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以建设自由贸易港为目标推进海南自贸区进程
2018年04月26日 08:14  来源: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宋体

  海南拥有的独特优势,使之在我国改革开放大局中具有特殊地位和重要作用。“在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这是党中央着眼于国际国内发展大局,深入研究、统筹考虑、科学谋划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彰显我国扩大对外开放、积极推动经济全球化决心的重大举措。海南要从这个大局出发,研究设计务实的行动方案。

  一、海南建设自由贸易区的目标是建设自由贸易港

  如何认识自由贸易区与自由贸易港的关系,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海南与其他11个自贸区最大的不同,是明确了建设自由贸易港的发展目标。在这个问题上,需要统一思想。

  1.中央给海南更大开放政策,其目标是从自由贸易区尽快走向自由贸易港。毫无疑问,自由贸易区和自由贸易港都是以投资贸易便利化、自由化为主要特征,但自由贸易区与自由贸易港有着重要区别。自由贸易港是一个“境内关外”的范畴,是全球开放程度最高的形式。因此,当前讨论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区,一定要把握一点:这只是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的一个起步,一个过渡。海南自由贸易区所有的规划与政策都要朝着自由贸易港的目标来设计和谋划。我理解,这个方向选择特别重要,要十分明确,凡是和自由贸易港不相符的政策,坚决不能出;凡是和自由贸易港不相符的做法,坚决不能做。

  2.海南自由贸易区建设要突出优势,突出特色。

  (1)海南要在服务业市场开放、服务贸易创新方面走在全国的前列。当前,服务贸易不仅成为全球自由贸易进程的焦点所在,也成为我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重点所在。2016年,我国服务贸易总额达到6575亿美元,比2012年增长36.7%;服务贸易占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由2012年的11.1%提升至2016年的15.1%。加快推动海南服务业全面开放和服务贸易创新,符合经济全球化大趋势,符合我国经济转型的大趋势,这也是海南区别于其他11个自贸区的重点领域。总的看,海南完全有条件在服务业市场开放和服务贸易创新上推出重大举措,形成独特优势。

  (2)海南要加快建设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把“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作为海南四大战略定位之一。从现实情况看,海南生态文明建设完全有条件走在全国前面,关键是要尽快拿出相关的重大措施。比如,未来5年左右,率先取消燃油车,全面推广使用新能源汽车,使PM2.5降到10微克/立方米以内;率先禁止使用剧毒农药和一次性塑料袋等。由此,使海南的生态环境达到世界一流水平。

  (3)海南要大力发展各类国际性交易所。《指导意见》明确规定,支持海南设立国际能源、航运、大宗商品、产权、股权、碳排放权等交易场所。这些交易所不是地方性的,而是全国性的、国际性的。海南要利用好各种平台,加快建立现代化、国际化的市场体系。

  (4)要给予海南充分的改革自主权。《指导意见》明确要求,“中央有关部门根据海南省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探索实行符合海南发展定位的自由贸易港政策需要,及时向海南省下放相关管理权限,给予充分的改革自主权。”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关键要在体制和机制上做出重大突破。这就要求赋予海南充分的自主权。

  3.解放思想,提振精神,大胆推出重大举措,尽快形成区别于其他自贸区的“海南模式”。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明确提出,“没有思想大解放,就不会有改革大突破。”为此,要解放思想,以更大开放办好最大经济特区。

  (1)开放模式比开放政策更为重要。从海南30年发展历程看,岛屿经济体如果没有体制的突破,仅以优惠政策拉动发展,其效果十分有限。例如,建省办经济特区以及建设国际旅游岛,中央给了海南很多优惠政策,对海南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但没有从制度上解决好海南开放先走一步的问题。政策虽然给了海南,但权衡政策尺度的权力仍然掌握在各个部委,导致一些政策难以落到实处。以离岛免税政策为例,建设国际购物中心是国际旅游岛发展的定位之一,但至今尚未实现实质性破题,免税额度、免税区域、免税人群等仍然严格受限。因此,海南需要在开放模式上创新突破,尽快形成有别于其他自贸区的“海南模式”。

  (2)海南要有危机感和紧迫感。海南自身底子相对薄弱,经济发展缺乏广阔腹地支撑、缺乏制造业集群支撑。要把后发劣势转化为后发优势,需要用十二分的力气。当前,其他几个经济特区都在学习研究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和《指导意见》,都在从中寻找能在本地突破的改革开放举措。对此,海南要有紧迫感。

  二、以建立自由贸易港为目标尽快实现自由贸易区政策的重大突破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海南要“学习借鉴国际自由贸易港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海南要充分借鉴中国香港、新加坡、迪拜等国际知名自由贸易港的先进做法、成功经验,并尽快在海南取得突破。

  1.尽快出台并实行极简版负面清单。在服务贸易方面,海南完全可以做成其他自贸区做不到的事情。目前,11个自贸区面临的突出矛盾是负面清单太长,共有95项,其中限制服务贸易的有70项。我们初步研究表明,海南总的负面清单可以压缩到45项以内;其中服务贸易的负面清单可以压缩到30项以内。建议立即启动海南版负面清单制定工作,逐项分析,争取尽快在海南实行极简版负面清单,由此形成海南大开放的突出特点和独特优势。

  2. 高标准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习近平总书记给海南提出的定位之一是国际旅游消费中心,这比国际购物中心迈进了一大步,目标要求更高、内涵更丰富。

