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医院"扫房"推荐网络众筹 做好事?有提成!
2019年05月27日 17:45  来源:海南特区报  宋体
志愿者(左一)帮患者发起众筹
志愿者(左一)帮患者发起众筹

  本报讯 近些年你在微信上不难看到,时不时就有好友转发一些“轻松筹”、“水滴筹”等平台的链接,通过众筹筹措医药费。而前段时间,德云社演员吴鹤臣(艺名)生病众筹百万一事,更是一度把众筹平台推到风口浪尖,不少人质疑筹款平台审核不严,消费公众爱心。近日,记者走访海口部分医院,有不少病人家属表示,确实有志愿者向他们推荐众筹平台。而志愿者也坦承,帮病人发起众筹,筹到4000元就有提成。

  记者走访:3家医院多间病房,受访患者和家属均称被推销过“众筹”

  21日,记者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第九二八医院(简称九二八医院)住院部,询问护士是否有人来医院推荐过“水滴筹”、“轻松筹”等平台。“确实有,按道理医院是不给的,需要经过批准,但我们也不知道那些人是干嘛的,他们过来晃一圈就走了,待的时间不长,并没有影响病人休息,我们也就没多理会。”护士告诉记者,上个礼拜就有自称是志愿者的人过来发扇子。

  记者注意到,护士站桌子上的两支笔,印有“筹款就用水滴筹”等字样,以及该平台的联系方式、二维码。“对,这些笔也是‘志愿者’留下的,你们可以打上面的电话问问看。”一位护士说。

  随后,记者随机走访了几间病房,询问了6名病人家属,他们均表示知道这种筹款平台,边说还边找出宣传单,或是直接掏出手机称可以帮忙联系。“那天就来一个中年人,背着一个包,自称是做慈善事业的,发传单问我需不需要筹钱治疗,需要的话可以打电话找他。我当时在睡觉,是隔壁床的家属接的宣传单。但是现在骗子多,骗人的方式更多,你们还是要留个心眼。”住院部三楼的一位阿婆说。

  从九二八医院出来后,记者又来到海南省人民医院,在住院部9楼随机走访了9间病房,均发现了筹款平台的宣传单和名片。“半个月内那个人(志愿者)来发过两三次,一些宣传单已经被我扔了,要想筹款的话,好像还要开证明。”病房里一位大姐说。

  “隔两天就会出现(这些传单),我们家也用过,我哥帮母亲弄的。”患者家属陈先生告诉记者。

  22日,记者在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住院部走访发现,部分病房里也出现了众筹平台宣传单的身影。“我给你一个电话,你打过去,他很快就会来的。”一患者家属将一个电话号码告诉了记者。

  患者家属:提供材料后志愿者全程帮你弄,我们曾筹到7万余元

  在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照顾住院妻子的郭先生,就是在志愿者的推荐下,使用“水滴筹”发起筹款,“目标金额是15万元,筹得72499元时取现付了治疗费。”郭先生介绍,他家在琼海,妻子被查出患尿毒症后,转院来到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继续治疗,其间认识了“水滴筹”的志愿者符先生,“他告诉我,要把求助人故事写得感人一点,这样才能筹到更多钱。”郭先生坦言,最后是在他的口述下,由符先生代写“求助人故事”。

  郭先生打开了他发起的水滴筹链接,记者看到这样一段话,“我的妻子早在2013年下半年就躺在家不能正常走路了,后来被确诊为尿毒症后期,在这六年间四处向亲朋好友借款维持医疗费用,已经花费20多万了,家里的两个孩子还在上学,后续的治疗费用还需要大笔医疗费,无奈之下才向社会求助。”

  “他帮我们把内容写得很好,捐款的大多是亲戚朋友。”郭先生说,志愿者在没有收取任何费用的情况下,帮他们弄好了链接,还教他们转发,“志愿者说,如果别的病人有需求,也可以打电话联系他。”

  采访过程中,郭先生以为记者欲求助,热情地拿出手机要联系志愿者,“打个电话他就过来了,很快的。”

  家人患病,你会众筹吗?

