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安枪案民警:开枪前手被打肿,快握不住枪(图)
2015年05月24日 08:31  来源:中新网-新京报  宋体
  5月20日,庆安枪击案当事民警李乐斌对记者讲案发时的情况,在谈到开枪情节时模拟了当时的掏枪动作。
  5月20日,庆安枪击案当事民警李乐斌对记者讲案发时的情况,在谈到开枪情节时模拟了当时的掏枪动作。

  5月21日,哈尔滨铁路运输检察院检察长孙成毅表示,在调查、核实大量证据的基础上,检察机关认定,庆安事件中民警李乐斌是依法执行公务,在处置此事件中,使用枪支依规合法。

  5月14日,哈尔滨铁路公安局曾公布“民警开枪是正当履行职务行为,符合相关规定”的结论。检方独立调查后,其结论与铁路警方认定的结论一致。

  徐为何堵门赶旅客?

  徐纯合的母亲权玉顺对警方表示,从今年春天开始,徐纯合就心情不好,他想外出散散心。徐的亲戚钱利民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徐这次去大连不是去上访。

  视频显示,案发当天,5月2日9时58分,徐纯合一家5口出现在庆安火车站,并购买了两张当天下午4点14分发车去大连金州的K930次火车票。

  视频显示,从买票到事发,徐纯合其间几次进出候车室,未有人阻拦。徐纯合每次从安检口通过,安检员也没有与其说过话,也未注意他。

  12时许,在庆安火车站,徐纯合将要进站的乘客推出门外,把候车室的大门关上。

  据权玉顺说,事发当天午餐,儿子喝了一杯2.5两的50度白酒、半瓶啤酒。儿子堵门拦旅客可能是喝了点酒加上精神不好。

  尸检报告显示:徐纯合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28mg/100ml,已超过醉酒标准。

  民警为什么要开枪?

  安检员齐贵民与徐交涉无果,叫来当班民警李乐斌。

  从视频上看到,李乐斌与徐纯合接触到此后开枪,时长3分30秒。

  视频显示,徐最开始拿矿泉水瓶打李,又做掏东西动作。“他还一边说要捅死我。”李说,看到徐没有掏出凶器,他就马上收回枪,并转身小跑到值班室。

  徐纯合快步追李,并踹打值班室的门。数秒后,李打开值班室,手持1米多长的防暴棍,与徐厮打。徐拽着母亲到李面前,又将7岁的大女儿抱起来,举到头顶,朝李摔过去。

  一位给车站食杂店送货的男子说,徐纯合抱起一个女孩举过头顶,用力摔到地上。小女孩哭得非常厉害。

  目击者、17岁的学生田某说,看到徐拽老太太又抓女孩,他非常生气,想过去一起制服徐,但看到小女孩被摔,他立即赶去看女孩有没有事。

  目击者王先生称,当时徐嘴里一直说话,意思是警察不敢动手,并向警察示威。

  “不用枪已不能阻止他的暴力行为了”,李乐斌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徐纯合摔孩子,抢防暴棍,“我当时掏枪警戒,还对他进行了口头警告”,但徐还用警棍打警察。李说,当时,他握枪的手都被打肿了,“快握不住枪了”。

  枪击调查程序如何?

  5月14日,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形成“民警使用枪支依规合法”的调查结论。检方在此基础上开展了独立调查,其结论与警方的认定一致。

  5月21日,哈铁检察院检察长孙成毅告诉新京报记者,5月2日枪击事件发生后,检察机关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独立开展全面调查、核实。

  据介绍,检方工作组调取了事发现场的监控录像、目击者证言、当事人陈述,以及警棍、枪支等物证照片,伤亡鉴定和枪支弹道鉴定等100余份相关证据材料,经过十多天的调查,最后认定民警开枪依规合法。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学院博士生导师杨宗伟教授表示,徐纯合最初的行为属于治安范畴行为,警察的制止也是有效的。但后来用水瓶砸警察、摔孩子,都属于使用警械的范畴。在过程中其行为又有升级,尤其是抢夺防暴棍。警察掏出枪支警告,都未有效制止,最后才开枪。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王锡锌认为,如果在当时情况下还不开枪,民警就有可能涉嫌渎职。

  视频是否存在造假?

  哈铁警方公布了监控视频后,曾有人质疑视频作假。5月21日,哈铁公安局调查组将监控视频委托给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

  昨日,该中心副研究员高磊对新京报记者介绍,他们对调查组提供的视频进行技术检验,包括检验原始视频是否真实完整,有无人为剪辑、篡改痕迹,送检的媒体剪辑视频是否与原始视频中对应部分内容一致。

  高磊称,此次检验主要从视频的创建时间、修改时间、时间计数连续性、运动人和物变化续性,以及固定物体一致性、光线(照)的变化情况、画面的跳跃和闪烁情况等。

  检验结果显示,这些视频未见异常。送检的原始视频包含2015年5月2日8时46分至13时16分时段视频,经检验没有发现剪辑处理痕迹,而媒体发布的视频也与原始视频对应内容一致。

  ■ 对话

  李乐斌:如不开枪,枪支或被抢

  李乐斌今年30岁,2006年自郑州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后,2007年分配到庆安火车站派出所,二级警员,是所里最年轻的警员。

  庆安火车站派出所所长黄登录称,李乐斌的身体素质和警务素质是所里最好的。

  一个月前,李乐斌在黑龙江阿城接受为期20天的警务技能培训,训练了使用枪支、警械的规范,以及各种警情的处置技能。从阿城回来后,李乐斌作为警务教官,负责培训所里其他的十几名民警。

  最初用不到手铐枪械

  新京报:你第一次掏枪时,为何又迅速放下?

