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金牛岭有群饥饿动物 “死亡清单”上多是保护动物
2013年08月01日 08:53  来源:海南日报分享
记者张茂摄
记者张茂摄

  原标题:海口金牛岭有群饥饿动物 “死亡清单”上多是保护动物

  供食不足、营养品短缺,动物数量大幅度减少,如今仅有常见易养动物60多种。门票背面标注的许多动物徒有虚名,大象、斑马、骆驼不见踪影。

  经营成本高,游客数量持续下降,动物园入不敷出——“老虎1只,长颈鹿1只,黑熊2只,梅花鹿7只,骆驼1只,黑、白天鹅5只,斑马1只。”

  这是一份“死亡清单”。

  这还不包括已死亡的2只丹顶鹤、跳羚等其他动物。

  金牛岭动物园里的老虎张嘴要食。

  这份“死亡清单”是2001年金牛岭动物园向媒体提供的。名单中的动物都是在1998年动物园建成后3年间陆续死亡的。事实上,自开园以来,这家由企业管理的动物园因为经营不善,资金匮乏,珍稀动物的数量不断减少。如今,园内大部分是常见、易养的动物,且数量不多。

  作为海口市区唯一一家动物园,因为园内动物减少,广大市民不愿意去动物园,而客流量的减少也使得公园入不敷出,更无法挤出资金引进新动物,周而复始、恶性循环。

  7月29日,海口市金牛岭动物园,游人稀落。附近一位游人告诉记者,不久前他第一次到金牛岭公园游玩时,听到不远处传来大型动物凄凉的嘶吼声,他这才知道,原来这里有一家动物园,而且已经存在多年了。

  这家动物园的情况究竟怎样?

  今年2月,有微博爆料称金牛岭动物园的一只贵宾犬被喂养成了“叫花狗”。该贵宾犬原来是一只被遗弃的犬只,后来被金牛岭动物园收留。它在动物园的遭遇引起了网民的热议。有网民认为金牛岭动物园“克扣”动物口粮,而且存在卫生环境差、珍稀动物少之又少等问题。

  事实上,在此之前,已经有网友对金牛岭动物园的现状表示不满。

  记者了解到,2012年,某校“金牛岭动物园课题调研组”成员在网上发帖称:“园内动物少得可怜,不知是躲起来了,还是别的原因,总之能看到的动物没有多少只。”“垃圾随处可见,整一个园看起来就像一个废弃的旧园子。”

  甚至有网友称金牛岭动物园“动物品种基本可以数得出,野兽不够,家畜来凑,野鸟不足,家禽充数。”

  来自贵州的游客张女士称,她本来想带小女儿来金牛岭动物园认识一下动物,结果看到笼子里鸡、鸭与普通的家鸡、家鸭无异,感觉自己被“忽悠”了。

  7月29日,记者在金牛岭动物园看到,园内确实比较冷清,游客三三两两。门票背面标注的许多动物徒有虚名,大象、斑马、骆驼已经不见踪影。

  记者看到,长颈鹿馆里赫然立着一只长颈鹿的标本;河马慵懒地缩在一角;临近傍晚,两只狮子看着工作人员出没的地方焦躁地来回走动,并且不停地吼叫,似乎在发出进食的要求;部分关动物的笼舍也略显陈旧;园内的儿童乐园也没有一个小朋友,整个动物园确实有些荒凉。

  文昌游客杨先生说,他希望带小孩来动物园看看动物,毕竟孩子接触大自然的机会很少,可是他们到金牛岭动物园才发现,里面的动物实在太少了,“感觉很失望”。

  金牛岭动物园每一只野生动物的死亡都会产生直接经济损失。12年前,园内长颈鹿的死,动物园损失30多万元;东北虎的死,损失12万元。从动物数量减少的情况看,动物园的经济损失必然是巨大的。

  门票收入减少使得资金不足的情况进一步恶化。随着动物减少,游客进园观赏兴致受到影响。动物表演在2010年已被国家明文禁止,而静态化观赏容易让游客失去新鲜感。这些因素都直接导致游客量下降,动物园入不敷出。负责金牛岭公园日常管理工作的副园长陈群告诉记者,现在门票是每人25元,门票是动物园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但门票收入只有在周末和节假日好一点,而且进园的游客一般也就一天四五百人,平时游客数量则比这个数字少得多。金牛岭公园管理处副主任符军告诉记者,去年金牛岭动物园门票收入是150万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动物园经营的高成本。喂养成本是动物园最大的一笔支出。据介绍,一头狮子一天要吃掉3斤牛肉、5斤鸡肉、2个鸡蛋及若干活鸡,食物成本在200元左右。园内大型食肉动物一天的喂养成本不少于2000元。此外,园内有一头河马,一天要吃800多斤草。为了满足需求,金牛岭动物园工作人员甚至跑到澄迈去割草。加上其他动物的喂养,成本可想而知。

