亩;挽回各级集体林地中生态公益林970.07亩;督促治理恢复被污染的三亚市三亚河、玉雄水源地等面积17607.3亩。

  刘本荣说,一方面,公益诉讼在督促行政机关履职的同时,也弥补了行政机关维护公共利益手段有限的短板,解决了一大批历史性“老大难”,“大家所熟知的三亚洲际酒店海上餐厅,多年来就建在三亚小东海国家级珊瑚保护区内,公益诉讼出手后,顺利被拆除了。”另一方面,检察机关还可以提起民事公益诉讼包括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让违法犯罪分子承担损害公共利益赔偿的民事责任。“谁破坏,谁就要负责修复。”刘本荣表示,公益诉讼增大了破坏者的违法成本,更有力震慑了潜在的破坏者。

[1] [2] [3] [下一页]

编辑:李奥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