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雨后 海口红旗镇下村30年老井水温升至50度
2018年09月27日 08:27  来源:南国都市报  宋体
冒出热水的水井。
冒出热水的水井。
水务局工作人员进行水质检测。
水务局工作人员进行水质检测。

  “以前冰冰凉凉的井水,现在打上来的水居然热腾腾的,这是怎么回事?这算不算是温泉?”24日,家住海口市琼山区红旗镇下村的村民王先生向南国都市报记者反映,称该村内一口30年上下的老水井从6月底起,打上来的水就是热的,但水的气味、颜色等方面却并未发生明显变化。

  A

  奇观

  老井雨后改流热水

  在海口市琼山区红旗镇下村的村民黄茂兴家门前,有一口30年左右的老井,冬暖夏凉、水质甘甜。但是自今年6月底起,这口老井突然发生了奇怪的变化——打开井口的水龙头,流出的水不再冰爽清凉,反而是热气升腾,摸起来很烫手。一些村民试着接了整盘的井水拿来洗衣,发现竟因水温过高而难以下手。

  26日上午10点,南国都市报记者来到琼山区红旗镇下村进行走访。在村内一条主道左拐,沿着土路走十余米,便是开始流出“热水”的老井。下村村长邱庆华告诉记者,这口老井是30多年前村里的村民们靠人工挖出的,井深约12米。“这口井过去出的水冰凉的很,以前没有冰箱时,每到夏天我们都会把家里的啤酒、西瓜放到水里冰镇。”

  变化发生在6月底的一场大雨后。邱庆华回忆称,在那场大雨过后,他拿着桶照例去水井取水时,发现打出的水有些温热的雾气升起。他试着用手去沾水,发现水温已经远高于以往。“起初我们并没太在意,认为可能是短时间的一种变化,过些日子水井自然就恢复了。谁知一等近三个月了,井里出的水依旧很高。”村民钟毅连坦言,由于不知变化后的井水还能不能正常使用,目前村民都已经改用附近宅吉村的水。

  B

  体验

  水温足足有50度

  在水井前,邱庆华缓慢打开水龙头。即使在艳阳高照的天气下,记者依旧清晰地看到了流出的井水升腾起的白色蒸汽;用手探到水流处,也可以明显感觉到水流温度远高于炎热的室外温度。随着一桶水接满,记者从肉眼的直观体验来看,水在颜色上与一般井水无异,并没有出现偏黄或污染;而用口直接饮用,也没有明显的刺激性感受。那么,这是否是温泉水的表现呢?

  “除了烫,感觉水与以往并没有什么差别。”邱庆华坦言,村内不单单只有这一口井,就在这口老井东侧不到二十米处就有另一口井,但在大雨过后,只有这口井发生了变化。

  在现场,海南中南标质量科学研究院的水质采样团队也对井水进行水温和酸碱度检测及水体采样。三次水温检测的结果分别为:50.0℃、51.0℃、 50.8℃,而据村民们介绍,该井水温自6月底起基本就维持在这一温度。而在酸碱度方面,在水温为45.3℃时,pH值(酸碱度)为5.57;在水温为45.5℃时,pH值(酸碱度)为5.56。检测人员告诉记者,该井水的酸碱度还需进一步换算。

  C

  推测

  附近可能有地下热泉

  那么,这一老井现在流出的“热水”是否属于温泉,又是什么原因导致其水温突然升高的呢?海南师范大学地理与环境科学学院院长赵志忠给出了他的判断。

  “这基本可以认定为温泉水。”赵志忠告诉记者,温泉水的温度需要比当地平均气温要高,而对于温泉水的认定,各个国家的标准不一样,在我国,由于南方和北方地区温度差异较大,认定的标准也不一样。“在北方,水温稳定在20℃就可以算作是温泉水,而在南方地区水温要稳定在30℃才算。而这口井目前水温稳定在50℃,基本可以认定为温泉水。”

  赵志忠表示,这口老井之所以会突然流出温泉水,与包括6月底的大雨在内的降雨长期冲刷有一定关系。他推测,这口水井附近应该有地下热泉存在,虽然以往与井水相隔断,但随着地形变化和雨水冲刷等因素影响,在流速加剧的情况下,这一隔断可能已经被打通,使得地下热泉进入井内。他提醒,地下热泉中可能含有硫等化学成分,在成分确定前村民们应尽量不要饮用。而至于其地下热泉有多大,是否有开发利用价值,则有赖地质部门进行进一步勘探了解。

  D

  畅想

  若真是温泉期待开发

  如今,老井打出温泉水的说法,已经在这居民仅22户、130余人的小村内传播开来。作为靠种植和养殖生活的古朴的自然村,村民们也畅想过如果这一口老井下真的是处具有开发价值、可以打造成旅游景点的良好资源,村里的发展是否能提速、村民的致富是否有新路。

  “我们并不富裕,如果真的是可开发的温泉,我们当然希望在政府的牵头引导下,有客商或是企业能够前来合作开发,把这一资源利用起来。”下村村长邱庆华说。他告诉记者,此前由于并不确定水温是否会恢复如常,他还没有将此事向镇里汇报,目前随着检测机构采样回去进行分析,如果能够证实其属于温泉水,他将尽快向镇里汇报这一情况。

  畅想之余,也有人认为应该先脚踏实地。在外地工作的村民王先生就表示,这口井是可能带领全村致富的“金子”固然好,但若是不具备开发的价值,不能形成经济效益,也不影响村子里人们的正常生活。“这口井养育了我们,就算它不能被开发,我们还是会一直爱护它。”(南国都市报记者 王子遥 文/图)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