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钝刀一只胶桶 八旬翁2年在红城湖边种40株榕树
2018年06月03日 11:06  来源:海南特区报  宋体
阿公在树苗周边插上木棍,围起保护的屏障
阿公在树苗周边插上木棍,围起保护的屏障
小榕树渐渐长大(摄于2018年3月20日)
蓝世学老人用菜刀斩断杂草根茎
蓝世学老人用菜刀斩断杂草根茎

  核心提示 每天早上6时许,一位阿公就会准时出现在海口红城湖南侧的堤岸,他吃力地抡起锄头挖坑,小心翼翼地种下树苗,用一只小塑胶水桶舀起红城湖的水浇灌,靠用一把菜刀把树苗周边的杂草清除干干净净……

  2016年至今,他旁若无人地栽树,日复一日,乐此不疲,用心呵护着红城湖边一排40株小榕树茁壮成长。经常在堤岸晨练的市民都知道红城湖边有一位种树的老人,但绝大多数都不知道老人是谁,每当别人询问,他总笑笑说“我没有名字”。昨日清晨,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隙,照到老人的脸庞,滴滴汗珠熠熠生辉。两年过去了,老人在慢慢变老,而他亲手种下的小榕树正在渐渐长高长大、开枝散叶……

  用一把把钝菜刀,他在红城湖边种下40株榕树

  昨日早晨6时许,记者来到红城湖南侧堤岸,远远看到一个红色的布袋,挂在一株小榕树上,随晨风摇曳。

  “阿公就在树下锄草呢。”晨练的市民指着那株挂着红布袋的小榕树,为记者指引。

  记者走近,只见榕树周边杂草丛生,一位戴着橙色鸭舌帽、身材瘦小的阿公蹲着地上,杂草长得很高,几乎遮住了他的身体,只露出头部。他一只手拿着菜刀,刀起刀落,小榕树下的杂草被斩草除根,另一只手则将斩断的杂草收集成堆,扔到一旁。树下被他清理过的地方干干净净,泥土也被拨得平平整整。

  “阿公早。”记者跟阿公打招呼时,他正好清除完一株榕树周边的杂草,起身准备回家。

  “累了,回去咯。”阿公边说边将菜刀装进红布袋里。这个红色布袋,是阿公每天出门随身携带的装备,袋子里装有两把小菜刀和一瓶白开水。

  由于年老体力不够,使用锄头太费劲,菜刀便成了阿公种树和除草的主要工具。由于经常磕碰沙土石块,刀刃毫无锋利可言,甚至已经卷了,还有缺口。但也就是用这一把把钝菜刀,阿公已经在红城湖边栽了40株小榕树。

  花两年时间悉心打理,40株小榕树全部成活

  红城湖堤岸修建一条水泥道后,前来休闲锻炼的市民多了,但水泥道旁杂草丛生,没有高大茂盛的绿化树可供遮阴。2016年,“爱管闲事”的阿公便萌生在湖边种树的想法。

  红城湖路边生长着几棵大榕树,树根挤破岸堤的墙缝,树苗从缝隙中长出。阿公就地取材,搭梯子爬上墙,用菜刀将这些小树苗挖起,移植到水泥道边。

  老人吃力地抡起锄头挖坑,小心翼翼地扦插榕树枝,用一只小塑胶水桶舀起红城湖的水浇灌,靠用一把菜刀把树苗周边的杂草清除干干净净。为了不让小树苗被风吹倒,阿公用小塑胶桶,一桶一桶地从别处运来小石块和泥土,精心地给小树苗垒底座,他还在每一株树苗周边插上树枝,围起“屏障”。

  “直接砍下树枝插进地里不容易活,要带有一点根才容易种活,有时候几天才挖出一株。”阿公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说,“我不赶时间,也没有硬性‘任务’,能干多少就干多少。”

