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侨务传真—正文 分享
探访三亚藤桥:印尼华侨带回橡胶开辟农场
2017年09月11日 10:34  来源:三亚日报 

  中学时代读过的世界历史仍清晰地印在脑海中: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两河流域,孕育了璀璨夺目的古巴比伦文明。生活在两河流域的古巴比伦人,创造出许多优秀的文明成果,他们建造的“空中花园”被称为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而在三亚的海棠湾,也有横穿山谷、流经各岭,并承载了海棠历史兴衰,却默默归始入海的藤桥“两河流域”。藤桥河由东河、西河组成,东河为主流,发源于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西南部昂日岭,东南流经新政镇、加茂镇和三亚市海棠区,于海棠区东南与西河会合流入大海。全长56.1公里,流域面积709.45平方公里。途纳响水河、藤桥西河等支流;藤桥西河发源于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新政镇报什村,终点为海棠区海丰村,全长35.73公里。《光绪崖州志》上记载:“藤桥东水,源出保亭县某代弓石岩岭。西流,入州境。……绕藤桥市东南,与西河会,下合口港,入海。”上百年来的藤桥河,随着时间的更替,也在不断上演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九月的海棠湾阳光仍然灿烂,行走在富有现代感又不失古典韵味的藤桥古镇,穿过横跨藤桥河的大桥,沿着河堤,走进那个连村名都雅致的东溪村,看渔民们在藤桥河里捕捞生活,想着河面上那些旧时的繁华喧闹,远去的咿咿呀呀的橹声,还有那些驶过唐宋元的早已抵达了时光彼岸的商船,浓郁的诗意扑面而来,徜徉其间,让人恍然留连在汤显祖“琼潮不解人朝夕,半月东流半月西”的诗词里。

  三亚,古时候的崖州,被称为边陲、“鬼门关”,在陆地交通闭塞的年代,水道交通占了主导地位。藤桥合口港,藤桥东、西两河,与大海相连。一百年前,藤桥河河流通畅河道深宽,河床水域面积广,潮汐涨落,平均落差2.5米,水域对岸宽度平均为16米,水深平均为2.5米。港中心区至海长度约为4公里,最深处约16米,宽22米。可泊中小商船60多艘,可避12级以下台风。该港连接后海湾,可停泊商船60多艘。铁炉港通达江前港。唐朝时期,各种事业做得风生水起,对外贸易发达,波斯、阿拉伯等国的商船每年往来于中国各地港口,海棠湾是必经之道,藤桥合口港、铁炉港、后海湾,自然成为往来商船加料和避风的场所。本地又盛产热带山货和土特产,越来越受到外国商贾的青睐。传说,海棠湾的椰子就是人们在与阿拉伯商贾进行货物交换中引种扩种而来的。

  史料记载:唐时海棠湾有两个墟市:一是藤桥,二是后海湾,以藤桥墟市为旺。唐初,藤桥墟市设在旧市村至合口港河岸一带,称铺子市。至明朝洪武年间,天下屯田,铺子市被垦为文昌洋。墟市迁移到藤桥镇新街尾,占地约20亩,为中心集贸市场,两旁是多间草室,组成日杂百货摊。至乾隆年间,墟市已形成规模,逢周一、周六为大市,周三、周五为小市。

  藤桥的商业港口允许外国船只入港停泊。许多客商通过藤桥港来往于澳门、江门、越南及本岛各口岸,进行异地货物交易。藤桥货物充足,输入的有漆器、铁器、钢锻、银制手工艺品、铁具、盐、面粉、瓷器等。输出的有竹、藤织品,有鹿茸、香料、槟榔、椰子、黄蜡、高良姜等。到了宋代,黎族纺织品走红,被商人评价为“机杼精工,百卉生化”,并出现了采矿业和各种生活食品。藤桥薏米酒驰名遐迩,成为海南岛的特产之一。大陆中原和本岛汉族地区的客商云集到藤桥墟市上,抢购黎被和珍珠、玳瑁及热带香料、草药等。明代以前,墟市是朝集午散,到了清代,出现了全日不散的墟市。既有外国商船往来,又有内地和本岛客商云集,也有本地保亭新政、加达、三道地区和陵水英州一带村民及林旺群众赶集。黎族群众集队而来,吹牛角为号,结队而归。

  商品的频繁流通,带来了海棠湾经济文化的繁荣昌盛。此时,藤桥正街店铺多了起来,各种商铺如雨后春笋般落户藤桥,有福昌商行、公昌商行、叶成丰商行等。外来客商有些人落户藤桥。广州商人在藤桥陆续兴建了“六行会馆”、“广行会馆”。这些会馆成为大陆客商和游人的旅馆,使得每年成千上万的商旅往返,促成了吃、住、行、游、购一条龙服务。客商们都说:“有钱去南洋,没钱来藤桥。”由于藤桥墟市的繁华,就有了“小南洋”之称。

  随着历史潮流的推进,经历朝代更迭和战争,海棠区一带也由盛至衰。直至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到来,国际旅游岛的定位给蛰伏已久的海棠湾带来了曙光。

  丰富的旅游资源、独特的岸线让海棠区成为三亚旅游发展的“新热点”。

  说起海棠区,人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其作为“国家海岸”的称号,随着各大五星级酒店的入驻、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建成,风情小镇拔地而起,三亚国际免税城的人气飙升、美丽的海棠湾正焕发出新的活力。

  海棠区原名海棠湾镇,于2001年由林旺、藤桥镇合并成立。2004年海棠湾规划启动,省政府于2007年正式批复海棠湾分区规划及城市设计,总体定位为“国家海岸”——国际休闲度假区。2008年,中共海棠湾工作委员会、海棠湾管理委员会成立,海棠湾开始进行实质性开发建设。