  有人担心是骗局,有人觉得是“逼捐”

  “虽然家人在住院,但我们条件还过得去,就没有想着去筹款。”省人民医院的病人家属王先生表示,他经常看到有人进病房发“水滴筹”或“轻松筹”的宣传单和名片,“父亲住院期间,我在这里陪护才发现,原来这些众筹平台是有线下工作人员的,他们会挨个进病房,先是介绍自己,然后将宣传单和名片递给病人家属。如果家属不接,他们便放在桌子上然后离开。”

  “志愿者也让我申请,但我在政府单位工作,有房有车,申请这个不是骗人么。”王先生说,他也担心是诈骗,“他们太主动了,我总觉得有猫腻,因为要申请的话,身份证号和家庭住址都要公开,若是被不法分子利用,那就得不偿失。”王先生告诉记者,每次志愿者来他都会直接拒绝。

  和王先生一样对众筹平台存疑的还有刘女士。“我都没见过他们穿工作服或者佩戴证件什么的。他们向我推荐,我都是直接摆摆手说不需要。”刘女士说,她在朋友圈里也看到过众筹链接,“我看里面大多是亲戚朋友捐的款。”

  刘女士还补充道,“这种众筹一旦发了出去,就好像强迫朋友捐款似的。所以我宁愿去借钱,也不愿意去搞这种众筹。”

  记者体验众筹平台线下志愿者工作

  A 随意出入病房,靠混脸熟和送小礼物

  记者通过走访时拿的宣传单,采访了几家网络筹款平台的筹款顾问,并跟访了其中一位顾问,看看他是如何工作的。23日下午,记者在省人民医院门诊楼见到“水滴筹”志愿者阿敏(化名),他并没有穿什么制服,就是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

  “如果是兼职,那就是志愿者;如果是全职,那就是筹款顾问,但名片统一印的是志愿者。”阿敏介绍,干他们这一行,每天就是去各个医院,在各个病房里寻找需要帮助的患者,协助他们用手机发起筹款,“如何说服病人发起筹款,其实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所以我们要善于做病人和家属的思想工作,要让病人、家属相信你和你背后的平台,还要让患者配合你准备资料,并且不要觉得难为情。”

  记者跟随阿敏来到省人民医院放疗科,只见他先是拿起手机拍照,然后发到微信群里,“要先跟领导报备我在哪家医院,现在在做什么。”之后,他从背包里拿出一沓宣传单和名片,来到该科室护士站。“护士长,我走一下哈!”对方抬头看了阿敏一眼,说了句“你走啊”。

  “她们都不拦你吗?”记者疑惑道。“都熟了,知道我们是干吗的。”阿敏说。

  打过招呼后,阿敏便开始了他的“扫房”流程。进了病房后,阿敏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病人的反应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接过宣传单连声感谢,一种是连连摆手不接不听。

  记者跟随阿敏走进一间病房,只见三名女孩和一对中年人坐在病床上。阿敏边发宣传单边介绍自己,吸引了三名女孩的关注,他顺势加了其中一名女孩的微信号,继续介绍道,“若是你们想发起筹款,还要看病人的检查报告单、诊断证明等信息。”并通过微信将相关资料发给了女孩。临走时,阿敏还不忘将自己的名片留在病房,并顺手换掉旧的宣传单。

  “扫楼”过程中,阿敏接到一个电话,“哦,有患者家属已经备好材料了,请我帮忙做链接。”再次经过护士站时,阿敏也不忘寒暄:“对了,下次来我给你们带几个保温杯。”阿敏告诉记者,总部平时会发一些小礼物,“借花献佛嘛,和护士们打好关系,方便工作开展。”

  B 写筹款故事有范本,配图上传审核快

  说起不会被“驱赶”的原因,阿敏坦言,这需要一个过程,“一直来一直来,医生护士看你眼熟后,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就不会赶人了。其实医院有明文规定,不允许有人进病房发宣传单。但经常来关系熟络后,跟护士长说一声,她就直接让我们进去了。”