  另外,动物园的员工工资支付也是一笔不小的成本。记者注意到,该动物园2010年的招聘启事显示,一位兽医转正后的工资是每月1500元。在谈及员工工资较低时,陈群说:“有时看到员工,我的心里就会觉得很愧疚。”此外,场地维护、动物医疗的费用,上交金牛岭公园管理部门的费用,这些都是运营成本。采访中,陈群再三强调,虽然动物园存在资金短缺、经营不景气的情况,但他们对于动物的照顾是不遗余力的,绝对不存在“克扣”动物口粮的情况。“说实话,动物吃的比人吃的要好得多。”

  “1995年,海口市政府规划建设了3处大型公园,分别是万绿园、滨海公园以及金牛岭公园。1996年1月3日,这3个公园同时建成开放。”符军告诉记者,金牛岭动物园的立项也始于1996年。

  符军告诉记者,事实上金牛岭公园建园初期,并没有明确的规划,也没有明确的定位,“真正的规划是近几年才有的事情”。这家由广州白云区某企业经营的金牛岭动物园,是经人介绍落户金牛岭公园的。它占地面积7.1公顷,1998年国庆节正式对外开放。

  记者了解到,公园与动物园双方签有合同,公园提供土地,动物园自主经营,在行政管理上由公园管理动物园。合同期限20年,从1998年到2018年。2001年以前门票收入全部归动物园所有,2001年之后由双方按比例分成。

  开园伊始,动物园的对外宣传是:建筑具有欧亚园林风格,动物种类有350余种,园内有大熊猫、亚洲象、长臂猿、长颈鹿等珍稀动物,园内还有猴山、象馆、熊馆、猛兽区、熊猫馆、斑马馆、骆驼馆、长颈鹿馆、鹿馆、小型动物馆、爬行动物馆、世界名犬区、水禽区、百鸟园、蝴蝶花园等,共有动物9大类,350多种,3000多头(只)。

  金牛岭动物园是海南首次繁殖黑熊的动物园。

  据海口市民陈凡回忆,动物园刚开放时,的确在广大市民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一时声势浩大,游人如潮。

  然而当年的热闹场景并没有维持多久。不久,金牛岭动物园出现经营困难,面临严重亏损。到2001年底,一些珍稀动物相继死亡,比如老虎、长颈鹿、黑熊、骆驼及黑、白天鹅等。与此相对应的是,动物园平时每天接待的游客数量下降,门票收入减少。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2001年动物园负责人称动物死亡,数量减少,这主要是由于动物园经营出现亏损,当然也跟驯养、气候、技术等众多因素有关。由于资金紧缺,动物们只能吃个七成饱。原来凶猛的老虎一天要吃12斤肉,现在只能给8斤;园内体积最大的大象原来每天要吃100斤甘蔗,现在再也闻不到甘蔗及胡萝卜味了。动物园内非洲狮的大王地位也受到动摇,其食用鸡肉、牛肉、鸡蛋数量被减掉八成,原来可享用的骨粉也不在食谱中了。

  据了解,仅仅从开园到2001年的3年间,动物园每年亏损23万元。之后入园游客数量继续下降,一直以来,动物园的亏损可想而知。而资金不足,导致野生动物供食不足、营养品短缺,时间一久,必然会造成动物体力不支、繁殖能力下降、种群减少等问题。

  2001年年底,公园方面开出的动物“死亡清单”就已经包括了老虎、长颈鹿、骆驼等21只动物,清单上的动物多为国家Ⅰ、Ⅱ类保护动物。

  如今,12年过去了,虽然动物园一直在努力引进新动物,但效果并不明显。而动物数量大幅度减少已是不争的事实。

  据悉,目前金牛岭动物园只有动物60多个种类,共200多头(只)。目前多数是常见、易养的动物。这与开园之初的9大类,350多种、3000头(只),可谓是天壤之别。

  陈群告诉记者,对于新动物的引进,资金和手续是两大难题。“国家现在已经不允许随意买卖动物,尤其是一些珍稀动物。”陈群说,何况珍稀动物价格高,普通动物游客不买账。

  之前,有媒体报道称,金牛岭动物园试图采取“认养动物”的措施来解决动物的喂养难题。陈群否认了这一说法。她说,“认养动物”更多考虑的是向社会宣传爱护动物的需要,希望起到科普、教育的作用。

  陈群称,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是自力更生,通过园内的整改和调整来改善经营状况。

