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环保风暴过后三亚6项目整改 有酒店被拆将建公园
2019年06月03日 07:51  来源:新京报  宋体
5月29日,从红塘湾沙滩上眺望填海而成的三亚新机场临空产业园雏形。
5月29日,从红塘湾沙滩上眺望填海而成的三亚新机场临空产业园雏形。

  炎炎夏日,从北京飞往三亚凤凰机场即将落地之际,一座赤裸着土黄色的“岛屿”在蔚蓝的海面上格外显眼,这就是填海而成的“三亚新机场人工岛”雏形。

  2017年4月,第三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工作全面启动;7月,三亚新机场临空国际旅游商贸区项目全部停止建设。新京报记者近日走访获悉,该项目仍处在停工状态。

  这是环保督察风暴冲击下,三亚这一东方夏威夷受到波及的项目之一。今年5月,新京报记者在三亚走访发现,受环保督察风暴波及,亚龙湾瑞吉游艇码头、凤凰岛项目、洲际国际酒店的海上餐厅及配套码头、小洲岛度假酒店、鹿回头半岛1号项目、三亚新机场临空商贸区6个项目建设进度均受到影响。目前,生态修复工作已经展开。

  2019年4月,海南省官方发布《海南省落实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意见整改情况报告》称,“目前,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指出的4个方面56个问题293项具体整改任务,绝大部分达到整改目标时序进度要求。”

  5月30日,三亚市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相关负责人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洲际国际酒店的海上餐厅及配套码头、鹿回头半岛1号、小洲岛酒店3个项目的相关整改工作已经完成,“剩下的3个正在按照时序推进,大部分的措施已经完成。”

三亚市新机场临空产业园项目门口,房屋上挂着海洋与渔业局的动态监视监测站等牌子,屋内空荡无办公痕迹。

  大门紧锁的海洋环境监测站

  从知名的天涯海角沿海一路向西,抵达有珊瑚自然保护区的红塘湾海岸,向海里延伸,有一条约10米宽的长廊直通海上的人造岛,这里就是当初违建的红塘湾临空商贸区项目。

  红塘湾海上临空产业园,是当时三亚新机场建设中的违规项目。在海南省政府4月公布的该项目情况中显示,新机场临空国际旅游商贸区项目存在未批先建、野蛮施工破坏海洋生态环境问题。

  5月29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三亚新机场项目地,新机场临空国际旅游商贸区已停止建设。原本通往新机场建设项目地的马路上,已经被当地农户用来晾晒农作物。

  和当年轰轰烈烈开工的迹象不同,现如今,长廊入口已经被关闭,分别设置着两道关闭的大门,第一个大门外,显示着中国海监海南省总队、中国海监三亚市支队立下的“监管区域 闲人免进”字牌。

  新京报记者在三亚新机场项目门口贴着的一份名为《贯彻落实国家海洋督察整改任务整改完成情况公示》的文件显示,2018年12月底前,海南省对全省围填海项目进行全面梳理,对决策不科学、程序不严谨、监管不严格的填海项目实施整改。其中,三亚市存在的未批先建围填海项目1宗,即红塘湾临空产业园2期项目,合法审批的围填海项目9宗,其中2条三亚市审批,省政府审批7宗。目前,已经对新机场二期未批先填海监支队已依法立案查处。

  今年4月,海南省官方披露环保督察项目整改情况显示,“三亚市指派2名海监执法人员长期驻留三亚市新机场临空国际旅游商贸区,现场设立海监工作站,确保全面停工。同时派出2名技术人员进驻现场,设立动态监管、海洋环境监测工作站”。

  新京报记者在项目入口看到了两间房屋,门口分别挂着“三亚市海洋与渔业局 红塘湾海洋环境监测站”、“中国海监三亚市支队红塘湾工作站”、“三亚市海洋与渔业局 红塘湾海域动态监视监测站”的牌子。但该两间房屋紧锁,从窗户内向里望去,房屋中空荡一片,没有任何有人在这里常驻的迹象。除了看到一些人私自翻越两道大门,在长廊处钓鱼,记者并未见到相关工作人员。

  对此疑问,5月30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向三亚市自然资源与规划局海洋海域管理科了解相关情况,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上述海监人员为不定期对新机场临空项目巡查,“每个月交一次监测报告就可以”。对于其他情况,其表示因记者没有拿三亚市宣传部的采访函,无法对记者回应。

