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频—正文 分享
导演大鹏谈“996”:应是自我要求加速成长 而非公司要求
2019年04月17日 16:28  来源:中国新闻网 

  【解说】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导演大鹏带着自己的剧情短片《吉祥》与观众见面。影片对准了东北小城的一个大家庭,主人公吉祥得了痴呆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影片中有生死离别,也包含了一个家族的矛盾冲突。

  从初让大鹏为观众认识的《屌丝男士》,到让大鹏广为观众熟悉并喜爱的《煎饼侠》、《缝纫机乐队》,在大家的印象中,大鹏的创作总是离不开搞笑。而《吉祥》这样一部严肃题材的作品,让不少观众感到意外。大鹏说,每一个创作者都有自己出发的目的,对他而言,他只是为了表达。

  【同期】导演 大鹏

  我没有说的那么责任感,感觉好像是很伟大的一件事情。我求生欲吧。我希望保持创作,保持输出,保持有说话的机会,被大家看到的机会。你如果这么反过来去描述它的话,你会觉得你拍了一个内容,然后很多人对自己的家庭有了共鸣,然后很多人去反思自己家里面的问题,怎么去修复,这当然是一种责任感,但它不是我出发时候能够背负的,那个太大了。

  【解说】此外,大鹏认为,拍搞笑题材和严肃题材的作品并没有太多差异,在他看来,搞笑作品也是严肃的。只有演员无比投入,相信角色,才可以让观众觉得好笑。搞笑电影让观众发笑,严肃题材的作品引起观众的思考,并没有太大差别。

  而无论是搞笑还是严肃题材,大鹏都不会让这些形式阻碍自己的创作。他说,以后的作品,可能是爱情电影,可能是恐怖片,也可能是科幻片。

  【同期】导演 大鹏

  我就一直在想,如果我要是拍我会拍什么呢。《吉祥》那个村庄里面有一群东北的农民,然后在田地里发现了一个外星人,他们在研究是不是可以把它吃了,或者是把它做成什么,或者是上交给国家,就是我的那个点。也许它不是着眼于现代的都市,我喜欢的可能是角落里的那些事情。

  【解说】大鹏的不少作品都着眼于小人物奋斗的故事,他说,几年前他和年轻的观众交流时,他都会建议大家慢慢来别着急,先确立方向,不在乎速度,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在的大鹏认为,速度也很重要。

  【同期】导演 大鹏

  最近几年我有改变,我突然意识到时间它比想象当中走得快。我们那时候叫“80后”。我觉得“80后”那个时候我们还是有很多空间的,就是很多位置没有被占满,然后竞争压力没有那么大。现在再说“95后”的话,他们压力太大了,很多的职位可能依然还是被我们“80后”这群人就坐在那,那个坑就在那,但他们坐不到那去。所以我突然改变了我的想法,如果再让我给一些建议的话,我觉得其实速度也很重要。

  【解说】而对于最近广受热议的“996”,大鹏有自己的解读。

  【同期】导演 大鹏

  我觉得它其实是一种自我要求,不是说公司对你的要求。公司要求你必须晚上加班,不是这样的,它是一种自我的要求,就是你可以按点下班,但是就是说你对自己的提升体现在工作之外的读书、健身、身材管理,然后让自己周围的一切环境变得更优越,让自己更进步。

  【解说】大鹏说,时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对等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加速让自己成长。2013年,大鹏写了本书叫《在难搞的日子笑出声来》。6年过去了,大鹏坦然面对自己的变化。

  【同期】导演 大鹏

  也许过了六年,可能再回看那一段的内容,有些东西和观点,其实是有稍许改变的。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件挺好的事儿,就是说要勇敢地拥抱和接受自己的改变,然后继续往前走。

  张子胥 北京报道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