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驰人生》 陈一愚:变与不变是韩寒自我经历投射
2019年01月30日 16:3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宋体
主办方供图
主办方供图

  中新网1月30日电 2019年春节档强片如云,而电影《飞驰人生》在春节档中预售表现抢眼。韩寒此前有第一部作品《后会无期》第二部作品《乘风破浪》,《飞驰人生》是否是前两部的延续呢?而这第三部作品表现会如何呢?1月30日,《今日影评》特邀影评人陈一愚畅谈《飞驰人生》的内容创作,剖析韩寒的变与不变。

  四字片名展现导演情绪 亦是韩寒对自我不同阶段的投射

  陈一愚在《今日影评》中谈到韩寒导演的“四字片名”,其实它不仅展现了事件,同时也暗含了导演情绪。《后会无期》是日后再也不会相见的意思,是悲观态度与感伤气氛;《乘风破浪》是逆风而行去解决困难的勇气也暗合影片角色态度;《飞驰人生》是一种肆意快活的积极精神,陈一愚认为该片会非常正,是一部昂扬向上的作品。

  另一方面陈一愚认为导演韩寒是在投射自己的人生或是投射曾经的自己。《后会无期》投射的是韩寒辍学写小说的那段历史, 90年代初一个孩子辍学是违反世俗观念,而在故事中,是人们追寻远方但远方模糊的故事;《乘风破浪》故事是少年(邓超 饰)去远方为追寻梦想而放弃了家庭关系;《飞驰人生》中韩寒是重新梳理家庭关系和梦想,会呈现出一个中年男子调整后重新逐梦的故事。

  沈腾赛车手身份引人揣测 父子关系是电影核心

  沈腾在《飞驰人生》中的造型颇有中年感,陈一愚认为《飞驰人生》很可能是讲述中年男人追逐梦想的故事,他进一步揣测,沈腾头戴赛车员的安全帽,手上拿锅和炒勺是对他当时职业身份的暗示,而且沈腾很可能会放弃厨身份或者带着厨师这样的身份去追逐梦想。而影片《飞驰人生》的另外几个角色,黄景瑜身穿赛车服可能是拉力赛中的赛车手,而本煜可能是汽车修理工,而尹正看剧照是普通服装,似乎不会跟赛车没有正面联系,但据陈一愚揣测不起眼的他会起关键性的作用。而最终这些角色对沈腾成为赛车手的作用如何,沈腾又如何再次成为一个赛车手,是一个大看点。

  韩寒的作品在讲述梦想话题时也喜欢描述父子关系,而韩寒对中国传统文化中对父亲的理解是:父亲是权威的,是君臣父子。陈一愚认为《后会无期》中的父亲是多处留情,是一个“渣男”形象;《乘风破浪》父亲是专制的暴君形象,他需要儿子去理解年轻时候的父亲,父亲是一个被动的形象;《飞驰人生》中父子关系是融洽的,甚至像朋友一样,是助推梦想的加油器,可以说在父子关系上呈现了一种有层次的变化。

  沈腾角色代表对真实的接纳 《飞驰人生》仍旧是关于保持初心

  韩寒无疑在不断成长与变化。韩寒变成从以往以儿子的身份去看待父亲,而《飞驰人生》是以父亲的身份看待自己的孩子。但另一方面,也有不少观众质疑韩寒最终失去了少年气,而成为一个普通的中年人。但其实韩寒拍摄《后会无期》时是30出头,而《乘风破浪》是35岁,2019年《飞驰人生》韩寒已经37岁,陈一愚认为韩寒毋庸置疑会改变,但他只是变得成熟了。

  在《飞驰人生》中沈腾的父亲形象是微胖油腻甚至还有点不修边幅的,这有点映射当下社会的中年男子,但在韩寒看来,这并非是圆滑,而是历经千辛万苦之后的本真和纯真,是对在自我真实的更好接纳。陈一愚认为韩寒是成熟但不世故,是对自我更好的接纳,也是“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的气质。而韩寒作家、赛车手的多重身份也促成了韩寒在影像上的独特表达,《飞驰人生》值得期待。

  据悉,电影文化评论类日播栏目《今日影评》每周一至周五晚22:00档于CCTV6电影频道播出。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