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反杀”案"男子掐死“监工” 谁才是受害人?
2018年09月14日 08:46  来源:新京报  宋体
 9月11日,云南楚雄市开发区德江路,反杀案发生的民居大门紧闭。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段睿超
 9月11日,云南楚雄市开发区德江路,反杀案发生的民居大门紧闭。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段睿超

  2018年2月10日凌晨,云南省楚雄市开发区一栋四层民房的二楼卫生间发生了一起命案。

  事后,警方查获这是一个传销组织窝点。案发之时的在场者只剩犯罪嫌疑人张世才,据其在法庭上供述,被害人王关平是他的“监工”,先动手掐住他的脖子,他反击用绳带勒住王关平的颈部,直至王关平死亡。尸检报告称,王关平的死因是“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案发前19个月,33岁的王关平从湖北黄冈的山区来到楚雄这个传销组织,案发前20天,云南保山的28岁小伙张世才也被骗入此地。

  在传销组织里,王关平是“监工”,张世才是“重点监控对象”。现在,前者身份是被害人,后者身份是犯罪嫌疑人。

  民居内的凶杀案

  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地处云南中部。

  2018年1月21日,斜挎着深咖啡色皮包、拖着一个灰白格子相间行李箱的张世才,被一同乡女子诓骗来到了楚雄市开发区德江路上的一栋四层的民房。

  随后20天中,张世才被威胁、殴打,并被逼着向亲友要钱购买该传销组织的产品,但他均拒绝。于是传销组织将其视为重点管控对象,监控人就是王关平。

  据张世才母亲转述,他多次想逃脱,其间被殴打过五六次,“还被一个头目用烟灰缸多次击打头部和肋骨。”

  屋子的邻居、广告公司老板施某说,“平时只听到建筑里有叮叮咚咚的声音,还以为是房东在装修。”

  腊月二十一,张世才和母亲通了电话,母亲说:“快过年了,快回来”,张世才只说了一句“两天就回来”,母亲听到张世才身边有男男女女的声音,但并不知道他已经深陷传销。

  临近春节,传销组织催促张世才向亲友要钱购买传销商品力度和频次也开始增大,张世才逃离传销组织的想法愈加强烈。

  2月10日凌晨,张世才与监工王关平同去卫生间上厕所。张世才向警方供述,在卫生间内,王关平再次要求张世才参与传销,并对他进行了言语侮辱和威胁。张世才提出给王关平1万元,让王关平放他走,王关平不同意。

  事后,张世才向警方供述,在争执过程中王关平先动手,掐住他的脖子。他开始反击,从自己所穿的蓝色外衣的帽檐处扯下一根蓝色带子,用带子勒住王关平的颈部,用力拉扯缠绕在王关平颈部带子的两端。

  张世才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上陈述,“后来张世才将王关平从正面扑倒在地,王关平不放手,仍掐住他脖子。张世才主动提到,‘你放手我也放手’,王关平仍不同意,掐脖子的行为仍然继续。”

  张世才供称,王关平在地上挣扎,僵持十来分钟后,掐住他脖子的手放开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就觉得他可能已经死了。”

  张世才这才将缠绕在王关平颈部的带子打结,将衣物塞进他的口中后离开卫生间。“头脑一片空白。”8月10日,张世才供述。

  王关平当场死亡。尸检报告称,死因是“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而张世才事后的伤情鉴定显示,其右颈部皮肤发红,面积为2.0厘米×1.5厘米。

  离开卫生间后,张世才给自己的父亲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不会回家过年,“杀了一个人”。

  2月10日凌晨3点多,张世才下了一个滴滴订单,司机赶到时两次拨打张世才的电话都被挂断,司机以为是恶作剧离开了。随后,张世才通过短信联系滴滴司机,请求报警。

  滴滴司机把张世才的位置定位,和描述“房子外墙有一个楚雄飞玛的广告牌子”,告知了警方。在接到报警后,该市小区民警赶到,抓获传销团伙十人,查获被害人六人。

  误入传销组织的年轻人

  张世才的家乡在清河村,隶属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大田坝镇。

  张家的房屋是典型的农村民居,白色外墙,房子的边缘处覆盖着绿色的琉璃瓦。这是2011年前后,张家父母为了张世才讨媳妇,拿出毕生积蓄新盖的房子,“借账借了两个信用社,欠的账到现在都没有还完。”

  张家全家只有一亩一二分的田,田里的产出甚至不够这个四口之家糊口,山地里还有两棵茶树,每年也只能带来三四千块钱的收入,张父说,“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只能靠外出务工。”

  张世才出生于1990年,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他读完小学便离开学校回家帮忙干农活,最初,他的主要任务是放猪。待张世才长到十六岁,张父开始带着他外出打工,“在建筑工地上盖房子。”

  张世才的表兄弟说,为了攒钱讨媳妇,张世才把烟戒了,“牌也不打了。”但今年28岁的张世才对象仍无着落,在当地农村已经属于大龄青年。

[1] [2] [下一页]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