  5月30日下午,三亚市宣传部向该单位发函后,自然资源与规划局办公室主任告诉记者,收函后会通过领导审批,再告知记者可以采访时间。5月31日,三亚市宣传部通知记者,市自然资源与规划局回应称,无法接受新京报采访。

  三亚6大项目整改

  新机场项目整改背后,是2017年开始席卷全国、号称“历史最严”的环保督察风暴。

  2017年4月,第三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工作全面启动。年底,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海南省反馈督察情况称,海南沿海市县财政对房地产过分倚重,向海要地、向岸要地情况严重,大量房地产、旅游地产集中布局在风景优美的滨海一线,对海洋生态和海岸线自然风貌造成破坏。

  彼时,环保督察对海南多个大型项目的环保问题提出意见,如海口市如意岛、南方明珠、三亚市凤凰岛、儋州市海花岛、万宁市日月湾等对局部生态环境造成明显影响或破坏的围填海项目。

  2019年4月28日,海南省对外公开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情况,其中指出,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期间交办的2358件信访件已完成整改2326件,完成率98.64%。责令整改1805家单位,立案处罚667家,罚款金额29918.53万元,约谈529人,问责300人;对移交的9宗生态环境损害案件,已完成调查追责工作,对17个责任单位、135名责任人员进行责任追究。

  在有着6000平方千米的海域和大片珊瑚礁自然保护区的三亚,凤凰岛填海项目、位于鹿回头半岛的洲际度假酒店海上餐厅、三亚小洲岛酒店等违法项目均在环保督察风暴中受到关注。

  新京报记者获悉,三亚市在2018年1月成立了三亚市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由三亚市市委书记担任组长,在生态环境局下设办公室,办公室主任由分管副市长担任。

  今年5月,该整改工作领导小组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其他市县也均有相应的整改工作领导小组成立,小组会定期汇报相关项目的整改情况至海南省。

  记者从上述负责人处获悉,针对环保督察意见中,有四个问题直接点名三亚涉及的6个项目,包括三亚新机场的临空商贸区、凤凰岛项目、亚龙湾瑞吉游艇码头、洲际国际酒店的海上餐厅及配套码头、小洲岛度假酒店、鹿回头半岛1号项目。

  凤凰岛,位于三亚湾的核心区,自2002年起就开始填海建设。但当初以三亚国际客运港和国际邮轮港名义取得海域使用权的凤凰岛,实际却被用来开发房地产酒店用地远超港口用地。

  根据海南省今年4月整改情况披露,凤凰岛一期填海面积36.5公顷中港口用地仅占5.6%,而住宅用地高达17.6%、酒店用地高达29.9%,2013年三亚市国土部门为其办理土地性质变更手续。该宗土地变更用地性质的行为,导致有关企业又以邮轮码头建设为由,在这敏感水域填海造地二期工程49.9公顷。由于填海造成水流变化并降低水体交换能力,三亚湾西部岸线遭到侵蚀、三亚河污染加剧等不良生态后果已经显现。

  2018年1月5日,三亚市政府责令凤凰岛项目用海范围内违法违规建设项目停止建设,实施分类整改。

  今年5月,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凤凰岛发现,目前凤凰岛内设施较为简单,除去已经建成的5栋公寓大楼和1期轮船港外,基本上已经没有其他大型建筑物。记者试图前往凤凰岛二期,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凤凰岛二期已经封闭,无法进入。

  对于凤凰岛二期的开发,一位在凤凰岛上开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谁也不敢动,要怎么办全看政府”。记者了解到,目前停工状态中的凤凰岛二期,已经和一期项目一起被纳入三亚总部经济及中央商务启动区,控制性详细规划于2019年3月7日获三亚市政府批准。

  除了凤凰岛外,新京报记者自整改领导小组相关负责人处获悉,三亚主要整改的6大项目中,洲际国际酒店的海上餐厅及配套码头、鹿回头半岛1号、小洲岛酒店3个项目的相关整改工作已经完成。

  上述整改小组人士告诉记者,凤凰岛项目、三亚新机场的临空商贸区、亚龙湾瑞吉游艇码头“正在按照时序推进,大部分的措施已经完成”。

  相比于凤凰岛项目,与之相隔700米海面的对岸半山半岛规模则大得多。

  根据官方资料,半山半岛地产项目“总占地面积近5000亩,总建筑面积240万平方米,是一座全产业链、超大型高端滨海旅游地产项目”。旗下更是拥有别墅、公寓住宅、酒店、帆船港、高尔夫球会、国际学校、医院、艺术中心等。

