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儋州女大学生被错抓无罪释放一年 警方未公开致歉
2013年09月12日 07:52  来源:南国都市报分享
陈尾姑拿着《释放证明书》
陈尾姑拿着《释放证明书》
陈尾姑说她现在经常做些奇怪的梦
陈尾姑说她现在经常做些奇怪的梦

  一个普通家庭 手心手背的抉择

  海南女大学生被福州警方错抓

  2011年9月2日,海南女大学生陈尾姑原本恬静的大学生活戛然而止。警方带走了作为“网上通缉犯”的她,一关就是9个多月。从未出过岛的她被指控涉嫌2007年在福州参与一起盗窃案。

  2012年6月29日,因涉嫌盗窃被羁押9个多月的陈尾姑走出福建省福州市第二看守所,重获自由。5天后,福州警方召开新闻通气会称,陈尾姑“涉嫌犯罪的证据已排除,依法予以释放”。而参与作案的真正嫌疑人,陈尾姑的二姐陈宝女,在自首后,于今年6月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生活轨迹因此改变的女大学生陈尾姑,在事情发生后首次面对媒体。

  2011年9月2日,生下儿子的第3天,陈宝女躺在病床上,接到了大姐陈才女的电话:“尾姑被警察错抓了。”陈宝女的身子不禁一颤,剖腹产后未愈的伤口阵阵剧痛。育婴室里孩子的哭声原本悦耳,顿时变得刺耳起来。陈宝女极力驱赶着内心的恐惧。老母亲蒲妹侬得知陈尾姑被抓,气得血压升高,到医院打点滴。怎么办?让陈宝女自首,又一个女儿要背负盗窃之名一辈子。她的孩子才出生几天。不让她自首,小女儿陈尾姑怎么办?

  “是我做的,不能让小妹替我背黑锅。”陈宝女决定去自首。最终的结果是一个女儿被还以清白,另一个女儿自首获刑。蒲妹侬说:“偷东西的女儿,我劝她自首,一点都不心痛。但小女儿被冤枉,我死也要讨回公道。”

  这一宗错抓事件里,一个普通家庭究竟有怎样的情感纠葛?最终,一条被人性的暗影所拘束、绑缚之路,被熠熠燃烧的深爱照亮。□南国都市报记者 杨金运/文 陈卫东/图

  妹妹陈尾姑

  “关一辈子我也不会认罪”

  2013年9月10日上午,儋州那大镇陈斗时家中,妹妹陈尾姑抱起一个小孩,旋转了几圈又放下,显得百无聊赖。毕业后,陈尾姑待业在家,很少出门,陪小孩玩和上网聊天是她的消遣方式。除此之外,陈尾姑还喜欢独自一人跳舞。

  1987年出生的陈尾姑,是个热爱跳舞的姑娘。9月10日这一天,接受南国都市报记者采访的间隙,她翩然起舞。陈尾姑的哥哥陈斗时说,跳舞时陈尾姑那么自信,就好像一年前那次长达9个多月的羁押,未在她身上留下阴影似的。

  改变陈尾姑人生轨迹的那件事,发生在2011年9月2日。

  当时,陈尾姑在海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读大一,学的是舞蹈专业。她是个幸运的孩子,被选中排练3个舞蹈,在迎新晚会上表演。她提前一个星期到了学校和队友一起排练。9月2日中午,她在宿舍吃饭,接到辅导员的电话,要她到办公室一趟。

  在辅导员办公室坐了不一会,几名民警突然出现,说陈尾姑是网上通缉犯。“我非常害怕,问他们是不是弄错了。”陈尾姑说,她近乎歇斯底里地和民警争吵,“他们叫我不要吵,到了公安局再说。”

  陈尾姑给哥哥陈斗时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焦急地说:“哥哥,怎么会有公安局的来抓我?”陈斗时在电话那边愣住了。一天前,他收到了陈尾姑的通缉证,但他没有告诉陈尾姑。“案子发生在福建,尾姑从来没出过岛,不可能是她。所以我也没告诉她,怕影响她学习。”陈斗时说他当时是这么想的。

  陈尾姑被关在琼海的一个看守所。10天之后,她被送往福建。“我离开琼海时,以为他们搞清楚了,要放我出去。”陈尾姑说,当她问民警是否要放她回去时,民警回答:“你还想回去啊?”

