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网络“晒”自杀频发引关注 不要给晒轻生者点赞
2014年12月04日 08:32  来源:中新网-北京青年报分享

  接连发生的网络“晒”自杀事件,有的轻生者因网友劝说获救,有的则未能留住生命。当网友在社交平台晒自杀过程成为平常,当死亡以猝不及防的姿态出现在旁观者面前,我们真正能做点什么?也许正如网友所言:“若你不愿施以援手,但请不做死亡推手;若你不想输送温暖,但请不要冷言相加;若你缺乏救赎之心,但请不再恶意起哄;若你讥讽圣母关爱,但请不是魔鬼附身。也许你只想做个看客,那就仅仅做个看客吧,就算结果不那么‘精彩’,你也没有损失分毫,而你的一句恶语,他丧失的是整个生命。”收起身上无处抒发的戾气也许并不容易,但不在朋友圈里点赞,也是不难的。

  越过生命这道坎

  昨天,一场名为“越过生命这道坎”的主题讲座在中国人民大学教学三楼展开,美国圣母大学神经生理和行为科学硕士徐浩渊担任主讲。人大马克思主义学院和人大哲学院以及活字文化主办了这次活动,他们把讲座的信息发到网上,不少其他学院或者校外人员慕名而来;而活动原定的副标题“从知行坠楼事件说开去”在几天前被删去了,这本该是这场活动的原点。

  11月19日,人大毕业生阿非在中国人民大学知行二楼坠楼身亡,引发媒体以及学生内的广泛关注。当日中午一时许,阿非,这个同学眼中的绿茵场上的耀眼的明星,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行“遗言”后,便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事情发生后,其女友小雯在朋友圈发数十条不敢相信这个事实;阿非的母亲连夜乘飞机从武汉赶到北京。然而不管如何做,也无法挽回一个年轻生命陨落的事实。

  “自然界不能再给我们生理生存的压力,现代人的压力来自于社会结构和社会竞争以及种种复杂关系造成的精神压力。”讲台上,徐浩渊一边念着PPT,一边和同学们讲解她今天为什么来讲这样的课。

  组织讲座的两个学院并不是阿非或阿非女友所在的学院,徐浩渊在开讲前就知道了,所以这次讲座并不是一场自杀危机干预或者创伤辅导。徐浩渊说,希望从人性更深层次给同学们讲一讲。她从今年一线城市自杀频发开始讲起,远到两年前某高校化学系主任自杀,到两个月前某大学文学教师跳楼,再到阿非的自杀。“人常常用物质去填补精神需求,但实际上精神需求最终需要精神来满足。创造真正的幸福和愉快。”

  尽管大多数留到讲座最后的观众都称赞徐的讲座,但仍有不少学生中途离场,一位同学告诉记者,他并没有觉得收获颇丰,反而觉得有点“被骗了”。“我是阿非和小雯的朋友,在微博上看到这个讲座,我本来以为会对我有一些针对性的指导,但是老师就是让我们看她的书,这样的效果我觉得不直接。”这位同学告诉记者,近日微博上频发的自杀求救让他很容易想起旧友阿非。他很想知道,如何治愈自己失去朋友的心情,以及如何面对这些网络上的自杀者的求救。

  应对

  面对“晒”轻生 你能怎么办

  为什么越来越多想要自杀的人会在社交平台留下自己遗言?当现实的朋友想要轻生,他们当面向我们告别或者发微博向世界求助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带着这样的问题,北青报记者找到了简单心理网创始人简里里,她曾在高校从事六年心理咨询工作,也处理过多起危机事件。简里里告诉记者,面对有轻生念头的人,我们有一系列事情可以做。“当人们谈论死亡的时候,无论他是什么心理,我们都应该认真对待。”简里里认为,而最重要的步骤是:联系他的家人,或者寻求专业机构的帮助。

  想要自杀的人为什么会在公众平台上留言?在简里里看来,原因是多种多样,“自杀的原因多种多样,比如有抑郁性自杀,有精神病性的自杀;对于自杀者来说,有人确实在通过社交媒体得到别人的注意,有的人可能是在表达攻击,有的人则可能在表达一种留恋。”

  简里里认为,大众对于自杀最大的误区在于,以为这个想轻生的人是在获取别人的注意力,而不理睬;或者周围的朋友都会立即宽慰他说一句“哎,别这么想,活着多好。”“这都不是好的处理办法,说话的人只是在抹平自己心中的焦虑而已。”

  情况一

  朋友和你当面说

  当你的朋友当面和你倾诉死亡的念头时,简里里建议,作为朋友,一定要倾听,并且千万不要答应替他保密。“这很重要,如果一个朋友告诉你他想要自杀,希望和你长谈一次,并且嘱咐你‘千万不要对别人讲’时一定不要答应他,如果在这次保密之后他选择了死亡,活着的人会格外痛苦。作为朋友,你可以通过不为他保密的方式,帮助这个人建立和外界的联系,这会给他一定的希望。”至于沟通的过程,简里里给出下列建议:

  第一步,和他的聊天一定不要回避死亡这个话题,询问死亡的念头:最近什么时候想到死?有没有计划?