  从国际看,香港是国际性的消费中心。当前,海南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面临两大问题:一个问题是离岛免税限额。我们用了7年时间,免税额度才从5000元提高到16000元;另一个问题是要保证海南城乡居民可以享受国际旅游消费中心的政策利好。对这一条,全岛居民期盼很久,也是自由贸易贸区和自由贸易港建设惠及广大百姓的重大问题。为此,要根据国际消费中心内涵设计,突破现行某些不符合国际消费中心的政策规定。

  3.全面放开健康医疗市场的相关政策。这对海南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事情,是可以在海南做而其他地方做不了的事情。海南在这方面大有文章可做。

  目前的突出矛盾是,如何处理好博鳌乐城医疗旅游先行区和全岛的关系,既要保持博鳌乐城的某些优势,又不能制约全岛的开放。从自由贸易港建设的趋势看,博鳌乐城完全可以做成国际高端医疗合作中心,并采取某些特殊政策。例如,符合国际一流的健康医疗项目实行零地价;一些重大项目,如人体干细胞研发应用只能在博鳌乐城。与此同时,尽快把国家赋予博鳌乐城的政策向全岛推开。如何既保博鳌乐城,又保全岛,需要尽快拿出方案。

  4.加快推进三亚邮轮母港建设。从服务泛南海经济合作这个大局出发,要把这篇大文章做好。海南要积极做、主动做、加大力度做,同时需要得到中央部委的大力支持,争取更多有实力的企业参与建设,尽快把三亚凤凰岛建成一流的邮轮母港。加快开辟泛南海邮轮旅游航线,使海南邮轮旅游产业成为构建“泛南海旅游经济合作圈”的先导产业,发挥海南在“泛南海旅游合作圈”中的主导作用。

  三、从自由贸易区走向自由贸易港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要以制度创新为核心,赋予更大改革自主权,支持海南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加快形成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和公平开放、统一高效的市场环境。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解放思想,振奋精神,抓住重点,突出优势。这就需要全省上上下下吃透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例如,第一,为什么要在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第二,如何从自由贸易区走向自由贸易港;第三,当前需要解决哪些重大问题,要有自己的清单。

  1. 争取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单项突破,成熟一项推进一项。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要先谋后动”。海南要发挥特殊的作用,扮演特殊的角色,重要的是要采取大的举措。建议成熟一个推出一个,比如先推出负面清单。各单项行动方案成熟后,再出一个总的方案。与此同时,借鉴雄安经验,尽快组织海内外重要专家,研究制定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总体规划方案,年内报党中央、国务院批准。

  2. 争取更大的改革自主权。海南作为一个岛屿经济体,如果没有体制创新的重大突破,许多政策是难以落实的。只有把体制创新与特殊政策相融合,才会产生巨大的活力、动力。《指导意见》提出,凡是各部委要交给海南的要尽快交给海南。这远比给某些具体政策重要得多。有了这一条,很多事情就有了重要前提:一是争取全国人大授权海南相关的立法权;二是全力争取重大改革的自主权,例如区划调整、行政体制改革等,由此释放巨大的发展能量;三是争取具体政策的自主决策权。例如,在中央相关部委的监管下,把国际旅游消费中心的具体决策权全面下放给海南。

  3. 在改革上要下大功夫,以改革释放巨大的能量。建立自由贸易港,重在创新体制机制,进而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

  (1)以深化“多规合一”改革形成海南发展新动力。按照“全岛一个大城市”的格局,加快推进土地利用统一、基础设施统一、产业布局统一、城乡发展统一、环境保护统一、社会政策统一。以土地为例。2016年,海南全省土地出让均价仅为广东的45.4%。如果统筹全省土地资源利用,海南土地出让均价提高到广东的70%,则将新增土地出让收入140.8亿元,相当于2016年海南省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22.1%。如果每年把土地出让增值收益1/3用于增加城乡居民收入,1/3用于增加公共财政收入,改善民生,1/3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改善生态环境,将为可持续发展提供重要财力保障。

  (2)创新城乡融合的体制机制。海南自由贸易港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有广大农村。从海南发展前景看,海南最大潜力和后劲在农村,有条件在城乡融合发展、乡村振兴上走在全国前列。例如,率先取消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实施全省统一的居住证管理制度;率先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完善承包地“三权”分置制度,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由此走出一条城乡融合、共享发展的新路子。

  (3)按照“全岛一个大城市”的思路推进行政区划调整。尽快形成若干区域性中心城市,增强其辐射带动作用,提升全岛土地、旅游等重要资源的综合利用效益。建议率先做大、做强、做优“大海口”、“大三亚”,优先支持两地发展所需要的行政区划调整,打破区域、城乡、部门间行政壁垒。

  (4)以“放、统、合”为重点加快政府机构改革。例如,统筹考虑全省党政机构设置,科学配置党政部门及内设机构权力,明确职责;在财贸、文教、政法、农业、外事、纪检监察等党政机关率先探索合并设立或合署办公。

  4.以特别举措办特别之事。海南发展正处于十分关键的非常时期,需要有特别举措来办特别之事,以尽快打开一个新的局面。比如,海南急需高端专业化人才,能不能把海南某些高校的新校区交给海内外名牌大学来办?这就可以快速提高海南的教育水平。

  原标题:迟福林:以建设自由贸易港为目标推进海南自贸区进程(总第1173期)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