  一转眼,两年过去了,40株小树苗在阿公的悉心打理下全部成活,曾经及腰的小树苗也已长高过阿公,而且越长越茂盛,像一把把撑开的小绿伞,随时为路人遮阴。“老天爷也在帮我。”阿公说。

  义务种树有人不理解,看他着装陈旧以为是捡破烂的

  阿公种下的榕树,很少有人故意去搞破坏。只是有一次,一个调皮的孩子路过时,将树苗拔掉。这一幕恰好被阿公看到,他上前告诉孩子,“小树苗长大后是给后人乘凉的,我们要爱护它们。”孩子的妈妈也赶了过来,羞愧地当着阿公的面教育孩子,并让孩子向阿公认错。不过,看着孩子挨批评,阿公又心疼地说“知错能改的孩子就是好孩子”。

  阿公义务种树的行为,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有人说我是为了贪图名利,可是我这么老了,还要什么名利?也有人说我多管闲事,可我种树是为了能给后人遮阴乘凉。”阿公哭笑不得地说,一次,有人看见他穿着有点旧,以为是捡破烂的,还叫他去砸一些栏杆卖废铁挣钱。

  1996年退休后“转战”公园,在府城三角公园种20株树

  阿公很少主动向他人说起自己种树的事情。经常在湖边晨练的市民都知道红城湖边有一位种树的老人,但绝大多数都不知道老人是谁。每当别人询问,阿公总笑笑地说“我没有名字”。

  其实阿公有名字。据省委党校一名退休职工介绍,老人名叫蓝世学,今年83岁,老家在广东潮汕。1964年,20多岁的蓝世学从广东调到海南乐东一所乡村学校,担任政治老师。当时教学条件很艰苦,他带领学生砍树搭建校舍。在乐东执教20年后,蓝世学被调入省委党校,后担任该校图书馆长,直至1996年退休。

  退休后,老蓝将“办公地点”从学校转移到公园,他曾在府城三角公园种了20株榕树,平时从红城湖挑水去浇灌。“现在有的已经有这么大了。”老蓝双手比划着,“有时候我过去,看到大家在树下乘凉,感觉很开心。”

  红城湖公园与三角公园隔路相望,但老蓝最近很少去三角公园了。他说,“天气太热,身体吃不消,过马路也麻烦。”

  老蓝告诉记者,他育有两儿一女,目前跟大儿子一起生活。孩子们都很支持他种树。老蓝在红城湖边种植40株榕树,共用坏了三四把菜刀,一把锄头被人扔了,两把锄头不慎掉进红城湖里,这些工具都是家人给他买的。

  “海南岛是生态岛,要多种树”,他盼望小榕树快快长大

  今年春节过后,老蓝先后回了两次老家。5月25日清晨6时许,“消失”了数月的老蓝重新出现在红城湖堤岸为小榕树除草,晨练的市民都像见到许久不见的朋友一样,都放慢脚步向他问好。

  “我前段时间回老家了。”老蓝耐心一一回复问候。

  “阿公,我拍了你很多照片,我看着你和这些树一起成长。”一名中年男子跑步经过时,跟老蓝打了个招呼。

  “您以后还继续种树吗?”记者问。“海南岛是生态岛,就要多种树。”老蓝停顿了一下说道,“不过不新种了,现在身体吃不消了,能管好这些就可以了。”

  老蓝说,湖边还有成片的野草丛,他希望今后有人能铲掉野草,种上草坪,供大家休闲。

  看着一排生机盎然的小榕树,老蓝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盼着这些小榕树快快长大,为大家遮阴,“树长大了别人才知道它的好。”(记者 钟起的 文/图)

  记者手记

  树在慢慢长大 你在慢慢变老

  红城湖两岸的风光各有千秋。白天,彼岸国兴CBD的海南大厦、海航大厦在朝阳的照耀下,显得熠熠生辉。夜晚,那里的夜空霓虹灯交织,五光十色,依然显得熠熠生辉。很迷人。此岸的府城片区,市井和生活气没日没夜地自由生长,有家长里短,也有灯红酒绿。是另一种迷人。