  第二步,如果他只是有自杀的念头,可以鼓励他接受专业的心理帮助;如果他已经有了计划,譬如买了安眠药或者找到合适的楼层,就一定要24小时陪在他身边(进行24小时看护),告知他的家人,或者寻求社会专业机构的支持,譬如给回龙观医院的24小时自杀干预热线打电话,让精神科医生或者相关的专业人员提供服务。

  情况二

  朋友在微博/朋友圈留遗言

  如果是在朋友圈或腾讯微博看到轻生的信息,或者一些“告别的动作”,千万不能小觑,如果可以与他对话,可以试试情况一中提出的建议,同时联系他的家人以及专业心理服务机构。

  如果已经不能联系到他本人,就应该尽可能快地联系到他的家人,因为家人最有可能找到当事人。在简里里六年高校处理心理危机的经验里,家人往往是找到当事人最大的线索。

  情况三

  如果你是微博的围观者

  如果只是围观的网友,简里里建议,最好的做法就是控制自己的留言。“批评或者点赞都是不理智的行为。普通人没有经过专业的心理训练,会依靠自己的习惯处理自己的情绪,围观者多半只将自己的感受投射给自杀者而已。”简里里强调,如果非要写些什么,就给他提供专业的联系机构的联系方式,比如说专业机构的自杀危机干预电话,鼓励他求助,这样也许能够帮助这个人。

  对话

  崔永元:给轻生者点赞的人心理有问题

  北青报:第一次在微博上帮助有自杀企图的博友是什么时候?为什么想伸出援手?

  崔永元:比较激烈的几次救人都是在今年,在此之前没有这么激烈的时候,我有时候会想办法开导他们,给他们进行心理抚慰,但是一旦遇到想要轻生的网友,必须要在很短的时间解救下来,这是一种救人的本能。

  遇到这样的情况,所有的人应该帮忙,不然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没了。但是患抑郁症选择自杀的人,准确地说他们是有心理疾病或者心理感冒的人。这个时候对他们的劝告和安抚,都属于心理干预,这是一个很专业的事情,不是谁有热心肠就能帮忙的,如果没有相关常识,你的干预可能会起到反作用。我的心理医生也不主张我做这个事,我虽然有经验,但不够专业,临时知道一些心理医生告诉我的好办法,但能救下这个人有可能对我自己也有危害。但是在网上遇到突发情况来不及的时候,本能地想要救人。就像是看到人掉到河里,不知道水深浅也想救人一把。

  北青报:发现这种微博求救后,你一般会怎么做?有什么策略吗?

  崔永元:从心理疏导的角度来讲,我能做的是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在这个时候不是只想着自杀这件事,会有很大的缓解效果。我救人的时候,不会和他们谈自杀或者死,或者问他们你要是跳了之后家人孩子怎么办?这些都是没用的,我基本都是开玩笑的,“你看你都没见过我,你跟我聊一次,聊完没用,咱俩试着做个生意开个网店,火了呢”,我理解,在搞不清对方是因为什么,这个时候最好的方式是转移注意力,然后第一时间报警,让警察尽快找到他的位置,他身边有人,悲剧基本就发生不了了。救人成功后,我会在5分钟之内删掉所有微博,避免让这个人反复看微博再次回到轻生的时刻。

  北青报:如果网友想学,有什么可以传授的吗?

  崔永元:简单地说,心理疏导和政治思想工作完全是两码事,千万不要用“社会培养你这么多年你这样做对得起谁”、“大家都在为国家做贡献,你却选择跳楼”这样质问的方式来问,这样的话只能逼着他尽快行动。如果家人能在社交平台上和轻生者对话,也千万不要说“你要是喝药我也不活了”这样的话,要说就说特小的事儿。另外就是,千万不要帮倒忙,鼓励他们,开玩笑,如果帮不上忙就不要帮。

  北青报:网络上还有很多人在轻生者的微博下点赞。

  崔永元:千钧一发之际还会这样说的网友,我认为他们的心理也是有问题的,当然具体的诊断要看心理医生,如果医生说他心理没有问题,应该说是半个歹徒了。千钧一发的时候,应该找重要的做,不能帮忙的,别添乱。

  北青报:成功几次之后,是不是有很多人@您?一个人处理得过来吗?

  崔永元:每救一个人,我会收到上百的私信,都是有心理问题的患者,找我这里来咨询的。我根本不敢回答,我没有这么专业,我的医生也不愿意我做这样的事,我基本建议他们去医院看医生,这是最好的方式。

  相关新闻 网络晒自杀并非个案

  12月1日下午2时许,山西大同一名网友发微博称准备自杀,并表示自己会在凌晨零点之前割腕自杀,此微博内容迅速在网上引起关注。大量网友积极留言劝说,著名主持人崔永元也参与其中,和网友一并劝说该网友放弃自杀念头,崔永元一再向其请求对话,并反复表示:“我能解决你所有的问题和困难,相信我!”大同警方接警后迅速展开搜索,在定位该少年具体位置的过程中,网友和警方积极互动,最终于2日凌晨1时左右,成功找到并解救自杀少年。

  而就在前一天中午,四川泸州一19岁少年在网上发博晒图,称自己因网恋失败而准备自杀,并发表图文全程直播自杀。此微博内容引发大量网友关注,泸州警方也展开线下搜索,但不幸的是,该少年被警方找到后,经抢救无效,最终身亡。

  年轻人屡屡在社交平台上晒自杀过程,似乎已经不是个案。根据传播学者、南昌大学教授郑智斌统计,仅2011年至2013年间,有报道可查的网络自杀案例至少有23例,死亡5例,且23例当事人均为年轻人。

  今年4月21日晚,一位名为何雷的网友在微博发文称自己患有抑郁症,且“去意已决”,之后便失踪。崔永元得知此消息后在微博喊话:“人这一辈子没啥大事儿,是我们把它想大了,咱们一起让大事儿变小。”并号召网友和自己一起喊何雷。经过一夜的努力,第二天上午9点,崔永元网上发文称:“这个臭小子联系我了,我来收拾他。”至此,这位自杀网友被成功挽救。(文/见习记者 高语阳 制图/王慧)

分享编辑:凌楠
中新网海南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海南新闻
more
视频新闻
more
工行广告
娱乐新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