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我与海南30年】三亚学院校长陆丹:创办一所大学 读懂这个特区
2018年04月10日 10:46  来源:中新网海南  宋体
资料图:2005年3月,三亚学院校长陆丹(左一)在校园建设工地上
资料图:2005年3月,三亚学院校长陆丹(左一)在校园建设工地上
资料图:2014年11月,向李克强总理汇报工作
资料图:2014年11月,向李克强总理汇报工作
资料图:2015年6月,十年校庆期间,陆丹向海南省长刘赐贵汇报十年建设成果以及未来发展战略
资料图:2015年6月,十年校庆期间,陆丹向海南省长刘赐贵汇报十年建设成果以及未来发展战略

  中新网海南4月10日电 题: 三亚学院校长陆丹:创办一所大学读懂这个特区

  陆丹

  我叫陆丹,是三亚学院的校长。当年在海南大特区一片荒芜的土地上,我们办起来了一座大学。下面就是我办学的故事。

  从无“用武之地”到“开疆辟土”

  我第一次登上海南岛是1992年,当时我们在江苏的大学委托我来海南办一个科技公司。当时处在百废待兴、百业待兴的时代,改革开放刚开始催人不安,我觉得自己错过了深圳的机会,不应该再错过海南。我上岛时带了学校的科技方案,但当时的海南没有任何工业基础可能承接科技产品,没有用武之地,白忙活了大半年就离开了。

  第二次来海南,就是2004年了。那时我在上海读博士,吉利集团李书福董事长和海南省政府签约办大学,第一年一开始北京来的班子筹建没有通过,项目还有一年筹建时间就面临流产,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李董事长派人找到我,让我来海南办大学,当时一起组建团队的还有上海交大沈为平副校长,他德高望重,但一时不能抽身赴任。

  也许因为是文学出身的缘故,男人天性里“开疆辟土”的冲动被时代创业大潮激发,读美国的杰克伦敦的《荒原》,读俄罗斯的《铁流》,读中国红军长征的故事都是很热血沸腾的。所以1992年当时上岛的时候看海口“灯红酒绿”,觉得这不是该我来的地方。第二次2004年末上岛,一步到了三亚的落笔洞,看着一片荒芜的山,不见人迹只有蛇虫,“平地里可起高楼”,顿时觉得这才是我该来的地方。

  办学就从“白纸”开始了,严格说是从省政府与吉利集团协议的一张“复印纸”开始了。现在回头看还是有很多艰难困苦的,但是当时并不觉得苦。一来自己乐意,二来办学在海南是一件“很受人待见”的事儿。省里把这事儿列为“一号问责工程”。学校因为土地征用以及水电路气等基础建设跟各个当地部门打交道,大都也顺利。遇到当地的“岛民”,人家一听我们是来办大学的,就会用那种带着一点崇敬和羡慕的眼光看着我们。这种眼光让人觉得有种被期待和被鞭策的使命感,激励我们拼命向前。

[1] [2] [3] [下一页]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