  当记者问及动物园获得过哪些帮助时,陈群表示,主要是一些热爱动物的爱心人士的捐款。

  这显然是杯水车薪。

  而作为一家由企业经营的动物园,政府部门在资金和政策上面的支持都是没有的。

  海口市林业局局长林劲告诉记者,园林局主要负责管理动物园的动物进出口,如果涉及动物进出口,必须由林业局作出意见,报省里批示。“但这些年来,他们几乎没有跟我们打过交道,我们对他们平时的经营情况也不是很了解。”

  距离2018年合同到期还有5年时间。据了解,2012年7月,《海口市金牛岭公园修建性详细规划》已获海口市政府批准。在新的规划中,金牛岭公园将有广场活动区、管理服务区等七大功能区。而现在的金牛岭动物园将成为七大区之一的精品花木区。

  海口市园林管理局副调研员杨胜先告诉记者,为配合金牛岭公园新规划的建设,根据合同规定,金牛岭动物园将无条件搬迁。

  他同时表示,因为野生动物习性凶猛,可能给周边居民带来安全隐患,而动物散发的气味、各种啼鸣吼叫都可能影响周边居民的日常生活。金牛岭动物园原来是在郊区,随着城市发展,如今成为市区动物园。“这些年来,我们接到对金牛岭动物园的投诉很多。”杨胜先坦言。

  据介绍,目前,海口市郊的东山湖野生动物园也因为交通不便、面积不够、规模不足等原因,一直以来,经营情况也不是很好。东山湖野生动物园将迁址重建,打造一个更具特色、更有观赏性的大型动植物园。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预计年内动工。

  当记者问及动物园以后的打算时,陈群表示自己只负责动物园的日常管理工作,其他的要看企业老板,她对此并不知情。据了解,动物园如果发生搬迁、停业等情况,对于动物的具体去向,目前并没有任何法律法规作出规定。

  发言人: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邓新明副教授,海南省社会主义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唐镇乐教授,海南省旅游协会秘书长王健生

  有业内人士认为动物园的企业化经营会给动物的生命安全埋下隐患,一旦经营出现问题,动物很容易遭殃。动物园带有公益性质,由企业经营并不合适。但是在市场化的大背景下,动物园的经营完全由政府包揽似乎也不现实。

  经营的市场化不足入市门槛需要调高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邓新明副教授:动物园的动物死亡是因为企业经营不善,资金不足造成的,而这说到底是市场化不足的原因。

  动物园的经营缺乏充分市场化,行业不易盈利,就打动不了投资者,造成融资不畅。但市场化不足跟这一行业的特殊性有关,这就是保护野生动物的生态自然和生态道德的双重要求。基于此,政府应该充分履行行业引导和监管的职能,加强行业规范的工作,比如对企业设置经营门槛,必须超过一定的资产金额才能经营动物园。总之,政府要充分发挥自身监管作用,坚决守住保护野生动物生命安全的底线。

  市场定位不当政府引导扶持不力

  海南省社会主义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唐镇乐教授:人们对动物园的要求越来越高,但国内许多动物园的经营模式还停留在解放前的水平,缺乏足够的、有新意的特色。金牛岭动物园限于土地和资金,当然不可能跟那些大规模、多样性的动物园相比,但是无论规模大小,都应该有自身的定位。比如金牛岭动物园就可以将自身定位成青少年科普教育基地,可以通过加强与政府、学校、科研机构的合作来维持生存。当然,这些都离不开政府的引导与支持,对于明确定位成教育基地的动物园,政府应该加强支持力度,在资金和政策上提供必要的帮助。

  立项需审慎资源需整合

  海南省旅游协会秘书长王健生:海口作为一个中小城市,人口有限,市场根本容纳不了同质化项目的竞争。对于海口市来说,一家动物园已经吃不饱了,再加上另外一家,这是一种项目的重复,容易使得动物园经营市场更加艰难。像公园、动物园的立项必须考虑城市的人流量。对于当前的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将金牛岭动物园并入东山湖野生动物园,因为根据市场规律,一般是规模小的并入规模大的。在这方面,政府应该出面引导与协调,让两家动物园进行协商合作,促成动物园的合并。这样既能整合资源,又能符合海口市目前的市场容量,对于动物园双方是好事,对于园内的动物更是好事,对于广大海口市民也是好事。

  深入丛林看动物

  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隶属全国首批国家级5A旅游景区,拥有全国首创的自驾车看动物模式,自驾园区占地面积近100万平方米。游客可以乘坐小火车或自己开车深入丛林和草原,体验与兽同行。

  生态基地学科普

  作为“广东省青少年科普教育基地”,香江野生动物世界保护动物的理念随处可见,集讲解与互动于一身的动物科普驿站、图文并茂的动物说明牌、内容丰富的科普长廊……游玩的同时让小朋友们理解“爱护动物,保护环境”的理念。(记者林伟 见习记者黄能)

编辑:薛文埔
中新网海南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海南新闻
more
视频新闻
more
娱乐新闻
more