  藤和桥,总会给人以遐想。对于“藤桥”这一名字,还有一段传说呢。据民间流传,在唐初还没有藤桥这个名称,只有一条一字形60米长4米宽的铺子市,称正街。唐贞观二年,设置吉阳县,县衙初设在今旧市村。第二年,县官发现藤桥东河河面上,有人用河边的大红蔓藤架桥过河进市,于是就把县衙迁到正街中心建县衙,称正街为“藤桥市”。据《三亚市志》记载,“藤桥之名乃因旧时当地人用藤架桥而得。”而在三亚年长的一些市民记忆中,藤桥用三亚话读,谐音“甜桥”,是一个非常有寓意的地名。《崖州志》中记载:“宋熙宁六年,废吉阳县为藤桥镇。”藤桥东水、藤桥西水也记载在上。一直到现在,不少人还是习惯将海棠区叫成藤桥。

  海棠湾有三条主要的河流,分别为藤桥东西两河和龙江河。藤桥河由东河、西河组成,东河为主流,发源于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西南部昂日岭,东南流经新政镇、加茂镇和三亚市海棠区,于海棠区东南与西河会合流入大海。全长56.1公里,流域面积709.45平方公里。途纳响水河、藤桥西河等支流;藤桥西河发源于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新政镇报什村,终点为海棠区海丰村,全长35.73公里。《光绪崖州志》上记载:“藤桥东水,源出保亭县某代弓石岩岭。西流,入州境。……绕藤桥市东南,与西河会,下合口港,入海。”

  藤桥河向着浩瀚的大海奔涌,不舍昼夜,流经椰子洲岛。顺着河流,踏上椰子洲岛,这里是藤桥东西两河的入海口,由17个小岛屿组合而成的椰子洲岛,具有独特的水系生态,是目前海南保留最原始的自然景观岛屿之一,蓝天、绿洲、碧水、银滩构成的美丽画卷让人陶醉。

  绵长的椰林如画卷般在港湾里铺开,远远望去,岛是独立的,立水中央,岛上寂寂沉睡的大片椰林郁郁葱葱,就像在海边的翡翠,四周被平静的河流包围着,让人很难相信一公里外就是汹涌澎湃的大海。远处青黛色的山峦缠绕,满目清新,而略带着咸味的空气中透出无人的静谧。碧蓝透澈的河水、满天彩霞和如练银滩,构成一幅绝美脱俗的画卷,让人顿觉海阔天空,宛入人间仙境。

  当年,无数的华侨、大陆人来此定居安家,为三亚的农业发展奉献力量。在海棠区内,还有一段关于华侨从印尼带回优质橡胶品种的故事:1953年春,得知祖国的发展建设急需橡胶的雷贤钟历经千难万险,从马来西亚带领18名橡胶工人及运载了优良橡胶品种回国,来到了海棠区的南田农场。在他的精心栽培和技术指导下,第一批高产的优良橡胶品种开始在这片土地上健康地存活下来,从此开启了我国橡胶生产业的飞速发展,让三亚成为我国热带橡胶种植的重要产地,也为我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时至今日,雷老先生已逝世多年,但他给南田农场乃至全中国都留下宝贵的财富。

  行走在海棠湾畔,漫步在藤桥西河滨河公园,这里的蓝天碧水、植被绿地让人流连忘返。今年80岁的林老伯几乎每天都来藤桥河边钓鱼、休闲。他告诉三亚日报记者,他就是“土著”的藤桥人,藤桥河的起起落落历史变迁他很清楚。在林老伯的描述下,往日的景象随着想象浮现在眼前,藤桥河远去的橹声又回荡在耳际。

  如今,海棠湾的人们每天沿着河边或海边观日出月落,恣意悠闲,虽然不能像诗人海子那样喂马、劈柴,但在关心粮食和蔬菜的生活中,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如今的海棠湾,经济体系已繁复多样,不再单一的依赖于港口。但是“母亲河”却依然是海棠湾的生命之源,她以己之力,养育了海棠湾上万人口,滋润着万亩土地。

  千百年来,藤桥河从未断流,而是川流不息,长兴不衰。然而,今天的藤桥河因为水位下降,河床变窄,“她”的身体不再丰盈;因为垃圾投放,污水排泄,“她”的眼睛不再清澈;因为人为破坏,“她”的内心充满创伤。

  为此,海棠区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清理沟渠、河道,打击非法排污、河道非法采砂等违法行为,还实施了截污工程、建设污水管网,全面建立“河长制”管理体系,管理藤桥河。“保护环境,爱护母亲河”成为人们的共识,在藤桥两河的岸边都设立着“河长”的姓名、职责及管理目标的牌子。“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护得了万里清渠,方可续千秋万代。“河长制”从此走上历史的舞台,藤桥河终于有了“父母官”。

  河流向来都蕴藏着人类文明的历史记忆。藤桥河静淌了千年,今后也会一直随岁月流转,滋养海棠湾的子孙后代。

  “保护母亲河,不是一句口号,不是眼前蝇头小利,不是目光短浅的三分钟热度,这是一场共续千秋万代的大业,是在为后人谱一曲川流不息的篇章。”海棠区相关负责人表示,海棠区人民一定能接过先人留下的环境资产,保护好母亲河,传承给下一代,让这条流向春天的河流永不干枯、流向未来。

  站在海棠湾这片有着丰厚人文底蕴的土地上,看着逝者如斯夫的河水,感受着藤桥墟市及河流的种种变迁与岁月的洗礼。

  如今,藤桥河又见证了这抹海湾、这片与世无争的热土正在迅速崛起。

  (苏隐墨 部分史料摘自《三亚海棠湾乡土人文录》)

编辑:赵凯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