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急救护士除夕夜坚守 忙抢救没空接母亲电话
2015年02月26日 07:43  来源:南国都市报  宋体

  和除夕夜一样,护士小庄在出诊间隙,忙着整理车上的必备急救药品和医疗工具。南国都市报记者王忠新摄

  “我记不清几年前的大年三十吃过什么饭菜,但我却记得那些生命危在旦夕的患者……”海口市120急救中心医生刘园园告诉南国都市报记者。当万家灯火家人团聚的时刻,大年三十,仍然有一群人坚守在岗位一线,他们敢于和死神赛跑,他们就是海口市急救中心医护人员。为了让市民过上安心年,这群平均年龄还不到30岁的急救天使,把襁褓中的孩子托付给亲友,没法和家人围坐一堂,毅然选择了坚守。 □南国都市报记者王忠新

  除夕夜忙着抢救昏迷阿婆 没空接母亲电话

  大年初六,记者走访海口市120急救中心。

  “我忙到凌晨3点才有空看下手机,原来我妈连打来几个电话,我都没有接到……”海口市120急救中心李勇告诉记者,大年三十当天他在龙昆南值班点值班,因为出诊较多,他和护士庄少丽忙得团团转,别说看春节晚会,忙起来时,就连发个短信接个电话也成了奢望。

  “丽晶路有老人昏迷不醒,请马上出发!”2月18日,除夕夜里12点左右,电话响起,李勇和护士庄少丽跑向急救车,司机老梁驾车一路呼啸,赶往丽晶路。

  “除夕当天的出诊,多为老年患者,以心脑血管突发疾病居多。”李勇发现,这名住在丽晶路的阿婆已经79岁,患有高血压的老人疑似突发脑出血,一直昏迷不醒。李勇他们赶到后,立即进行紧急医护处理,并将阿婆送往省人民医院。

  李勇来自贵州。“我很喜欢这份职业,虽然苦点累点,但能把他人从死亡边缘拉回来,我感觉这份职业值得去做。”

  二十岁出头的护士庄少丽告诉记者,她已经习惯了急救工作的艰苦,但有时候,面对刚刚会喊妈妈的2岁女儿时,她仍然感到愧疚。“电话里经常听到女儿的哭声,我却不能回家陪她,感觉有点对不起孩子……”

  根据24小时值班安排,李勇所在的小组三名成员,要从早上7时30分值班到次日8时,而实际上春节期间,他们经常要值班到次日早上11点。

  24小时坚守急救一线 常吃泡面啃饼干

  加班加点,对于急救中心的医护人员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

  “我除夕那天在海甸岛值班,忙昏了头,第二天才看到有同学发来的微信祝福,都困得睁不开眼睛,没法一个一个回复。”大年初六,从外面出诊赶回中心的医生刘园园告诉记者,因为经常熬夜,她有严重的黑眼圈。别人过年拍照留念,她从来不敢拍。

  据了解,今年因醉酒受伤和燃放鞭炮造成的伤害比往年有所减少,但因为春节期间许多居民突发疾病或遭受外伤,仍然让急救中心的抢救工作非常紧张。

  24日下午5时,定安籍医生黄大姐和万宁籍护士小钟正在宿舍吃泡面。据了解,因为春节期间放假安排,初三还能吃上盒饭的医护人员,这几天要面临自己找饭吃的问题。

  “过年能吃上马鲛鱼有鸡肉,但其实我们能安心吃顿饭很难,24小时值班,饿肚子时吃方便面啃饼干,大家已经习惯了。”护士小钟告诉记者,她和黄大姐都是2011年入职,黄大姐和儋州籍丈夫都在中心上班,“他们夫妻俩这几年过年就没好好团聚过,不是他值班就是她值班,今年也一样。他们最犯愁的是,2岁的女儿快上幼儿园了,两个人都昼夜值班,接送孩子都成了难题!”

  大年初一值班医生张霞来急救中心4年了,她孩子在读小学,今年过年就是孩子和丈夫两人在家,她感到特别愧疚。“每次看到患者被抢救成功,看到家属们笑逐颜开,我心里就很欣慰,在岗位上再苦再累也不觉得什么了。”一位司机,一位医生,一位护士,3人一组,24小时值班。医护人员忙的时候一天出20多个警情,有时候连饭都顾不上吃。当记者结束采访准备离开时,120急救电话铃又响了……

编辑: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