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19岁男生失联10个月 母亲哭求"帮帮我"(图)
2018年10月19日 16:44  来源:海南特区报  宋体
儿子下落不明,符桂娟伤心不已
儿子下落不明,符桂娟伤心不已
曾华(翻拍)
曾华(翻拍)

  本报讯 “我们现在不知道找谁(帮忙),也不知道怎样找儿子,(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谁能帮帮我?”符桂娟哭着说,她儿子曾华今年19岁,于2015年入读海南省银行学校。在学校的安排下,儿子2017年7月7日前往三亚海棠湾一家酒店顶岗实习,同年12月9日,儿子离开酒店,从此杳无音讯。12月22日,符桂娟打不通儿子的电话,联系班主任才得知儿子失联的消息。

  “儿子去年12月9日就离开了酒店,为什么学校不及时联系家长?既然联系不上人,学校和酒店为什么不报警?”符桂娟质疑道。

  对此,海南省银行学校有关负责人回应称,当时负责三亚实习生的老师恰好怀孕休假,便将相关工作交给另一名老师。因信息不畅导致两名老师没有及时将曾华离开酒店一事告知曾华的班主任,“若有需要,校方将全力配合寻人。”

  记者了解到,曾华已被学校开除学籍。

  【贴心】

  在外实习不能回家过中秋节,他给母亲转账800元

  曾勇、符桂娟夫妇育有两个儿子,一家人租住在海口,靠卖夜宵维持生计。今年19岁的大儿子曾华于2015年入读海南省银行学校,学厨师专业。“老大像我,内向不爱说话,但很懂事。因为家里穷,他就选择在家附近的海南省银行学校读书,上学不怎么花钱,就是校服费和生活费。”曾勇说。

  2017年7月,海南省银行学校组织在校学生到相关单位进行顶岗实习,曾华和7名同学被安排到三亚海棠湾一家酒店实习,实习期为2017年7月7日至2018年7月7日。

  符桂娟说,儿子告诉她,自己负责后厨工作,平时比较辛苦。“虽然辛苦,但儿子有出息,实习期间还有工资。”符桂娟说,她平时想儿子了就会通过微信与他聊天,儿子也都会及时回复。

  2017年中秋节前,曾华告诉母亲自己不能回家过节,随后通过微信给母亲转账800元,让家人好好过节,同时提醒弟弟要好好读书。“我收到他发来的钱,感觉他长大了。”符桂娟说,在与大儿子通过微信语音聊天时,他和弟弟通了话,并向弟弟承诺,如果期末考试能考580分就给弟弟买一部智能手机。

  “在期末考试中,老二考了600多分,我兴奋地把这个消息发给老大,他还连发了五个‘赞’的表情。”符桂娟说。

  【揪心】

  打不通儿子电话,她问老师才知儿子已失联多日

  2017年12月22日,由于多日没联系,符桂娟便给曾华打电话,但打不通。“我当时突然觉得脑袋难受,感觉儿子可能出事了。”符桂娟说,她立即发动亲朋好友给儿子打电话,但他们都说打不通。

  “我给儿子的班主任打电话,班主任也不知道什么情况,经过了解才回复说,我儿子早就离开酒店了。”符桂娟当时就觉得出事了,当晚便要前往三亚,经班主任劝说,她第二天才赶往三亚,之后前往派出所报案。

  “我到现在都没有去过儿子实习的酒店,老师不让我去,还给我看了酒店的监控录像,说我儿子12月9日就从酒店走了。”符桂娟说,既然儿子12月9日就离开了酒店,为何学校没有及时联系家长,直到自己给班主任打电话才告知?既然联系不上人(指曾华),学校及酒店为何不报警?

