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韩剧《囚犯医生》:韩国权贵如何躲避法律制裁
2019年04月03日 16:59  来源:澎湃新闻  宋体

  “瓜田李下”,由韩流明星李胜利夜店事件引发的韩国娱乐圈地震仍在继续,事情愈演愈烈,并有向韩国政治圈、财阀圈燃烧的趋势。吃瓜群众一方面可以窥见韩国女性低下的社会地位,并为受害女性的不幸遭遇叹息;另一方面也可以窥见以韩国娱乐圈、政治圈和财阀圈大拿组成的权贵阶层在韩国的横行霸道、为所欲为。现实生活中,韩国人民反权贵的声势一浪盖过一浪,而韩剧中,“反财阀”“斗权贵”也是韩剧长盛不衰的主题。

  韩国KBS最近推出的水木剧《囚犯医生》(“Dr.prisoner”),就是这一主题的延续。该剧由执导过高收视率周末剧《月桂树西装店的绅士们》的黄仁赫导演执导、《感激时代》朴继玉编剧执笔,南宫珉、金炳哲、崔元英等人主演,一播出就成了爆款剧,前四小集收视率为8.4%-9.8%-12.2%-14.1%,这个收视率涨幅是这几年周间剧很少出现的。《囚犯医生》披着医疗剧的外衣,花样变了,小人物对抗大权贵的主题没变。

  罗利济(南宫珉 饰),一开始是泰江医院急诊医学中心的精英,医术高超,医者仁心,他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经常私下掏钱为无钱治病的贫穷患者治疗,深受患者的尊敬和信赖,是名副其实的“小天使”。

  在一次为车祸中的聋哑孕妇进行手术的途中,他被医院所属集团的二公子李载焕揪出,要求罗利济给他的妹妹处理脸上的一点小伤痕。聋哑孕妇是罗利济帮助过的人,与罗利济情同亲人,孕妇遭遇车祸,也是李载焕路怒症导致的。罗利济拒绝,并与李载焕起了冲突。李载焕动用权力将罗利济从手术室叫出,手术中断,直接导致了孕妇的死亡,一尸两命。李载焕以医疗过失导致患者死亡为由起诉罗利济,罗利济医师执照被吊销,并被关了三个月。罗利济的人生被彻底摧毁。他变成了一个“恶人”,并开始了复仇。

  他的复仇方式是,成为监狱里的医疗科长。这个看似不起眼的职位,如何担当得起罗利济的复仇大任?这就牵涉到韩国刑法中的一条重要规定,“刑期中止”制度。

  韩国的刑事诉讼法有这样的规定:从人道主义出发,如果服刑者因为特殊事由,继续服刑显得太残酷时,经检察官的判断,可以刑期中止执行。通俗点说,就是保外就医。多年来韩媒就陆陆续续报道,韩国的“刑期中止”有被滥用的嫌疑,权贵阶层哪怕锒铛入狱,也会通过钻“刑期中止”空子,关一小段时间就到监狱外的贵宾病房里住着。“刑期中止”成了“合法越狱”“有钱无罪”的代名词。

  比如剧集一开始,黑化了的罗利济帮助财阀夫人逃避刑事处罚,就是借助这一制度。财阀夫人因为怀疑丈夫与他人有染,便雇凶杀人,她听从了罗利济的建议,故意折磨自己,假装患有罕见遗传病。这一桥段并非编剧想象出来的,而是有现实依据。2002年,韩国发生了一起雇凶杀人事件,韩国某会长夫人尹某因怀疑其女婿的私生活,派几十个人跟踪一名女大学生,并最终杀害了该女学生。2004年大法院判处尹某无期徒刑。本以为尘埃落定,但2013年这一事件再起引起韩媒关注,因为女大学生的父亲发现尹某早在几年前就利用“刑事中止”制度,一直在贵宾病房里住院。

  剧中罗利济成功地帮助了财阀夫人,他要求财阀夫人帮他成为西首尔监狱的医疗科长,因为若想成功利用“刑期中止”,必须经过监狱医疗科长这一环节。而就在这时,三年前毁掉他人生的李载焕因涉嫌携带冰毒和吸毒被判有期徒刑3年,他被关押的监狱正是西首尔监狱。李载焕甫一关押,他的母亲已经在运作如何将他保外就医,罗利济则要让李载焕把三年牢老老实实坐满了,让恶人真真切切感受到痛苦。

  斗争当然不会如此简单。除了这一支线外,《囚犯医生》还有另外两条支线,这两条支线的两位演员都来自《天空之城》。《天空之城》中饰演基俊爸爸的金炳哲在剧中饰演西首尔监狱的前科医疗科长宣民植,一直以来他都跟权贵阶层有着密切合作,一方面“放水”让权贵阶层得以“刑期中止”,另一方面将这些保外就医的权贵送往泰江医院救治,收取高额佣金。剧集一开始就有透露,那些保外就医的权贵入住泰江医院的VIP病房,每个月的费用就高达7500万韩元。这是挺让观众大开眼界的,韩国权贵逃避法律制裁都能形成一条产业链。罗利济到来,两人必然要上演一番争权夺利和斗智斗勇。

  另一条支线就是观众在韩国财阀剧中常见的,财阀二代为了争夺继承权如何狗咬狗,如何丧尽天良、做尽坏事。《天空之城》中饰演宇宙爸爸的崔元英在剧中饰演泰江集团的大公子李载俊,他与李载焕是同父异母,两人势如水火。李载焕的坏是一种蠢坏,李载俊的坏则是阴险毒辣到骨子里的坏,包括一开始李载焕的车祸也是他一手策划的,他费尽心思想置李载焕于死地。目前他与罗利济是在“统一战线”,可以预测他会是剧集后期罗利济最大的对手。

  《囚犯医生》播出后在韩网获得诸多好评,一方面国营电视台KBS很少播出如此大尺度、风格如此暗黑的韩剧,另一方面《囚犯医生》视角新颖、节奏凌厉、表演突出。不过资深的韩剧迷可能也会对此类剧集感到些微的审美疲劳(哪怕它拍得挺不错),归根结底它们都更偏向于情绪宣泄。回顾这一段时间以“斗权贵”为主题且获得好评的韩剧,《通天塔》《圈套》《热血司祭》等莫不是如此,表现形式都是心中充满正义和光明的主角以一己之力扳倒恶人,疏解观众对权贵的愤懑,达到一种精神胜利。

  剧集很流畅,可看性也完全足够,但因为光顾着给观众提供“爽感”(比如剧集中的权贵阶层一直非常脸谱化,愚蠢、野蛮、残忍等),剧本都欠缺深度。韩国根深蒂固的财阀治国、权贵治国问题,症结不在于几个权贵刚好是“坏人”,而在于目前韩国的所有制度都是偏向于权贵,在坏的制度下要求权贵洁身自好,显然是太过天真了;开挂了的罗利济斗得倒一个权贵,依旧有无数个权贵耸立着。

  虽然如此,《囚犯医生》还是聊胜于无,毕竟斗得倒一个算一个,就像少了一个“郑俊英”,至少可以让许多女性幸免于难。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