  李乐斌:按照警械使用的相关规定,当时的情况下不允许用枪,当时他没有掏出凶器,我也不能用枪瞄准他。我当时就想回去拿警棍。

  新京报:有网民提出,你若最开始用手铐把徐纯合铐住,就不会有后来的事?

  李乐斌:最开始在安检口时,按照相关规定,当时也达不到使用手铐的程度,他没有暴力袭击我。但后来暴力不断升级,也来不及去多想。

  新京报:像他这种行为,按规定应怎么处置?

  李乐斌:应该按制住强行带离。当时拿防暴棍出去,就是想先控制住情况,不要恶化。

  新京报:当时有没有意识到,会跟他发生更严重的搏斗?

  李乐斌:我取防暴棍,首先是因为他这个人力量很大,最主要的是考虑候车室有很多人,如果伤到其他人,后果是很严重的,我必须马上处置。

  新京报:视频显示,你俩有一个相持的过程,期间他说什么话了吗?

  李乐斌:主要是一些骂人的话,嘟嘟囔囔的。

  新京报:看视频,感觉你用防暴棍时并不坚决?

  李乐斌:我当时只是想着制服,并不是想致命。如果打到头部,怕造成致命伤害,我主要击打他的大臂肌肉群。

  “没想到他扔自己孩子”

  新京报:他把老太太拽过来,你是怎么想的?

  李乐斌:我当时先是往后退,把棍子收起来,观察老太太有没有摔倒。

  新京报:你知道他后来摔的是自己孩子吗?

  李乐斌:不知道。周围有孩子很正常,但他抓起来就不正常了。我记得当时打他抓孩子的手,不想让他把孩子抓住。他把孩子举起来,往前扔,扔出很远。

  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丧心病狂把自己孩子扔到地上。

  新京报:这时你听到他说过什么吗?

  李乐斌:他当时说很多没有实际意义的话,骂人的话居多。他拖拽老人,后来他摔孩子,这让我很惊讶。

  “持枪右手被打肿”

  新京报:扔完孩子又打起来了?

  李乐斌:他扔完孩子又来抢防暴棍,我没来得及看孩子,用余光瞟了一眼,孩子应该是不动了。他又来抢防暴棍,我就喊:“别动,否则使用武器”。

  新京报:你这个时候并没掏枪?

  李乐斌:还没有,必须对他进行口头警告。摔孩子已经严重威胁到周围旅客的生命安全,不管孩子是谁的。现在回忆起来这个片段,也很揪心的。

  新京报:你在什么情况下开的枪?

  李乐斌:他打我第二棍子时,我先喊“别动”。第二下打到了持枪的手上,打完我的手已快握不住枪了。如果再打一下,甚至不用他打,都要握不住了,如果枪握不住,枪支可能被抢。就是事后想掏电话向领导报告时,手机已经掏不出来了,当时又红又肿(向记者展示他的右手,十几天后仍红肿)。

  开枪时没时间瞄准

  新京报:当时为什么没有鸣枪示警?

  李乐斌:在封闭的空间内,如果鸣枪,有可能会发生跳弹。

  新京报:有瞄准吗?

  李乐斌:当时他一棍子一棍子抡下来,时间是非常短的。当时我们的距离太近了。

  新京报:后退掏枪时,按什么姿势射击?

  李乐斌:这个距离需要后退一步,是条件反射吧。不能脸对脸,我必须后撤一步。当时考虑不了那么多。

  新京报:当时有意识打哪里吗?

  李乐斌:没有,只是想制止他,并不知道打在什么位置。看他中枪了,就赶紧让人打120。

  “正常执法却受质疑”

  新京报:之前知道徐纯合吗?

  李乐斌:我不知道他的身份背景。但不管个人有什么不满,也不应该用违法的方式来发泄。

  新京报:最近你的情况怎样?压力大吗?

  李乐斌:你也能想像的到,最近压力比较大,一直在配合调查。妻子替我觉得委屈,心理方面受到一定的影响,觉得是人民警察正常执法,却受到了很多质疑。(摄影/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编辑:凌楠

相关报道:"庆安火车站事件"追踪 开枪是否必要且合法?(图)
          黑龙江庆安枪案调查结果公布:民警开枪正当(图)
          庆安枪击案后当地官场被集中举报 记者涌入县城
          黑龙江庆安县副县长被停职 名字仍在官网上
          公安部回应庆安枪击案
          黑龙江庆安副县长因学历造假被停职 其妻“吃空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