  【担心】

  夫妇两次去昆明寻儿无果,“他曾打110向警方求助”

  符桂娟说,2017年12月25日,海南省银行学校有关负责人到三亚市公安局查询发现,曾华于12月9日下午购买了从三亚前往昆明的飞机票,并于当晚抵达昆明。

  得知大儿子去了昆明,符桂娟和丈夫便买了机票赶过去,希望在春节前找到儿子,但无功而返。第二次,符桂娟查看大儿子的通话记录发现,他在西双版纳拨打了110。她和丈夫便前往西双版纳,在警方的帮助下,他们听到了大儿子的声音。

  “我儿子向警方求助,说自己在山上,不知道怎么下山,也不知道是什么山。民警让他走到最近的路上,确认是什么山,好去接他,但后来警方也联系不上他了。”符桂娟说,她打印了儿子的通话记录,上面有一个滴滴司机的电话号码,但这个号码无法打通。

  【伤心】

  儿子下落不明,她整日以泪洗面,眼睛都快“哭瞎了”

  符桂娟说,儿子失联后,她整日以泪洗面,如今视力变得模糊,“都快哭瞎了。”为了寻找儿子的下落,符桂娟晚上也不卖宵夜了,家里的经济来源全靠曾勇在外打零工。“听说儿子失联前一个月买了一部新手机,应该是给弟弟买的春节礼物,但他春节根本没有回家……”符桂娟伤心地说。

  据了解,符桂娟每个月都会去银行,因为她发现儿子失联后,他的银行卡每个月都会被扣15元。银行工作人员告诉她,这些钱是通过绑定的银行卡划到了第三方平台上,不是被他人取走的,无法查询到银行卡户主的线索。但符桂娟每个月仍坚持查看银行卡的明细,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

  “我也想儿子,但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找?”曾勇说,看到妻子从一个正常人变得有些“疯癫”,他很难受,“现在儿子就是妻子的心病,他一天不回来,妻子就不会好。”

  海南省银行学校 

  因信息不畅导致班主任未及时发现学生失联

  关于学校为何不及时联系家长等质疑,昨日上午,海南省银行学校招生就业科相关负责人解释道,当时负责三亚实习生的老师恰好怀孕休假,便将相关工作交由另一名驻点老师。2017年12月11日,酒店一名负责人将曾华无故旷工一事反映给驻点老师,该老师以为休假的老师会将此事告知曾华的班主任,由班主任和家长及校方进一步沟通。然而,班主任根本没有接到相关反馈,直到12月22日符桂娟联系班主任,其才发现曾华已失联多日。

  2017年12月23日,符桂娟和班主任等人一同前往三亚,到三亚市公安局海棠分局林旺派出所报案。随后,校方在酒店查看监控录像,发现曾华已于12月9日12时9分离开酒店宿舍,没有拿行李,也没有再回来。12月25日,校方到三亚市公安局查询发现,曾华于12月9日下午购买了从三亚前往昆明的飞机票。

  该生因擅自离岗,在失联状态下被开除学籍

  2017年12月25日,海南省银行学校向省教育厅报告曾华同学失联一事,报告显示,“曾华于7月初到三亚海棠湾××酒店实习,该生性格孤僻、独来独往,平时也极少与家人、同学联系……有时会无故旷工,经企业与校方多次教育仍一意孤行,并于12月9日擅自离职……现处于失联状态。”

  2018年1月3日,海南省银行学校对曾华作出处分,称其“擅自离岗,至今未归,违反了《海南省银行学校学生实习就业暂行管理规定》,决定给予曾华同学开除学籍处分”。

  对于该处分,符桂娟表示不认可,“大儿子在实习期间失联,学校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家长,存在管理不善的问题,现在又在他失联的状态下开除学籍,摆脱一切关系,这根本不是学校应有的态度。”符桂娟说,她曾对此提出异议,但没被校方采纳。

  “儿子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谁能帮帮我?”

  如有线索请拨打本报热线或13697592913告知

  “我们现在不知道找谁(帮忙),也不知道怎样找儿子,(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谁能帮帮我?”符桂娟哭着说。

  昨日上午,符桂娟带着户口本、曾华的临时身份证以及其寸照,再次准备出门求助教育部门,帮助寻找儿子的下落。“如果不让她去找,时间长了,她会彻底疯掉的。”曾勇说,如果市民及网友有儿子曾华的相关线索,可以拨打电话13697592913告知。此外,也可拨打本报热线66700110、66742110,本报会第一时间将相关线索转告符桂娟和曾勇。

  海南省银行学校招生就业科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曾华已经不是该校学生,但只要曾华父母发现相关线索,需要学校配合找人,校方会全力配合。(记者 畅凯 文/图)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