  第一次渡过琼州海峡,陈尾姑戴着手铐,穿着拖鞋,像一个犯人。

  到了福建福州市公安局台江区分局的看守所,陈尾姑开始面对漫长的审问。“他们叫我老实承认,说承认了在那里住几个月就可以回去了。”陈尾姑说,她给审问人员的回答是:“我没有做,为什么要承认,你们关我一辈子我也不承认。

  被羁押的9个多月里,陈尾姑已记不清到底被审问了多少次。“每次审问都是几个小时。每次我都不认。”陈尾姑说。

  姐姐陈宝女

  “我去自首,还妹妹清白”

  2011年9月,听到陈尾姑被抓的消息的那天,陈宝女的第2个孩子才出生3天。陈宝女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忍受着剖腹产后伤口的疼痛以及内心的纠结和痛楚。

  在那之前好长一段时间,陈宝女以为案子已过去近4年,不会有人追究了。

  陈宝女回忆说,2007年,她在儋州的一个铺子卖衣服,2007年11月下旬,她和大姐陈才女等8人到福建准备进点衣服。到了台江区中亭街的一间服装店,她们中的一人看到店里的一个包很漂亮,就动了邪念,教唆大家去偷。他们一同作案,偷了一些东西。“当时没想那么多,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后果。”陈宝女说。

  据台江公安分局通报:2007年11月23日17时许,8名犯罪团伙成员盗窃现金12700元和三星牌手机1部,次日15时许,该团伙又采取相同手段盗窃现金3800元。

  陈宝女说,2007年11月24日,她回到酒店,看到同伴们被抓,便慌忙逃到车站,没钱住宿就在车站蹲了一个晚上。“内心很恐惧。第二天恳求司机,终于搭车回到了海口。让朋友付了车费。”陈宝女回忆说,回到海南后,她在外面躲了几个月,期间想过自首,但更多的是因为害怕作罢了。

  几个月后,见案子没有了动静,陈宝女才回到家里继续卖衣服,直到2011年9月。她并不知道,2008年2月开始,她的小妹陈尾姑被列为网上追逃人员。“犯案时,大姐陈才女没有户口,便用我的名字,我用了尾姑的名字。”陈宝女说,在审问陈才女等人时,由于陈才女没有户口,只能继续使用陈宝女的名字,这样一来,被追逃的只能是“陈尾姑”了。

  “听到妹妹被抓的消息时,我很怕,我的孩子还这么小。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陈宝女说,“但我想到妹妹替我背了黑锅就很难受,我决定要去自首。”

  因为孩子还没满月,陈宝女把自首时间定在了孩子满月后。

  2011年10月31日,陈宝女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到台江公安分局投案。但是没能如愿,“我把作案过程交代给他们,但他们没立案。”陈宝女说,投案失败,回到海南,愧疚感侵蚀着她的心。“我害怕尾姑出来之后再也不和我说话了。”陈宝女说。

  陈尾姑被抓之后,一家人都对这一错抓行为情绪激动。“我妈每天都骂。”陈斗时说,母亲蒲妹侬骂宝女做了贼该抓走,更骂民警错抓了尾姑。

  “我死的心都有了。”蒲妹侬至今说起这件事,仍充满了愤怒,“我劝宝女自首,一点都不心疼,但尾姑被错抓了,我死也要讨公道。”

  陈斗时说,父亲40多岁就离世了,留下母亲和他们6兄妹。蒲妹侬为了抚养他们,到街上捡了多年破烂。

  陈斗时6兄妹,除了陈尾姑是大学生,其他人都是初中以下的学历。哥哥姐姐对最小的尾姑非常疼爱。“她从小到大没受过苦。在看守所里一定很苦。”蒲妹侬说。

  说起劝说宝女自首的事,蒲妹侬毫不犹豫地说:“没什么,她做了贼就应该坐牢。公安局抓错了人,要给尾姑一个公道。错了就要受到惩罚。宝女应该这样,办错案的民警也应该这样。”蒲妹侬说。

  母亲蒲妹侬 “抓错人我死了也要讨公道”

  记者:在看守所最令你害怕的是什么?

  陈尾姑:时间。我不敢去看时间,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我心里总是安慰自己:说不定哪天他们查清楚了,就送我回家了。

  记者:当时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陈尾姑:我没联系到家里人,没打过电话,不让联系。我最想做的事是告诉家里人,我想他们,想回家。被羁押在看守所的9个多月里,无法见到家人的白昼和黑夜,只能用泪水去填满。我一直在坚持,相信公理总会到来。

 [1] [2] [下一页]

编辑:凌楠
中新网海南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海南新闻
more
视频新闻
more
娱乐新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