  在半山半岛,小洲岛酒店成为较早一批因环保督察整改的项目之一。2017年8月,三亚市收到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第九批转办案件显示,三亚市吉阳区南边海路小洲岛房地产项目填海破坏海洋生态环境。随即在9月,三亚市就责令小洲岛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拆除违法建筑。

  环保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人士5月30日告诉记者,小洲岛度假酒店之前已经建成了18栋主体建筑,后来被拆除。出于环保督察、该地块离部队很近等考虑,政府决定采取置换的方法跟开发商置换土地。但具体置换土地的位置,现在还不能确定。

  知情人士透露,最初政府提出对开发商置换土地时,开发商三亚小洲岛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不是很愿意,“土地置换了企业不高兴,又靠海,建成之后有很大收益的。现在停止了建设,性质调整为公园绿地不能再商用,(政府)下多大的决心。”

  工商资料显示,三亚小洲岛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为三亚海岸投资有限公司、三亚中弘弘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分别持有35%股权,后者由中弘股份层层控股。

  在中弘股份2018年6月披露的一份公告中显示,小洲岛项目拆除后,中弘股份为了继续小洲岛项目的开发,旗下的小洲岛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11月以12%的利率向安信信托借款15亿元。

  小洲岛酒店被拆之外,2018年1月,半山半岛上的洲际酒店海上餐厅项目平台以上主体建筑17栋、共4846.72平方米的海上餐厅被拆除,相应配套的游艇码头也被拆除。

  按照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该项目未获得海洋主管部门审批的海域使用权,未通过海洋主管部门的环评核准,该项目属于未批先建项目,且项目建在三亚珊瑚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导致该海域活体珊瑚盖度明显下降,严重破坏了海洋生态环境。

  5月27日,记者来到海上餐厅原来的旧址,通往海上餐厅的道路上,老的指路牌已经伤痕斑驳,通往海上餐厅的小路也满是落叶,一旁的停车场几乎空置,近海边的地方停放着电动摩托车、自行车。

  “以前这些车(电动车和自行车)都不可能进来,停车场也是满满的”,附近工作人员为记者描述海上餐厅当时营业时的场景。

凤凰岛已建成的几栋贝壳大楼,靠近凤凰岛二期的空地上,也暂时未开发其他项目。

  昔日酒店将变身公园

  随着涉事项目或停或拆,后续生态修复提上日程。

  环保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海上餐厅拆除后,国家已经有专业人员在去年年底对该海岸的珊瑚进行种植修复。

  据其介绍,已经在2019年委托技术单位组织施工,对该区域进行铆钉珊瑚移植和生物礁珊瑚移植,共移植各类珊瑚成体断枝数量2070株,修复区面积1084平方米。经检验,修复区移植珊瑚的成活率达到93%以上。珊瑚移植生态修复工作于2019年4月18日完成,4月22日组织专家验收通过,该区域珊瑚移植生态修复工作完成。

  同样位于半山半岛的小洲岛酒店未来将建成公园。

  5月29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小洲岛酒店的旧址看到,曾经开发的小洲岛酒店已经被夷为平地,目前被蓝色的铁板墙围起来,入口上锁,无法进入。在围栏的门上,挂着“三亚市建设工程规划批前公示牌”。

  公示牌内容显示,原小洲岛酒店的“NBH01-01-2”地块,修改前用地性质为旅游度假用地,修改后用地性质为公园绿地。原建设为酒店,现拆除后拟建设公园。

  在半山半岛对岸,凤凰岛的生态修复工作也在推进。

  2019年4月,海南省政府公布的整改进展,“三亚市凤凰岛项目建设单位已落实3700万元生态补偿资金,正根据《三亚凤凰岛项目生态补偿方案》有序推进相关工作。”

  5月30日,新京报记者从三亚市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处了解到,目前上述3722万元资金已经由三亚凤凰岛国际邮轮港打款至由公司、银行、督察领导小组办公室三方监管的账户中。

  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凤凰岛对应的珊瑚种植、沙滩补沙等工作尚未开始。

  相比于上述项目,2017年即已停工的三亚新机场商贸城项目却仍未展开生态修复工作。

  海南省政府今年4月公开披露的整改情况称,该项目的整改期限是在“2019年在6月底前”,整改进展为“完成阶段性整改任务,按照时间节点持续推进”。

  三亚市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人士告诉记者,这里的“整改期限”是指要6月底前开展修复工作,目前,修复工作尚未正式开展,正在加快前期的方案编制工作。