  2016年八九月份,红城湖南侧水泥道旁的杂草丛突然被铲除,泥土翻起,原本绿泱泱的杂草丛被翻出了一条黄土带,还多了两个土石堆。

  有一位老爷爷,每天凌晨5点多天还没亮,就提着一个红布袋出现在红城湖边,开始种树。他的工具很简单,一只小塑胶桶,一把菜刀和一把锄头。

  他打开手电筒,把前一天藏在草丛里的锄头和塑胶桶找出来时,心里想:幸好,没被人发现扔掉。然后走到红城湖堤岸高墙下,用菜刀将“钻出”墙缝的榕树苗砍下挖出,后回到黄土带上。

  挖坑、扦插树枝、填土、浇水。用小塑胶桶一桶一桶地搬运土石堆的石块和泥土,精心地给小树苗垒起高高的底座。

  无数次来回,他像极了“愚公”,让土石堆变废为宝。

  他在树苗周边插上几根较粗的树枝或者木棍,然后用榕树须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捆绑在一起,为树苗围起保护的屏障。

  就这样,他风雨无阻一天种1-2株。

  刚种下的树苗被人拔起,第二天凌晨他早早来又把树苗种回去。就这样,水泥道一侧毅然生长起了一排40株小榕树。

  2017年2月14日,天气阴冷,熬过冬天的小榕树长出了新芽,他轻轻抚摸粉红色的嫩芽笑着说:“你看,它们多可爱呀。”那一刻,我真想说:阿公,你才真可爱。

  树苗长,杂草也长,此后老人就忙着除草。因为锄头重,太耗体力,他就靠着一双手和一把菜刀拔草,一天能清理2株树苗周边的杂草,20天清理一轮。不过杂草长得太快,这边的还没拔完,那边的又已经长起。但是,他乐此不疲,风雨无阻地每天悉心打理这几十株小榕树。

  杂草疯长,盖住了黄土,但每一株小榕树下都是干干净净,寸草不生。

  大概从今年春节前开始,老人就没在红城湖边出现过了。榕树发芽、长高、长新叶,越来越茂盛,高过了人头。杂草也发芽、伸展、蔓延,藤蔓伸向小榕树……

  2月过去了,他没出现。

  3月过去了,他还没出现。

  4月也过去了,他依然没出现。

  ……

  5月28日,记者晨跑时,在拐弯处看到远处的草丛里有一顶橙色的帽子动来动去,跑近一看,噢!是那位可爱的老人。

  经常在湖边跑步的人都知道他,都会放慢脚步或停下来问候他。他耐心地跟每一个问候他的人说,“我回老家啦,4月做清明回了16天,坐飞机回。”

  一转眼,曾经的小树苗已长高过老人。

  在红城湖边跑步的人都知道他,但可能不知道他的名字,因为当别人问他叫什么名字时,他总说:“我没有名字”。不过,大家都会称赞他,还有人想给他买菜刀,以支持他种树,被他婉拒。

  “你的照片我拍了很多,我看着你和树一起长大。”一名中年男子跟他打招呼时用手机又给他拍照。

  “树在慢慢长大,你在慢慢变老。”

  “好人啊,做了好事啊,好心人!”一名大妈对他竖起大拇指。

  每每听到赞誉,老人总笑笑地说:“你好会说话。谢谢你的支持。”

  省委党校一名退休职工说,“他是一个老好人,一家人都是热心肠。他退休后,继续做好事,看到树枝挡路,他就清理,一直默默地做好事。”

  老人在府城三角公园种了20株榕树,在红城湖边种了40株。仅在红城湖种树就用坏了三四把菜刀,一把锄头被人扔了,两把锄头在他洗工具时不慎掉进红城湖。家人很支持他,植树的工具是家人为他买的。

  老人说,“树长大了别人才知道它的好。”

  这大概就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吧。

  记者 李欣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