  “病人家属当场就愿意发起众筹,这种情况很少。”阿敏坦言,大部分病人和家属都要经过一个思想斗争的过程,“所以我们第一次只是简单介绍和发传单,然后多次回访,待病人想通了或是随着病情的变化需要了,自然会联系。”

  阿敏介绍,如果病人和家属愿意发起众筹,准备好各种资料后,还要写一个筹款文章,“平台有范本的,就是写家里怎么困难,病情多复杂严重,求生欲望和抗争病魔的决心等。把这些写出来再配图上传,提交审核速度非常快。”

  C 患者家庭情况难核实,主要靠举报

  对于如何证明病患的家庭情况,阿敏坦言,主要通过和病人家属交流,“患者的家庭情况,一般都是以病人口述为主。我们会跟他们强调,所提供的信息必须是真实的。如果是有心隐瞒,我们也很难去查证,除非是有人举报。如果发现所述情况与现实不符,是可以举报的。接到举报后,我们会关停筹款,然后逐个退回相关款项。”

  阿敏说,在如何证实患者家庭情况这一方面,平台确实存在一些漏洞,“要发起筹款,还要负责调查,这样成本太高。再说了,我们也没有那个权力到派出所调查别人的情况啊。”

  D 每天至少要完成一个筹款任务

  记者辗转联系到水滴筹平台一位顾问,称想要加入志愿者的行列。在电话咨询后,对方主动加了记者的微信,并发来一份招聘简章。该份招聘简章里提到,志愿者要带着水滴筹的宣传册,去当地城市三甲医院住院部的各个病房询问是否需要发起众筹,通过试岗后,企业提供无责任底薪3000至4000元+提成(综合到手不少于8000元),底薪依据个人综合能力定薪定岗,提成计算标准为:帮一个患者发起众筹项目计算提成150元/个,如每月帮助30个患者发起众筹项目,薪资=3500底薪(折中)+(30×150=4500)=8000元/月(保守估计)。

  发起众筹需要什么条件?招聘简章里介绍,花费超过10000元,家庭没有经济条件承担的可以发起。在聊天过程中,记者询问是否有任务要求,该顾问表示,每天至少要完成一个人的筹款任务。

  E 每月拿3000元绩效不成问题

  阿敏也告诉记者,做这份工作是有提成的,“只要一单筹到4000元,就可以拿到100元提成。全职就有考核,底薪3500元+绩效3000元,每个月保底25单,达到25单才有3000元的绩效。若是超过25单,就按照一单提成100元计算。必须筹到4000元,这个众筹链接才是有效的,这是标准线。如果是兼职,按单给钱,一单100元,如果做不到25个,可能下个月领导就会劝退。”阿敏说,他干这一行半年多,平均每天一两个,多的话两三个,拿4000元绩效不成问题。

  记者还了解到,线下志愿者为患者发起众筹不收取任何费用。记者查询了解到,众筹链接经过大量转发,可以为平台公众号带来粉丝,这样就能带来良好的收益,平台以此来给员工发工资。(记者 刘柯娜 沈丽焕 文/图)

  网友热议

  网络众筹需要更高更严的监管

  互联网时代,求助人能够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快速募集善款,摆脱孤立无援处境固然是好事,但同时必须强化监管,避免众筹平台沦为骗捐温床。无论通过网络亦或线下募捐,求助人或受益人都应秉持诚实信用的原则如实报告自己的困境及所需费用,并妥善使用善款。任何突破这一底线的行为都是对慈善事业的伤害,更有可能触犯法律。史洪举

  从源头上消除监管“模糊地带”

  有效防范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亟需监管“较真”堵漏。一方面,对于相关平台,必须纳入政府监管视线,不能因其民间性质而放任。如果平台没有尽到责任,发布虚假大病众筹项目,须承担连带责任。另一方面,相关平台也需完善审核机制。比如加强与职能部门、医疗机构的“联动审核”,积极引入和接受第三方的监督,做到信息公开透明。网络大病众筹已形成一定的规模和趋势,针对其在项目审核、流程监管、善款使用等方面缺少清晰的行为及法律边界,有关方面有必要进行立法规范,从源头上消除众筹监管的“模糊地带”。付彪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