  修复工作仍未实质性落地的背后,是企业与三亚市政府部门的诉讼冲突。

  今年5月,新京报记者通过裁判文书网了解到,此前的2017年5月10日,三亚市原海洋与渔业局对三亚新机场临空产业园项目作出行政处罚,其中要求“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海域,恢复海域原状”。此外,根据海南省披露,针对新机场临空产业园项目非法占用海域已立案3宗,已收缴1宗案件罚款2232万元,其余2宗案件共下达罚款23262万元。

  对此,临空产业园的项目公司三亚新机场临空产业园空港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因不服上述行政处罚决定向海口海事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处罚决定。

  2018年12月,海口海事法院作出判决,对4宗诉讼案件撤销行政处罚决定,并责令于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依法重新作出行政处罚,原市海洋部门于2018年12月21日正式提起上诉。

  2019年4月2日,海南省高院对上述案件做出了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前一审判决结果为:撤销行政处罚决定,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依法重新做出行政处罚。

  在记者看到的一份判决书中显示,此前在法庭上,三亚新机场临空产业园空港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认为,三亚市原海洋与渔业局处罚适用的法律错误,此外该公司认为“该项目是一定要建的,目前行政处罚应该暂缓”。

  根据4月份海南省政府公告,已将三亚新机场纳入《三亚市总体规划(2015-2030)》开发边界,加快三亚新机场及临空产业配套区项目前期工作,完善项目手续,目前中国民用航空局已批准新机场项目选址。

  整改项目情况

  ●亚龙湾瑞吉游艇码头

  ●凤凰岛项目

  ●洲际国际酒店海上餐厅及配套码头

  ●小洲岛度假酒店

  ●鹿回头半岛1号项目

  ●三亚新机场临空商贸区

  ■ 风暴中的房企

  项目暂停 中弘折戟海南

  随着环保风暴席卷海南,当初在此压下巨额筹码的房地产开发商受到冲击,中弘股份即是其一。

  2018年2月,中弘股份公告,受国家环保督察的影响,本次发行股份收购资产所涉及土地相关手续无法按时办理完毕。现经公司审慎研究,决定终止筹划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

  按计划,中弘筹划购买中弘卓业集团或其下属公司持有位于三亚的资产,该资产即半山半岛项目。

  除了三亚的半山半岛项目之外,中弘在海口的如意岛项目也受到波及。

  2018年3月,中弘股份公告,海口市海洋和渔业局对辖区内的所有填围海项目下发通知,实施“双暂停”(暂停施工、暂停营业),公司的如意岛项目也在其中。

  截至2018年4月30日,如意岛公司资产约89.81亿元,负债86亿元。

  压力之下的中弘,在2018年7月将该项目对外转让,作价14亿元,而接盘方则是房地产龙头佳兆业。

  相比于如意岛,半山半岛项目走向破产。

  2018年9月,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裁定受理对半山半岛项目开发商三亚鹿回头等企业进行破产重整申请。

  经估算,鹿回头公司及其子公司、新佳公司及其子公司共拖欠土地出让金、税款、借款、工程款、安置补偿款等款项超过400亿元。

  自此,原本在鹿回头半岛上继续兴建的半山半岛8期项目也开始停工。

  5月27日,记者在半山半岛看到,原本半山半岛规划中的大部分楼盘已建成,尚未完工的有第8期被称为“半山半岛 麓台”的项目,此前规划的“海上音乐厅”等项目没有再建设。

  目前,停工的半山半岛8期项目已经恢复建设,一份贴在大门上的通知显示,2019年4月2日起,“半山半岛 麓台”正式复工,由一家名为海南深装实业有限公司来负责装修工作。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预计项目在2019年10月完成装修,装修后再验收交房。

  5月29日,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深装实业的项目负责人,其告诉记者,公司此次装修半山半岛8期项目时,签约甲方是鹿回头项目的整理人。其告诉记者,公司已经在半山半岛项目做了多年装修,目前鹿回头公司也同样欠着深装实业的项目款。在8期的复工中,深装实业已经拿到了定金才开始对8期项目进行复工。

  5月27日,新佳旅业破产重整管理人对记者表示,目前第一批债权人申报已审理完成,并通过邮件形式发送给债权人,后期第2批、第3批债权人申报情况并不确定。

  特04-特05版采写/摄影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海南报道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