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17岁女工厕所产子抛下5楼 接受采访时流出悔意
2013年08月01日 15:40  来源:中新网-广州日报分享
在这条废弃小巷里,曾装着小怜的垃圾篓躺在鞭炮纸和草丛中。
在这条废弃小巷里,曾装着小怜的垃圾篓躺在鞭炮纸和草丛中。

  原标题:17岁女工厕所产子抛下5楼 接受采访时流出悔意

  “妈妈,再爱我一次。”假若有来生,想必小怜一定很想对妈妈阿颖(均为化名)这么说。他这一生,比朝露还短暂——7月29日凌晨呱呱坠地后,即被妈妈从工厂5楼的公厕内扔出了窗外。

  17岁的阿颖是东莞常平某电子厂的女工,她与男友一夕欢愉后珠胎暗结,怀孕8个月仍懵然不知,最终在分娩后因惊恐羞愤,将血脉相连的亲子弃如敝屣。

  昨日,常平警方已将阿颖控制,法医正在进一步核实男婴小怜的死因。

  直到亲骨肉在昏暗空寂的公厕里降生,17岁少女阿颖才确信自己此前8个月的“发胖”原来是怀孕。

  慌乱产子

  将孩子从5楼公厕抛下

  7月28日晚上9时多从舅妈家回到工厂宿舍睡觉时,阿颖还未觉异常。到了深夜12时,她开始腹痛,还以为是拉肚子。走到5楼公厕时,阵痛袭来,小生命呱呱坠地,阿颖被吓坏了,孩子不哭不闹,她慌乱中瞥见厕所里有两个崭新的垃圾篓,一红一绿,里面装着黑色塑料袋,便随手捡来一个,一咬牙将孩子塞了进去,然后一扬手将垃圾篓从窗户扔了出去。

  “砰”的一声,楼下铁皮棚顶传来脆响,在暗夜中格外刺耳,阿颖穿过空无一人的走廊回宿舍,将弄脏的衣裤塞到行李袋后,她在床上一夜无眠。29日上午,阿颖照常去上班,却晕倒在车间里,因身体不适,她请了5天假,怀孕生子一事,她没有跟任何人提,包括已很久没联系的异地男朋友。

  人伦悲剧

  男婴被发现时已身亡

  7月30日上午8时,与该电子厂一墙之隔的一家五金塑胶厂内,员工家属郑小姐像往常时要到草丛里找她几只散养着的小鸡。在围墙旁一条废弃小巷里,郑小姐看到了一个垃圾篓,在仲夏清晨的阳光下,垃圾篓红得刺眼。

  因为上面有血——郑小姐在走近一步时,看到了血和无声无息的孩子,在半人高的杂草和不知名的野花簇拥中,孩子静静地像睡着了一般。

  她赶紧叫来一名煮饭的阿姨辨认,确认“是婴儿而非洋娃娃”,于是到厂里报警。警方和法医到场后,证实孩子已死亡。

  “(看到他时)我不觉得害怕,只感到心很痛很痛,这么大一点点的孩子,真可怜。”身为人母的郑小姐语带哀伤。“小怜”,五金厂的大人们昨日如此称呼这个凋谢的小生命。

  偷尝禁果

  怀孕8月懵不知

  30日中午,警方来到阿颖所在电子厂调查,“最近有谁怀孕?”员工们对此面面相觑均称“没发现”。后来,警方从请假人员的范围着手,将目标锁定在阿颖身上。

  “是我的孩子,是我丢的。”说完这句话,阿颖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其后被送到医院调养身体和看护。这两天来,她陆陆续续向警方交代了一些情况。

  原来,阿颖来自湖南,去年初中毕业后与母亲到东莞打工,与同学男友小吉(化名)的“异地恋”由此开始。去年11月,小吉来莞相会,两人一晌贪欢后,阿颖珠胎暗结。

  年轻的阿颖对此却懵然不知,只是好奇生理期异常和身体“变胖了”,最初她也怀疑自己怀孕,但仅仅是用手机上网搜索了一下怀孕知识后她又“释然”了:“网上说怀孕时会有呕吐和手脚水肿的现象,但我什么反应都没有,所以就不以为意。”而这一切,阿颖的父母也没有察觉。

  那天一夕欢愉后,小吉再也没有主动找过阿颖,两人只在QQ上有一句没一句地交流,最后变得无话可说。事发前,两人已经很久没联系过了。

  警方:暂未作刑事案件处理

  “孩子出生后情况怎样,是不是生产时就死亡了,还是说被抛下5楼再死亡的?这要等法医的鉴定出来才能断定,目前,我们还不能将此事作刑事案件处理。”昨日,常平警方透露,如果是前者,属“抛弃尸体”,若是后者则涉嫌“故意杀人”。

  目前,阿颖仍在常平人民医院调养身体,警方对其作了相关控制措施,此案走向如何,将待法医鉴定结果才能决定。

  她怎如此狠心?

  太依恋母亲怕她伤心

  “妈妈还不知道我(生子弃子)的事,妈妈知道了肯定会打我的。”昨日在派出所,面对着女警时,阿颖一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噙着泪水。

  这位刚刚亲手将孩子从5楼抛下的年轻妈妈,却对母爱有着孩子气的依恋。阿颖从小由外婆带大,父母在她2岁起就出门打工,几年才回家一次。

  相比严厉的父亲,阿颖更喜欢母亲多一点,直到去年同往东莞横沥打工,她才真正过上了和母亲的“团聚生活”。今年年初,阿颖的母亲离开横沥独自到清溪打工,这让阿颖有“被抛弃”的感觉。她很生气,两母女的相处蒙上了阴影。今年3月,阿颖来到常平打工。如今,她最担心的是,母亲知道事情后会伤心和难过。

  若时光重来,她如何选择?

  愿生之养之

  昨日,阿颖表示了后悔之意,然而时光之轮不能逆转。

  问:把孩子扔下楼前,想到过什么?

  阿颖:他(没有声音),我有一两分钟懵了,很害怕,只想到一点,如果有人看到他怎么办?所以看到有垃圾桶就把它装进去,然后扔下楼。后来很害怕,一晚没睡。

  问:知道这样是犯法的吗?

  阿颖:不知道,后悔。

  问:如果当初没有做出这种极端行为,你会怎么对这个孩子?

  阿颖:会把他放到老家来养。

  问:这几天你的心情是怎样的?

  阿颖:后悔。现在晚上一睡觉就想起这事,也不敢一个人去厕所。(记者谢英君)

编辑:凌楠
中新网海南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海南新闻
more
视频新闻
more
娱乐新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