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侨务传真—正文 分享
为何近现代大批学者关注海南资源及发展?
2017年12月27日 16:16  来源:海南日报  

  海南,作为我国唯一的全热带岛屿省份,物华天宝,历史悠久,有着极为丰富而独特的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的研究资源。因此,千百年来尤其是近现代以来,无数科学家、社会学家、文学家纷至沓来,为探索海南岛的奥秘,为开发海南岛的资源,为传播海南的自然风光与风土人情,深入研究、挥毫泼墨……为了纪念这些为海南发展做出贡献的各领域杰出的专家学者,《海南周刊》今起推出系列报道《近现代学人与海南》,以飨读者。

  1990年3月15日,一篇刊载在海南日报上的长篇论文,引发了广泛关注。知名学者、海南大学伉俪教授周伟民和唐玲玲,共同发表的这篇《建立世界性的独立学科——海南学》的论文,创造性地提出了“海南学”这一命题,引起了文化界和海南社会的高度关注。此后,两位教授继续携手深入研究海南和南海的人文历史。每天两位老教授手牵手从家里走到图书馆里的办公室,20多年来,他们的身影成了海南大学的一道风景线。

  两位教授修“海南史”,已经27年了。27年间,已经耄耋之年的周伟民夫妇走遍了海南,他们的研究成果为我国南海维权提供了强有力的佐证。

  在漫长的岁月里,无数岛内外、国内外学者像两位老先生一样,接踵而至,深入研究海南的历史地理、环境气候、人文风情。如果为之编撰一部书,那么这部书目录上的名字将是何等的耀眼夺目:中国气象学、地理学、物候学奠基人竺可桢,我国植物学的奠基人之一陈焕镛,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国家最高自然科学奖获得者吴征镒,中国近代植物生态学和地植物学的主要开创者之一侯学煜,文学家郭沫若、《义勇军进行曲》作者田汉、画家潘天寿等,还有扎根海南的学者如中国工程院院士黄宗道、消灭疟疾的何琦、橡胶专家徐广泽……

  研究资源十分丰富

  打开国内最权威的学术文献和学位论文检索系统——中国知网,在搜索栏里输入“海南”的篇名,可以搜到自1936年至今的文章共有82990篇;还有更多的篇名中不含“海南”两个字却是研究海南的文章,还有发表在国外期刊上关于海南的文章,未被知网收录的有关海南的文章,以及发表在众多书籍上有关海南的文章,更是多如繁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关注海南、研究海南并为之著述呢?

  “海南,作为一个完整的历史文化区和一个深具开发意义的独立实体,为世界多种学科的学者所瞩目。”周伟民说。他认为,从文化上看,海南多元的复合体文化,由三个部分组成,即海南固有的少数民族文化、历代大陆移民进入海南时带来的中原传统文化以及海南移民海外回馈故里的海外文化。这三种文化,在海南这个特殊的地域里面,经过千百年的碰撞、选择和整合,逐渐地形成一种独立的海南文化。

  而从自然上来看,海南具有非常丰富的可资研究的内容。这可以以海南先贤丘濬的文章来进行佐证。周伟民认为,最早对海南的自然环境、人口、组织与文化等四个要素作概括性叙述的,是明代丘濬在1477年写的《南溟奇甸赋》。在自然环境方面,丘濬涉及到如地形、气候、动植物和农渔牧业等某些方面,包括对海南的地理位置、地貌、水文、气候、动植物等地理条件和土地、水、矿产等资源条件作出叙述。至于处在明代中叶期间海南人口、社会组织及文化三种要素,丘濬只能是泛泛而谈。

  正是因为海南有着十分丰富的各领域研究资源,才吸引了众多的自然、社会等诸多领域的专家学者的到来。

  国内学者的著述

  1919年,陈焕镛在哈佛大学阿诺德树木园毕业,取得林学硕士学位。经导师杰克推荐,获得舍尔顿奖学金1500美元。该奖学金规定用于作赴各国研究机关参观游览之用,因为陈焕镛已经在美国留学14年,思乡心切,急于回国。

  于是,时任阿诺德树木园主任的美国著名分类学家萨根建议他去海南岛,认为那是中国植物标本采集的空白点。这正中陈焕镛下怀。于是当年10月,陈焕庸只身来到海南岛。在海南岛他先后采集了数以千计的植物标本,并发现了许多新种和新属。此后他多次派人前往海南采集,为编撰《海南植物志》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到1964年-1965年,经过多年积累后,陈焕镛主持编写、出版了我国第一部省级植物志书《海南植物志》的第1卷和第2卷。至1977年《海南植物志》1-4卷已全部出版,其中收录了海南植物259科,1347属,3391种,7亚种,171变种,12变型。该志是我国最早的地方植物志之一,它的出版为我国植物分类学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与陈焕镛相类似,我国著名文学家郭沫若曾两次来到三亚,既为景迷也为情牵。他甚至受崖县(今三亚市)县委之托,点校《崖州志》,订正旧本谬误,使这部几乎成为孤本的地方志书得以重印流传,而且大大提升其史料的真实性和研究价值。郭老还游览了天涯海角、大小洞天等,眷恋于三亚自然生态景致,留下了诸多歌咏三亚的诗文,较早地向外宣传三亚。

  郭沫若与陈焕镛的故事,正是我国无数矢志在海南进行自然科学及社会人文研究和著述的学者的缩影。他们的研究,遍及海南的各个方面、各个领域。

  外国学者的考察

  1932年8月3日,德国人类学家史图博来到昌江,从牙营、鸡心、乌烈、七差、重合一直走到王下乡,前后13天。他自豪地说,此次调查所选择的线路是过去欧洲人所未尝试过的。他先后多次进入中部山区,徒步作纯粹的人类学田野调查,写出了国际上公认的研究海南岛黎族权威性著作《海南岛的黎族》。

  在国内掀起海南研究考察热的同时,许多外国学者也加入此行列,甚至更早,其中以动物学界最出科考成果。无论是作为中国南大门的战略地位,还是天然宝库的资源价值,海南岛很早就引起了国外科考界的注意。一拨拨外国人通过各种渠道而来,试图解构海南岛。我省生态学者颜家安博士认为,在当时为科学服务的科考中,最有成绩的当数动物学界。

  在鸟类方面,最早到海南岛科考的是英国人R·斯温霍。早在1868年任琼州领事时,斯温霍就到海南各地进行标本采集,1870年时已发现海南岛的鸟类有172种。此后,不断有外国人更新海南岛已发现的鸟类纪录,到1910年,E·哈特梯在《海南岛的鸟类》中报道有281种。

  海南岛的兽类,也是国外科考关注的热点。1869年,斯温霍就向外界报道了海南岛的鹿和其他哺乳动物,并确立了海南野兔为一个新种。1892年,英国动物学家菲尔德·托马斯记述了海南黑冠长臂猿。而后,托马斯、美国生物学家波普等人又对海南兽类做了专门报道。波普所采的兽类标本,有不少是美国动物学家艾伦整理,并在1925年—1930年出版的《美国博物馆新报》中发表。最后,艾伦对海南兽类作了汇总,当时记述的海南兽类有61种。

  颜家安说,近代外国学者对海南岛的调查研究,基本上都处于草创阶段,但有些工作却是奠基性的,比如动植物的分类工作。(单憬岗)

编辑:赵凯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