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铁路大亨"王春成被查 曾向军方大老虎送房产
2014年07月28日 09:42  来源:人民网分享

  王春成与其家乡阜新市,存在着某种微妙的共生关系:作为资源枯竭型城市,矿竭城衰的阜新以各种优惠政策滋润着春成集团的崛起;后者在壮大到一定规模后,又反过来对阜新负有某种责任。

  起家摆摊倒煤

  上世纪90年代初,王春成率先被命运推入无常的轨道:由于所在的刨花板厂破产,他下岗了,同时下岗的还有他的妻子闫凤杰。夫妻双双下岗的现实,唤醒了王春成的谋生本能。阜新作为一个矿坑上的城市,别无其他机会,走投无路之时,他把目光投向了煤。

  一位曾为新邱露天矿下属企业职工的当地矿主回忆,“刨花板厂破产后,王春成和我们一批人开始在新邱矿的矿坑下偷煤自己卖。过了一段时间,有一些积累,他买了一台四轮拖拉机拉煤挣钱。”

  一开始,没有任何煤炭从业经验的王春成缺乏销售渠道,只好采用最原始的销售方式:街边摆摊叫卖。一位熟悉他的人士透露,王春成成立了一个煤炭销售处,其实就是个体户,把煤堆在路边支个摊子,做路过车辆的生意。在观念保守的阜新,即便是这种经营方式,当时的竞争也并不激烈。

  摆了几年地摊后,1994年,王春成获得一个固定的大客户:距新邱150公里的锦州电厂。前述当地矿主回忆,闫凤杰比王春成交际广一些,有一次出差在火车上认识了一位老干部,后者向锦州电厂介绍了闫凤杰,王春成开始往锦州电厂发煤。

  电厂收煤是按发热量计价。前述矿主称,王装好煤之后,常年租一台捷达轿车,先于运煤车到达电厂,利用当时管理的漏洞,疏通打点好煤质化验、检验人员,多算卡数,达到低卡高价的目的。到后来,其煤炭不用汽运,改用列车运输,采用盖帽的方式--上面是合格煤炭,下面混着劣质煤甚至是煤矸石销售。

  “他的经济意识比较超前,我们都在当地做,一吨煤盈利二三十元就比较满足了,但是他已经想到向外销售、成规模销售。”前述矿主回忆,“我们还认为打车是奢侈的事情时,他已经能常年包车。”在他看来,王春成善于把握机遇,注重交际,特别是对其事业可能有积极作用的人更是敢于投入。

  与此前的练摊不同,拿到锦州电厂的大单之后,王春成必须自己发煤,由此意识到铁路对于煤矿的重要性。一位当时供职于新邱矿煤场的人士回忆,新邱矿的煤场到锦州电厂有条专线,王春成为了解决运力问题,专门找到煤场工作售货员,每个月给5000元,换得煤场约120米的货位(在铁路边上装煤的位置)。”

  王春成的经商才能在锦州获得了认可。时值全民经商热的大潮,锦州老干部合伙集资了120万元创办晚辉公司。其中一名退休老干部是王春成姻亲的姻亲,他将其中80万元给了王春成,邀请他出任晚辉公司经理,还给他配了一辆高级轿车。“他从前没见过那车,以至于在车里睡了一晚上没回家。”春成集团下属企业一位负责人回忆说。

  1996年,晚辉公司经理王春成手提40万元现金,回到新邱矿买煤。“那时候哪有这场面。”前述新邱矿煤场人士说,“煤场堆满煤,大车排队拉煤,那一个月,我们单位堆了将近10万吨煤,不停地往锦州装车。”

  初试铁路修建

  生性进取的王春成并不满足于简单做销售,在积累到原始资本后,他把目光瞄向了上游的开采环节。

  当时很多国有企业实行承包制,新邱矿也是如此。新邱露天矿是一个露天的大坑,周边有很多个人承包的井工矿,在地下打个洞就可以往外掏煤。王春成收购了其中一个个体的小井一号井,干了几年,又收购了第二个井中部井。靠这两个井挣了几年钱以后,他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转机。

  2001年12月,阜新被国务院确立为全国资源枯竭型城市经济转型试点市。此前两个月,春成集团刚刚重组了新邱露天矿。无论对于政府、企业与职工来说,这次重组都相当于一个解脱。

  当时,整个阜新市都陷入了绝望的谷底,不知希望何在:全市三分之一以上的地方工业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19.2万产业工人下岗,占职工总数的28.8%;101平方公里采空区地表下沉;四分之一的城市人口处于最低生活保障线以下;500多万平方米的棚户区拥挤成片。

  因为收不到工资,一些矿务局职工阻断铁路甚至采取极端行动卧轨自杀。新邱露天矿的情况也类似。历经多年开采后,新邱矿只剩残煤,开采成本较高,加之老国企的粗放式管理与历史包袱,企业奄奄一息。在破产以前,“闹事”的职工让政府头疼不已。

  无奈之下,市政府在经主管部门批准后,提出两个条件公开“招亲”重组:一是必须拿出1000万元重组资金,二是潜在的重组方必须得到500多名职工的认可。

  王春成报名参与了这次重组,竞争者包括一位矿上集体公司的总经理。当时,对于王春成而言,资金已经不是问题。而在由职工、政府代表、周边村民等参与的破产公投中,王春成在经营两个井工矿时展现出的管理能力,为他赢得了大部分投票。

  2001年6月,王春成注册成立春成集团,后又成立新邱露天煤矿有限公司装入春成集团。此后的几年,阜新市又陆续把几家当地国企交给他重组。

  接手新邱矿后,王春成将职工的人均工资从三四百元提高到七八百元,回报了职工的信任。他的慷慨多少也与运气有关。适逢国家重新规划露天矿,需要在矿区内重新规划道路,将路铲成煤道。在修路过程中,施工队伍推掉了一个小山坡,结果发现一个很大的沉煤堆。这个意外的发现,大大延续了这个残矿的采矿期--开采十年后,新邱矿才闭坑。

  从煤炭销售环节进入开采环节后,王春成又开始谋划进入运输环节。他主导建设了从煤炭货场到阜新发电厂一段4.6公里的鑫园铁路。

  阜新市铁路办人士介绍,当时,阜新发电厂每年有三四百万吨的煤炭需求,需求很大,以发电为主,附带城市的部分供热功能。电厂为了扩容,需要场地来仓储。随着城市的外扩,电厂周边没有煤炭仓储的地方,但在东阜新有一个煤炭储存场,离厂区有几公里。

  王春成拿出近千万元,与沈阳铁路局一家下属公司合资修了鑫园铁路,这是点对点的专线。他的初始想法是,修好铁路挣其他煤商的运输费用,由此自己、电厂、煤炭经销户三方受益。

  “他的想法是很超前的。”一位阜新市铁路办人士评价,“修好后确实盈利,每年几百万元的收入,他和铁路分成。”

 [1] [2] [3] [下一页]

分享编辑:薛文埔
中新网海南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海南新闻
more
视频新闻
more
工行广告
娱乐新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